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三十七
    迟寒肆无忌惮打着酱油,心情若是好的时候,就出手为村民们解解毒,疗疗伤,不过能让他动手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那些医修看着他这般的自在,再看抱着灵剑一直跟在他身边,表情淡然的貌美修士,却是敢怒不敢言。

     “啊……这蛇长得真不错,做蛇羹呢,还是烤着呢。”

     镇民们的毒解了,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了,但聚集在医坊周围的人还是没散去,除了因为巨蛇打斗压坏了不少房子在,还因为镇子里一些阴暗角落还藏着不少蛇,这几天正发动着镇民们去捕捉驱赶。

     要说迟寒不是有驱蛇的药粉吗,可惜了,就是他炼药再厉害,没材料也是巧妇难倒无米之炊,只是他给荆白的那些已经是全部了。

     反正镇民们也不是怕蛇的,只要不是那种超大的千年蛇妖,小蛇都难不倒,捉了还能来一顿好的,何乐而不为,所以,这几天,男人结伴四处捉蛇,被咬了有医修解毒,女人们做着些简单的活儿,例如清理出街道什么的,老人们照顾小孩,安全活动范围就在医坊撒下驱蛇粉的范围之内。

     迟寒总不能天天躺在摇椅睡觉的,就在刚才他跟你几个大叔去捉蛇,然后从一个屋子里拖出一天黑色,差不多有手臂粗,将近一米多长的蛇。

     也不知道迟寒用了什么方法,这蛇不像是其他人捉的全打死的,要么蛇头被打扁了,要么蛇身被砍两节了,而他这条居然还活着在吐信子,但身体却像是没了骨头,软绵绵的。

     霁初看他拖着那蛇的尾巴盘成一团,有些同情那蛇了,道:“你喜欢便好。”

     “那还是烤着吧,蛇肉烤着可香了,你一定没有吃过。”迟寒说话的同时,从储物袋里拿出一把小刀。

     几下利落的将那蛇剥皮挖胆,架起火堆,就将蛇肉穿在竹签上开始烤,还向旁边的大妈借了调味的油盐和果粉往上撒,不多时一股浓郁的肉香就阵阵的弥漫开来。

     霁初自从聚气之后就开始辟谷,很多时候除了品茶,是不会随意吃食的,比较食物之中存有杂质,若是沾染于体内经脉之中,便是会阻碍修行。

     再加上不少修者都认为,吃是一种口腹之欲,修仙应当修心修性,方可登上大道。

     不过,这些在霁初心中,都不是最重要的,对他而言,迟寒才是最重要,只要眼前这个人开心,就算陪他尝尽天下食物,他也是甘之如殆。

     “哇,迟大夫,你不但医术高超,这烤肉手艺可真一绝,看这烤得外脆肉嫩的,还有这香味……”被烤蛇肉的香味吸引过来不少的镇民,正围在旁边观看,一大嗓门的中年大叔道。

     听着被夸赞,迟寒像只翘起尾巴的猫儿,道:“那是当然,这是几百年手艺!”

     这话却把那些人给逗得哈哈大笑起来,倒也没有人怀疑什么,以为是迟寒得了什么家族几百年传下的烧烤方子什么的,从上面学来的。

     然后,不少的人也学着迟寒架起火堆烤起蛇肉,这一下这气氛就活跃了不少。

     因为镇子里藏着的蛇还未清理干净,那十几个医修也没有立刻,这看着一群人居然在迟寒的带领下烤起了蛇肉来,个个都是面露不屑之色。

     “小道长,这个给你。”迟寒将烤好的一片香黄酥脆的烤蛇肉递给霁初。

     霁初伸手接了过去,道:“谢谢。”然后看着那穿在竹签上的一大块烤蛇肉,没有动作,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口。

     迟寒拿起另一块,张嘴咬了下一大口,嘴角微微翘起,对烤蛇肉的味道满意之极,抬头却见霁初没有动。

     “怎么了?”

     “没。”

     霁初看了迟寒那被咬去一大口的烤蛇肉,轻轻咬了咬头,然后又淡淡的看了四周一眼,见那些镇民已经散开,并没有再注意他们这边,这才张嘴在那烤蛇肉上咬下一口。

     迟寒看着他吃了,脸上笑意更浓了,道:“味道怎么样?”

     细嚼慢咽的将口中的食物都吞下,霁初才,道:“味道很好。”

     就在众人正欢的时候,一股花香不知从何处飘来,然后偏偏粉色花瓣从天飘落,让众人纷纷抬头往上看去,只见从花灵山上飞来一辆美丽花车,花车以灵鸟爪子捉住,翩然飘下,只见车上站着数名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女,男白女粉。

     “是从灵山上下来的仙师啊!!”

     不知道是谁高声惊叫出来,所有的镇民齐齐的跪拜在地上。

     迟寒连看都不看,撇了撇嘴继续津津有味的吃着蛇肉,突然,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什么,抬头指着那飘来的灵鸟花车。

     “小道长,你看,是仙医门的灵鹫花车!”

     霁初顺着他所指,抬头看去,原本还飞的好好的灵鹫突然发出几声凄厉的叫声,紧接着车上传来阵阵尖叫,花车居从半空掉下来。

     镇民:……仙师们的灵车掉下来了!!

     霁初:……

     迟寒见状忍不住“噗嗤”一下的笑出来了,然后凑近霁初,道:“小道长,你这是什么能力,只是看一眼,就能够把那灵鸟给吓着了。”

     仙医门出行向来讲究排场,恨不得所有的人都对他们俯首膜拜才好,先前他见到那提着花车的两灵鸟时,就想起了幼时亦栩骑着仙鹤落下道花满林,坐在他身边的霁初什么都没做,只是淡淡看一眼,就把那灵鹤给吓掉了半条命。

     所以他刚刚就好奇,便指了那仙医门的灵鹫花车,效果明了,看来小道长还有他不为所知的能力啊!

     霁初将还剩下一半的烤蛇肉放下,才缓缓的道:“其实我也不大清楚,自小便是这样。”

     “哦,连你自己也不清楚啊。”迟寒咬了一口烤蛇肉,轻轻的眯起眼,像是在想着什么。

     灵鹫受惊飞走,也幸好那花车是个飞行法器,站在车上的医修反应快,用灵石启动了花车,在落下来的时候,速度变缓,平稳降落,不然这直接的从空中掉下来,那可真不是丢脸那么简单了。

     从车上走下来的仙医门弟子脸色非常不好,甚至有几个女医修更是满脸羞恼。

     镇民们跪满一地,头都不敢抬,于是就出现了两批非常显眼的人。

     一是那十几个医修站起来对着仙医门弟子低头表示恭敬,在这以强者为尊的世界,修为等阶低的遇上比自己修为要高的,就必须的行礼以示尊敬。

     那十多个医修修为最高的也只有炼气三层,而那些仙医门弟子修为最低的都炼气五层,最高修为的是那个领头男医修是炼气七层。

     另外最为显眼的,那就是还坐在火堆前,还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烤蛇肉的迟寒和霁初了。

     霁初还好,毕竟他修为高,但迟寒就不一样的,因为服用了遮掩修为的灵丹,在那些医修看来,他不过是个炼气三层的小医修,居然这样的无视他们,让原本因为灵车莫名掉下来出了丑的几个仙医门弟子脸色更难看了。

     不过显然他们此行下山明显是门派指派了任务的,那个炼气七层的男医修强忍不发,然后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道:“吾等仙乃是花灵山上仙医门,掌门听闻山下小镇遭受蛇群,先是派了山中医修弟子前来为尔等解毒疗伤,现又送来驱蛇药粉,供尔等驱赶遗留隐藏于镇子里的蛇……”

     这话一出,就等于是将其他小门派下来的几个医修的功劳给抢了,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功于仙医门了,那十多个原本对仙医门颇为恭敬的医修个个脸都绿了。

     就算是在同一座山头上的,仙医门最大,弟子最多,但是花灵山上所有的医修也不是仙医门说了算的,这样强抢功劳,避免真的是太难看了些,但是那些小门派一直以来都要将门中的小弟子千方百计的往仙医门中塞,这一下就更是敢怒不敢言,就怕一个得罪了仙医门,从此就遭仙医门拒于门外。

     “等等!”

     清澈中带着几分懒散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的注意力全被这声音给吸引过去了。

     只见迟寒转过身去,手里还拿着一串烤的香黄酥脆的烤蛇肉,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嘴咬了一口。

     “我不是仙医门的弟子。”

     这话一出,那几个仙医门的弟子整个脸都绿了,迟寒这很明显的就是拆他们门派的台了。

     未等那几个仙医门弟子发作,迟寒就对着镇民中的一个中年男人道:“镇长大叔,既然仙医门派弟子下来了,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了,我们也在山下这么多天了,该是要回去向师门通报一声这里的情况,可让派中长辈们安心才好。”

     迟寒这话,不但表示自己不是仙医门的弟子,也将其那十多个医修也一起给划出来,那些个医修在之前对他心有不满,但此刻却大大的舒了出了心中的郁气,甭管是谁,只要有人替他们出了头,那仙医门自是不能怪责他们头上来的。

     “是,宁善镇众人,非常感谢你们,几位仙师请慢走。”镇长是个憨实的,完全看不出其中的猫腻,连连道谢。

     “谢谢诸位仙师相救!”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迟寒嘴角微微翘起,咬了一口烤蛇肉,道:“小道长,我们走吧。”

     霁初点点头,然后跟了上去。

     就在迟寒和霁初从仙医门弟子前走过的时候,以为仙医门男弟子突然站出来。

     “你,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