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毒
    “风灵根!”舒晖和断月面面相觑。

     火借风势,风助火威。灼目之光,焚城烈焰,熊熊燃起的大火以千浔和九悦为中心旋转着向外扩散蔓延,“燎原”与“长风”完美叠加,无与伦比,天作之合!成千上万的小蜘蛛笼罩在滔天烈火中,被烧的“噼啪”作响,一眨眼就化为了一地的灰烬。

     “原来你们也是灵武双修。”舒晖眼里倒映着冲天的火光,喃喃自语。

     修者分为灵修和武修。灵修吸纳天地元素之力,重灵力、重灵根的属性纯度、重对天地灵力的感知攫取;武修淬炼肉身,重体力、重一招一式的技巧、重身体的力量敏捷等属性、重对自身的了解。由于天赋的限制,精力、修炼资源的有限,大多数修者都是选择其中一个方向进行修炼,只有极少数天资卓绝或有强大后台支撑的修者选择了灵武双修。

     方才大家一起斩杀蜘蛛的时候,舒晖目光扫过千浔和九悦,暗暗心惊,千浔和九悦心意相通,配合默契,剑招行云流水。尤其是千浔,剑气磅礴,剑意无双,定是师出名门大家。他们年纪看上去还小,剑法却有这样的成就,舒晖自愧,心里便认定了他们是武修。

     没想到,二人的灵力也这样高。那个看上去稚气未脱的九悦,有的竟是连师父云榷祖师都只曾耳闻、未曾一见的风灵根。风灵根对云岚宗的意义不大,但据说焱燚谷开出了十万黄金的悬赏,探求风灵根的消息。并许诺谁要是有风灵根,无论修为,都可以成为焱燚谷的荣誉长老,享受仅次于谷主的待遇。风灵根的珍贵,可见一斑。

     “他们是哪个宗门的?”这个疑问在舒晖脑海中久久盘旋。

     九悦喊千浔师兄,他们显然是同一个宗门的弟子了。

     炎燚谷?不可能。“燎原”用的虽然是火灵力,但舒晖看到九悦使出了“长风”后,这个猜测就被果断否决了。焱燚谷是绝不会让身具“风灵根”的弟子这样轻易外出的。若九悦真的是焱燚谷的弟子,那么更大的可能是她会被当做焱燚谷的“秘密武器”雪藏起来,就算真的要出门,她身边也至少站着百八十个炎燚谷的好手来保护她的安全。

     舒晖和断月是云岚宗不世出的天才,生来就是注定要站在峰顶俯瞰众生的,心中自有傲气。

     云岚宗宗门大比时,云榷祖师封住了舒晖五成功力,断月干脆直接被云榷祖师拦着不许参赛。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此举意在保护他们,给他们足够的时间不受打扰的成长。结果舒晖还是在大比中夺魁,成为云岚宗百年以来,又一个在宗门大比中保持全胜记录的弟子。按宗门规定,夺魁者必须选一名同级弟子搭档共同完成“天级”师门任务。

     面对这样的结果,云榷祖师没有得意的仰天长笑,而是气得吹胡子瞪眼,无奈地叹了口气,对这个大弟子也懒得再管了。

     舒晖选了名不见经传的断月,有人说他是想带师妹出去见见世面、随便玩玩,有人说他是想一路上有佳人作伴、风流花酒,只有云榷祖师知道,舒晖的真实目的是——偷懒。

     如果不是生了老驼子的变故,舒晖的剑都可以不用出鞘,一切又断月就好了。

     对这次“天级”师门任务,舒晖和断月原本是不屑的,事情也的确在一刻钟之前全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舒晖甚至开玩笑说,有亲爱的断月师妹在,师兄的剑可以选择生锈了。

     天才遇见了相似的天才,云岚宗两朵骄傲高绝的云总算看见了另一片青天。

     ……

     “九悦!我来救你啦——”火光之中,隐隐可以看见有一个人影,提着一个大水桶,向着怒焰翻腾的火海奔来。

     ……

     大火烧过场院一片焦黑,满地是灰。

     总算结束了吧?

     “好热啊。”九悦松了一口气,用手当扇子摇晃着扇风,故作惊奇地“咦”了一声,问云简,“你不是和那个叫慧空的小和尚私奔去了吗?”

     “啥?私奔!我哪有!我……”云简气的跳脚,刚要辩驳,却听到舒晖在身后阴阴地说,“把手臂砍下来吧。”云简卡还在喉咙的话顿时吓得缩了回去,他张了张嘴,惨白着一张脸跳转过身子,紧张地环抱双臂,瞪着舒晖,咽了口唾沫,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干什么?干什么?我又没惹你,你干嘛要砍我的手?”

     回应他的是舒晖杀气凛然的目光。

     “断月姐姐好像中毒了。”九悦拉了拉丢人现眼的云简,有些担忧地看着断月黑气环绕的右臂,“只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中毒了?”云简凑过去看断月手腕上的伤口。

     “被蛇咬了。”断月没好气的说。

     “惨了惨了!”云简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

     九悦眨了眨眼睛,心里暗想云简这小子不会真的喜欢上断月了吧。

     “我也被蛇咬了,”云简带着哭腔说,“在船上。”

     “啊?”九悦想起云简在船上闷哼过一声。当时她问云简怎么了,云简说他没事……原来是被水蛇咬了。

     九悦嘴角向下撇了撇,泫然欲泣,连声音也带了些哽咽,“云简,你有什么话要我捎给灵济师伯的么?”

     云简不说话,一动不动的看着九悦。

     九悦被云简灼灼的目光看得有些别扭,“你要是在哪里藏了宝贝,现在也可以说了。”

     “九悦,”云简艰涩的开口,“我其实……喜……”

     九悦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顿足道,“云简你不要死——我不许你死——”

     “原来你会哭啊……”

     “什么?格老子的,云简兄你要死了?”慧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执着云简的手,含情脉脉,泪眼婆娑,“兄弟,放心,我会免费为你超度的!”

     “免费超度?”云简嘴角抽了抽,不知道该谢谢慧空还是该把他暴打一顿,“你不是有什么大事还没做吗?一边去一边去。”

     ……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