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五彩光华转
    “九悦,没关系的。”云简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哈哈,二十年后我云简肯定又是一条好汉。到时候我比你们都年轻诶——”

     “惨了,云简你开始说胡话了。”九悦泪眼汪汪,求助地望向千浔,“师兄——怎么办呀?”

     千浔心下也甚伤感,问道,“云简,那蛇咬了你哪里?”

     云简伸出左手,果然,手背上有两个圆圆的小孔。

     “云简,你刚才说其实你怎么了……”九悦抽抽噎噎地问。

     “九悦,我其实……我其实喜悦地发现我好像没事。”云简有些困惑地用自己右手食指的指尖戳了戳那两个圆圆的小孔。

     “疼吗?”九悦问。

     “不疼。”云简答。

     “麻吗?”九悦问。

     “不麻。”云简答。

     “痒吗?”九悦问。

     “不痒。”云简答。

     九悦想不出别的词了,就问,“难受吗?”

     云简说,“不难受。”

     “那就是没有知觉了?”

     “还是有知觉的。”

     “你抱着头,顺着跳三圈,逆着跳三圈。”

     云简抱着头,像青蛙一样,顺着跳三圈,逆着跳三圈。

     “晕不晕?”九悦问。

     “晕。”云简诚实地回答。

     “一加一等于几?”

     “二。”

     “躯干运动没问题,大脑也没问题。”九悦松了口气,又高兴起来。

     “那就没事了!”九悦轻松愉快的下了结论,“我就说嘛,云简你这个祸害要活好几千岁的!”九悦颊上还停着一颗泪水,此时明媚的笑了起来,娇艳得像一朵沾了露的小红花。

     天下间所有的医生看到了九悦这样马虎草率的诊断方法估计都会气得吐血。

     舒晖看着这场闹剧,即使他涵养极好,一生中没生过几回气,此时也忍不住要发作,断月拉了拉他的衣袖,冷着脸,“我下不了手,你帮我砍。”

     “好,我帮你砍死他。”舒晖怒视着云简。

     “不是砍他,是砍我的手。”这样的话,断月说的波澜不惊,连声调都没有起伏。

     “好,”舒晖的眸光黯淡下去,“我帮你。”

     “且慢。”开口的是千浔,“我想试一试,说不定能治好这个姑娘。”

     “你会医术?”舒晖的目光中流露出惊喜。

     “不会。”

     舒晖眉头一皱,“你有几成把握?”

     云岚谷以医术见长,他虽然不精研此道,但对医术还是略有涉猎的。刚才舒晖给断月喂下了各种解毒药剂,又涂抹了各种解毒膏药,还给断月放了血,都无济于事。千浔这样一个不通医术的人能治好断月,实在让他怀疑。

     “我没有把握。”千浔如是说。

     “我信你。”断月把胳膊伸到千浔身前。

     千浔点头,“云简,师伯给你的那颗珠子,借我用一下。”

     云简狗腿的把那颗透明珠子献了上去。

     千浔盘坐运气,向透明珠子里注入灵力,透明珠子悬浮在断月的伤口上,放出光华,赤、黄、青、蓝、紫五种颜色交替闪烁,那黑气就在闪烁间,疯狂地涌入珠子里,断月的胳膊也肉眼可见的恢复了血色。

     “五毒珠!”舒晖大惊。

     “蓬莱有仙珠,佩戴毒不侵,五彩光华转,人间毒可清。”《天河宝鉴》对五毒珠的描述只有这句话,但舒晖可以肯定,千浔手中的正是自己的师父云榷祖师天天挂在嘴上念叨着的五毒珠。

     传说一百年前,“药王神医”张季凌曾得到过一颗五毒珠,但他自恃自己医术精妙,认为天下间万物相生相克自有规律,原没有什么难解的毒。对那五毒珠竟是弃而不用。可那只是传说罢了,说起五毒珠,却是谁也没真的见过。

     “收。”千浔看见断月的伤口处终于渗出鲜红的血液,收回了灵力。那颗透明的珠子滴溜溜地在他的手掌中滚动着,很是欢快的样子。

     “哇——师兄威武!”九悦拍掌笑道。

     “喂,”云简不服,“那明明是我的珠子厉害!”

     “嗯?怎么,你有意见?”九悦斜着眼睛看了云简一眼。

     “嘿嘿嘿嘿,当然,浔哥也厉害,浔哥也厉害。但是浔哥你怎么会知道,师父都没有告诉我。”云简喜滋滋地看着手里的宝珠,心想果然还是师父疼我,知道我要对付万毒教,就借我一颗五毒珠。

     “是你提醒了我。从刚才那个人的尸体可以看出来,水蛇是有毒的。但你没有事,我就想到了这颗珠子。”

     “敢问尊师是何人?”舒晖对千浔行了个礼。

     千浔起身还礼,“师父尊号紫薇真人。”

     舒晖和断月对视一眼,断月摇头,舒晖知道断月也没有听说过“紫薇真人”这个名号。

     “你欠你一命。”断月起身,美眸望向千浔。

     “不用放在心上。”千浔礼节性的笑笑,淡淡的清冷,如清风明月。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小和尚慧空双手举着九环禅杖,清秀的脸被九环禅杖散发出的光镀上了一层灿金,他仰头对着天空大喊大叫,“一二三——开——”

     “诶?没反应?再来!”慧空不气馁,这次喊得比刚才更响亮了些,“一二三——开——”

     “你在搞什么名堂啊?”云简好奇地凑过去,“诶,你哪来一顶花帽子?诶,这袈裟又是哪来的,哟,看上去很气派啊——”云简刚想拍拍慧空那闪着金光的袈裟,就被金光上传来的大力弹得“哎呦”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痛痛痛痛痛。”云简痛得龇牙咧嘴,他抬头怒视着慧空,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那九环禅杖蓦地金光升腾,直冲云霄,像开辟了一条直通霄汉的金色大路。一个巨大的“卐”字在空中成型,佛光笼罩了整个昌罗城。

     “功德之力?他一个小和尚怎么会有这么强的功德之力!”舒晖揉了揉太阳穴,那佛光太耀眼,刺痛了他的眼睛,他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他想用功德之力净化蛊毒,”断月俯首赞道,“了不起。”

     “师兄,我好困。”九悦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句,倚在千浔怀里睡着了。光线从天空中斜射下来,在她粉嫩的脸上朦朦胧胧地铺了一层金光,更增秀美,可九悦的眉头却轻轻皱了起来,像是嫌那光线太亮,打扰了她的好眠。

     ……

     ——————————————————————

     谢谢大家看我的书呀,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呀,谢谢大家的收藏呀,鞠躬感谢大家的支持。

     爱你们^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