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七十三(捉虫)
    次日午后,两人终于是回到了花灵山,这里修士来往的太多,避免风魔被发现,霁初便将之收起,以灵力驱使着飞行的灵扇向着花满林的方向飞去。

     而迟寒理所当然的枕着他的腿,翘着修长的腿舒舒服服的躺着,手里拿着的是一本正正经经的书册,只是册子里记载的图不太正经。

     这册子就是他要送给惊声和玉泽的成亲贺礼,细细的看着图上人物上那点点线线,确定没有一丝错误之后,迟寒取出了一枚空白玉简,将上面的内容给刻入。

     就在这时候,飞行灵扇已经穿过了阵法,缓缓的飘落在花满林里的院子中,与平时的花满林完全不同,此刻的花满林中张灯结彩,院中与屋子挂满了红纱,显得极为喜气。

     显然就算是他不在,莫藏锋和逍遥门掌门还真的是挺守信用的。

     “太好了,你们终于回来了!”清亮的声音响起,一个极为显眼的身影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居然是万圣门的琉公子。

     迟寒微微的挑起眉角,从飞行灵扇上跳下来,道:“你怎么在花满林的?”

     “等你们啊。”琉公子的目光缓缓的转到了霁初的身上。

     “我们不熟。”迟寒忍耐着要把他眼睛挖掉的冲动,挪了挪步子将霁初给挡在身后,脸色阴沉下来,道:“说,你到底接近我们有什么目的。”

     琉公子可是见识过迟寒的坏脾气的,立刻将目光从霁初的身上给收了回来,再也不敢看了。

     其实他真的完全搞不懂,怎么这小医修每次都像个老母鸡护崽似的将一个道修给护着,一般来说不是应该反过来才对么,说好的医修身娇体柔呢!?

     “我没有目的的,迟道友不用这么防备我,其实只是因为霁道友的模样与我师尊极为相似,所以……”

     才会在第一次见到霁初的时候露出那样惊讶的表情看着他,还让莫藏锋把他给带到花满林来等两人。

     迟寒微微的一愣,转头看了霁初一眼,道:“你说什么傻话,他怎么可能跟你师傅长得像,别以为你有头发我就不知道你师傅是个秃驴!”

     琉公子现在初离万圣门不久,在修者之间还是默默无闻,所以并没有人知道他师承佛门第一高僧因佛梵蓝。

     因佛梵蓝是佛门第一高僧,数十年前魔道猖狂,仙道处处受到迫压,后来,因佛梵蓝于极西天竺峰与魔尊展开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战,最终魔尊身陨,因佛梵蓝也从此不知所终,之后,魔道群龙无首,渐渐没落,如今在修仙界中,极少能够看到魔修的踪迹。(注解:魔道的修士和魔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哒,童鞋们别弄混了。)

     琉公子被迟寒怒喷一脸,有些无奈的道:“我当然知道是个秃……咳,跟这个没关系啦,其实我离开师门除了历练之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为吾师寻找他失散多年的儿子。”

     “和尚也能生儿子!?”

     “咳……迟道友,你别那么大声,被人听到便不好。”这可是万圣门的秘史之一呢。

     “哦。”迟寒应了一声,然后转身看向霁初,道:“小道长,你觉得呢?”

     他在前世对霁初并不熟悉,除了知道他很厉害,是个道长之外,便是后来他被掏了内丹,霁初抱着他逃命的那一个多月了。

     霁初的表情依旧的沉静淡然,似乎这个事情跟他没有一点关系似的,眉头微微蹙起。

     “我不知道。”

     前世他独来独往,并没有与琉公子或是万圣门的佛修有过深交,幼时他被遗弃在雪峰之中,正好被从旁经过的无为抱回了太清门,抚养长大,他自幼便是生性淡然,从来也没有深究过自己的父母是何人,为何要将他抛下,因为他觉得这样也很好,幼时有师傅、师叔和师兄教导疼爱,现在又有迟寒,他很满足。

     “霁道友,我从离开师门,去过很多地方,找过很多相似的人,但都不是,直到遇上你,你的眉目与我师尊极为相似,所以我想让你随我回万圣门走一趟……”

     “眉目相似不一定有着血缘,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小道长就一定是你师傅的儿子,万一弄错了,不就白高兴一场,这对小道长和你师傅而言,都不是一个好事。”迟寒的双唇抿紧。

     霁初也许心里从来不在乎自己的父母是谁,因为他实在是个太容易满足的人,可他也是个人啊,万一弄错了,他的心也是会难受。

     琉公子看着迟寒一脸的阴沉,从怀里掏出一物,然后递到他的面前,掌心之中居然是一枚晶莹剔透的珠子,而在那珠子之中,有一点深红,似是血珠,正在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这便是证据。”琉公子继续的说道:“这灵珠之中存着的便是师尊之子的一滴鲜血。”

     迟寒和霁初看着那枚灵珠,神色各异,迟寒是有些惊讶,而霁初则是依旧淡然。

     这种灵珠迟寒当然是知道的,修道之中,凡有大家族修士繁衍出血脉,便会取婴儿一滴鲜血存入,这珠子便会被父母收存起来,直到成年外出游历之时才取出,供奉起来,若是这人身陨,灵珠便会破裂,若是与灵珠相近,便会微微闪烁起光芒,比起大门派之中内门弟子的命符是差不多的。

     灵珠之中的血液会闪,那么就说明,霁初就是那和尚的儿子。

     “好,我会随你一同去万圣门。”

     听到霁初的话,琉公子的眼睛一亮,正要说什么,却又被霁初的话给打断了。

     “但并非现在。”

     “呃……”

     霁初看向迟寒,然后再道:“等惊声公子的婚事大成之后,还要回一趟师门。”

     琉公子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道:“好!”

     只要霁初愿意跟他回去见师尊就好,而且惊声与玉泽好事将近,霁初与他们相交甚深,自是不好突然离去,而且太清门与万圣门同在南岭,这一点都不是问题。

     站在一旁的迟寒突然觉得自己的手被紧紧的握住,抬头就对上霁初那毫无波澜的深邃眸子,轻轻一笑,然后回握住。

     “我也会陪你一起去。”

     “嗯。”

     “我们进去吧。”然后,迟寒便牵着霁初的手往屋子走去。

     琉公子心情无比愉悦的跟在后面。

     进到屋子里,便看到荆白坐在桌前,正拿着一张红纸,一脸的苦恼,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他的肩上盘着一条红色小蛇,也正伸着脑袋好奇的在看他手上拿着的东西。

     慕羡月坐在一旁,执笔在册子上写着,而惊声则是表情微红的站在一旁,手上还拿着一根红色布带子。

     师徒三人太过于专注,完全就没有注意到迟寒走进来。

     “师傅!”

     “呃……你回来啦。”荆白抬头见到小徒弟回来了,脸上露出几分笑意。

     “嗯。”迟寒点了点头,然后转脸对霁初道:“小道长,跟着我一起叫。”

     霁初点点头,然后对荆白微微点头,唤道:“师傅。”

     荆白被吓了一跳:……小徒弟这是又搞什么,霁初怎么叫他师傅?明明以前都是叫他荆阁主的。

     迟寒对霁初跟着自己唤荆白师傅,极为满意,转向慕羡月,道:“喊师姐!”

     “师姐。”

     慕羡月一脸呆滞,就连手上拿着的毛笔掉了,溅得满纸都是墨迹,都反应不过来。

     “喊师兄!”

     “师兄。”

     惊声被吓得猛抽一口气,他虽然要比霁初大了几岁,但于修仙界中以强者为尊,他见着霁初都是要行礼的,现在霁初居然喊他师兄,这莫是要变天了!?

     “你们这都是怎么回事?”迟寒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师傅、师姐和师兄都傻住了。

     荆白、慕羡月和惊声:……我们才要问你这是怎么回事呢!

     迟寒了然,下颌一抬,得意的道:“等师兄大婚过后,我要到太清门去提亲,小道长已经是我的人啦!”

     这没羞没躁的话一说,荆白直接被吓得从凳子上掉下来了,也幸好盘在他肩上的红鳞反应极快,闪身一变化为人形,一把将他护在怀里,才没有摔倒。

     “你……你你……”

     之前惊声回来跟他说要上逍遥门提亲,要把玉泽给娶回来,他就被吓了一大跳,后来莫藏锋又过来,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并说掌门应下了婚事,他好不容易才缓过来。

     现下二徒弟的事情还未办好,这最小的徒弟又赶上的凑热闹了。

     “师傅,看你都高兴的说不出话来了,放心,聘礼我老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来,这是师兄的!”说着抬手一挥,一堆闪瞎眼的晶石堆满了整个桌面,继续道:“师姐,你用这些晶石去换些灵石,该备着什么的都给备上,剩下的师兄你收起来吧。”

     荆白、慕羡月、惊声和琉公子:好财大气粗啊,一出手就是一堆的上品晶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