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一条搞艺术的蛇
    我叫小青,是一只蛇,是一只有文化,有修养,一身艺术细胞的蛇,一直脱离了低级趣味的蛇,一只积极向上有梦想有追求的蛇。

     我原本有个好听的名字,名叫艾尔莎。而我现在有个特别土的名字,名叫小青,而我之所以叫小青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青色的。

     听我原来的名字就能知道了,其实说起来我不是本地蛇的,更准确点来说我也不是本国蛇,我其实是一只有外国护照,远渡重洋来这里的洋蛇。

     我原来的主人也不是给我起名叫小青的小世子,而是一个艺术家。为什么要叫艺术家呢,因为他其实是搞音乐的,民族乐。而我原来的工作是搞跳舞的,民族舞。

     我们两个是对很好的搭档,他吹笛子,我在罐子里跳舞,每天混迹于大街小巷,有时候粉丝还会给点打赏,支持我们两个的音乐创作。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搞艺术的蛇,和那些外面的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因此,我一直如此骄傲。

     直到有一天我的前主人突发奇想,他觉得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于是心动不如行动,他带着我跟着商队来到了这里,从此我的命运被改变了。

     当然啦,这是我原来的看法,后来我才知道,他之所以来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听说这里钱多人傻,来这里赚钱。

     在这里,我们的粉丝更加多了,打赏也更加的丰厚,那段时间我还是挺开心的,因为打赏多了,意味着今天的青蛙就能多给我两只。唉!所以说,艺术家也是有庸俗的一面的,例如面对青蛙的时候。

     后来,我就被小世子给看上了。那是一个春天的早晨,风和日丽,我冥冥之中觉得今天会有什么不同,而当我和小世子四目相对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命运,于是我的眸中满是惊恐,而他的眼中却满满都是对我的占有欲。

     如果,我是一个以卖艺为生的女人的话,那么这个故事中小世子就是个恶霸,而我就是那个倾国倾城的祸水。

     但是我是一条搞艺术的蛇,于是我就被他用二百两银子买了回家,我从一只搞艺术的蛇,变成了一只喜欢恶作剧的蛇。

     原本我刚到陌生地方,还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夹起尾巴做蛇的。可是之后我发现,不管我做了什么,不管咬了谁,大家都会在愤怒惊恐之后说一句“呀,这不是世子爷的蛇吗!”

     然后大家就会小心翼翼的把我放了,带着恭敬目送我离去。

     好吧,搞艺术的蛇在得到了权利之后也会飘飘然的,于是我走上了一条仗势欺人的道路,并且乐此不疲的在这条道路上一条道跑到黑,直到我遇到了一个水晶包一般的小孩。

     ----------------------------

     “咣当”一声响,许悠然听到身后的门被关上了。若是别的小孩,此时被关在小黑屋里一定会吓的哭出来的,但是许悠然是别的小朋友吗?答案是不是的,于是许悠然小朋友更加兴奋了。

     许悠然努力的适应了黑暗,借着窗户纸透进来的光,许悠然打量了一下四周。

     其实这屋子原来是个小厨房的,但是自从季飞轩来了以后,这屋子因为阴凉潮湿,就被小青给霸占当窝了。

     许悠然见桌子上有油灯和火折子,于是把袍子一撩,系在了腰上,猴子一般灵巧的就爬上了凳子,抻着小爪子在火折子上摩擦了几下,然后把油灯点亮了。

     油灯一亮,周围顿时清楚了许多。许悠然兴奋的朝四周看,随即便看到了趴在她不远处,瞪着一双蛇眼,吐着信子瞧着自己的小青了。

     如果蛇也有表情的话,那么现在小青一定是坏坏的一笑的。

     今天又可以咬一个小朋友了,咬小孩最好玩了,他们肉嫩,而且咬完了之后会哇哇大哭,让小青很有成就感。

     小青慢悠悠的朝许悠然游了过来。

     慢慢的走是小青的一个爱好,你可以近距离的观察被你吓的人的表情,并且给对方心理上的压力。

     许悠然仿佛呆呆的看着小青,这个反映是正常的,但是莫名的,小青觉得今天仿佛有哪些地方不对。

     莫非是我今天的状态不好,看起来不吓人?

     小青心里想着,然后在许悠然一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站起了身子,吐字信子,用力吓唬小朋友。

     “啊呀!蛇!”许悠然喊道。

     小青得意不已,看来自己吓人的本事还是没退步的。

     等等!貌似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小青正想着,许悠然已经直接把小爪子探过来了一把就把小青的七寸抓在了手中。

     小青此时才明白到底有什么不对,因为这小孩貌似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可是,这一切都晚了,因为七寸被抓,小青只觉得浑身骨节一阵发麻,然后它就看到了许悠然笑着露出了一嘴的小白牙。

     李氏、王氏还有礼亲王妃三个女人在一起边聊边吃点心,从京城现在流行什么衣裳首饰说到谁家又纳了个漂亮的花魁当小妾,再到哪家老蚌生珠得了个大胖儿子。

     三个女人聊的很含蓄,关键时刻都不点破,一副你们懂得的模样,然后用帕子掩着嘴笑起来。

     贵女嘛,当然不能和市井的那种女人一样说的那么露骨,可是虽然是贵女出身,但不代表她们就不八卦了,女人的天性就是如此,衣服,首饰,还有绯闻。

     三人愉快的聊了一个时辰,李氏适时的表示自己该回家了。

     “这几个哥儿也不知道跑哪去玩了,我让菱花去找然哥儿回来!”王氏笑着对李氏说道。

     菱花是王氏身边的大丫鬟,一张圆脸,看起来就喜气,人也活泼,如同王氏的左右手一般。

     菱花笑着答应着出去了,可是片刻之后,菱花有点慌张的快步走了回来。

     “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的!”王氏皱眉对菱花道。

     “夫人....”菱花欲言又止。

     “快说啊!你这丫头,平时挺干脆的性子,今天到底怎么了?”王氏平时喜爱爽利的,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吞吞吐吐的丫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