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水晶包的黑手
    许悠然的小手在下巴上搓啊搓,抖着腿,又用一种流里流气的语气嘲讽的说道“长的好看了不起啊,就你这貌美如花的兔爷儿样,要是放在小倌馆里可就好了,保准能赚大钱!”

     季飞轩其实本来已经想走了,他之所以愿意跟着二黑过来,一来是因为在榕城其间实在无聊,所以来这看看热闹。二来是因为二黑给他鼓吹这里有一个高手,于是他便起了好胜之心,想来比试比试。可是结果来了却发现,那个传说中的大恶人居然是个水晶包一样的小不点,瞬间季飞轩就没有任何兴致了。

     他不想欺负小孩,可是这水晶包也未免嘴巴太坏了吧!季飞轩只觉得一股火就往上涌,本想离开的脚步顿时收了回来!看来这水晶包就是欠揍,今天要是不打的他跪地求饶,自己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他!

     “啥叫兔爷啊?还有小倌馆是什么?”阿成好奇的跑在许悠然身边小声的问道。

     许悠然鼓了鼓脸蛋,最后不情愿的对阿成小声声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听我爹喝多了时候骂什么状元时候说的。我爹说了,骂比自己好看的人就要这么骂!”

     其实许悠然骂的话除了季飞轩能听懂外其余的小孩全都听不懂,榕城和京里一比那完全就是乡下,就连许悠然都是连榕城都没出去过的土包子,哪里知道京城这种富庶之地才有的兔爷是神马东西啊!

     兔爷儿?不就是中秋节时候买的那个胖胖的兔子泥人吗?莫非是在讽刺对方是个胖子?大人的语言果然好深奥啊!

     反正不管什么意思了,光看那小白脸瞬间变青的脸就知道自己骂的十分到位。许悠然挑衅的龇牙笑着,顺便还晃了晃那个肉乎乎的小拳头对季飞轩示威。

     我勒个去,这水晶包太气人了,真实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就咱们两个一对一来一场,你敢不敢?”季飞轩被激起了火气,直接就朝那片空地走了过去。

     “怕你啊?我说小白脸,你输了可别回家哭爹喊娘就行!”许悠然抖着萝卜腿,一脸欠揍的表情说道。

     季飞轩气的磨了磨牙,本来还看他小,想手下留情呢,如今也不想让着他了,于是手一伸说道“来吧!谁哭着回家还说不准呢!”

     “你退下”许悠然朝身边的阿成豪气的一挥手,然后把袖子挽了挽,露出藕节一般的一段雪白的小胖胳膊来。

     准备好之后,许悠然飞身朝季飞轩直冲过来,她人矮个子小,因此半路的时候她右腿一蹬,身子借力腾空而起,小拳头直奔季飞轩的鼻子而来。

     季飞轩胳膊挥起就挡,他左腿踢起就朝许悠然踹了过去。为了怕把许悠然打出个好歹来,季飞轩这一脚只用了两分力道,即便踢个结实也只是让对方疼上一疼罢了。

     只是他留情,许悠然却不留情,季飞轩挡着许悠然的那个胳膊本来是很随意的,但随后他却感觉胳膊一阵剧痛,那小拳头十分有力道,打的这一下真是结结实实。随即他还没来得及反映,许悠然趁着还没下坠的时候就一脚朝他的肩膀踢了过来,直接把他踹了一个趔趄。

     季飞轩这时候才知道二黑所言非虚,这小孩的武艺确实是厉害,而之前的轻敌也让他吃了这一个大亏。

     季飞轩这时也不再手下留情了,拿出他这些年的所学本事,就和许悠然打在了一起。场内被他俩打的是烟尘四起,而旁边的小孩也叫好声不绝于耳,一时间蹴鞠场内热闹非凡。

     直打了半个多时辰,季飞轩和许悠然都已经没力气了。许悠然的袍子也撕了,脸蛋的右边有一块青紫,鞋子也不知道哪去了。这时候正抱在季飞轩的身上,朝着他的胳膊就咬了下去。

     “你属狗啊!”季飞轩哎呦一声,翻了个身就骑在了许悠然的身上,一拳头就朝许悠然的脸上打去。

     许悠然个小也灵活,她小腿一蹬,朝下一缩,季飞轩的拳头就打在地上了。

     许悠然摆脱了季飞轩后肉球似得在地上就势一滚,就站了起来。

     季飞轩见许悠然跑了,也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可在他还没站稳的时候,就觉得下身一凉,他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就见许悠然的一只小手拉着他的裤子,裤子被她直接扯到脚面上。最可恨的是许悠然还撩起了他的袍子,把他的屁股露了出来。

     “嘿嘿嘿..真白啊!”许悠然挑衅的咯咯笑着对季飞轩道。

     只是她笑的即嫉妒又得瑟,嫉妒是因为她特意看了一眼季飞轩的前面,悲剧的发现大家都有小雀,偏偏她没有,而得瑟是因为他发现季飞轩的眼圈随着她的话红了!

     风卷过,季飞轩感觉自己下半身有点凉!一群人围着他俩目瞪口呆,正惊讶的看着他没穿裤子站在场中间!

     耻辱,这是季飞轩这辈子第一次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感觉,那一双双眼睛就好像把他钉在耻辱柱上的钉子一样,让他骄傲的七岁男孩的心瞬间碎了一地。

     “哇.......”季飞轩一手提着裤子一边哭着就往回跑,而以往的那些什么成熟冷静现在全都没了,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小孩。

     许悠然见终于把对手“打跑了”,她仰天长笑,披头散发的,嘴里也破了,呸了一口血沫子出来后,掐着腰叫嚣道“怕了吧!老子打架那是天下第一,你们这群兔崽子再敢来老子地盘上,老子就见一次打你们一次!”

     二黑被季飞轩的哭声吓的是三魂没了两魂半,他哪里还管得了什么地盘的事情了?季飞轩如果出了事,他一家人都不够赔命的。

     “高人,你等等啊!”他边喊着边追,也不管自己的那些手下了,跟着季飞轩的背影就跑了。

     一群人这时才缓过神来,东城的人见老大和老大请来的外援全都走了,这些人也开始怕了起来。但城西的人却全好像打了鸡血,在许悠然一句令下之后,一群人全都冲了上去,开始狂殴东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