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离襄大人
    “但闻白日升天去,不见青天走下来。有朝一日天破了,人家都叫哎呦呦……”

     九悦提着个小竹篮,哼着师父教的歌儿,蹦蹦跳跳地往回走,目光流连在沿途的绿叶粉花、白翅膀的蝴蝶上。小竹篮里七八个椭圆的枇杷果挤着,都是黄澄澄的颜色,让人看着心喜。

     “诶——一只小鸡!”九悦眼尖,看见了草叶间缩着的一个毛茸茸的鹅黄色的身影,惊喜地笑道,“是师父买来准备宰了吃为我接风的吗?”

     小鸡像是听懂了九悦的话,绒毛吓得倒竖。它忙不迭地扇着翅膀,撒开丫子,慌不择路地跑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离九悦越远越好。

     它跑得摇摇摆摆、一扭一扭的。若不是九悦看见它的爪子上没有蹼,一定会以为那是一只小鸭子。

     “哈哈,跑得还挺快!”九悦放下小竹篮,来了劲。她打了个响指,轻声道,“风回。”

     一阵风倒卷过来。这风来得突然,小鸡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在风里倒退两步,它拼命地摇晃着翅膀,爪子紧紧地抓住地上的泥土,妄图稳住身子,但这只是无畏的挣扎罢了。

     九悦立在风里,如墨的发丝飞舞,红色的头绳也跟着向后飘扬,明眸皓齿,煞是好看。

     但在小鸡的眼中,九悦无疑已经成为了恶魔的化身。

     小鸡被风卷起,“啪”的一声准准地落在了九悦装着枇杷果的小篮子里。它那光滑柔顺的细小绒毛左歪右倒,乱蓬蓬的,看上去狼狈得很。

     俗话说得好,头可断,发型不可乱。

     此仇不报非君子也。

     离襄仰头怒视着九悦,试图用目光威慑住九悦。

     臣服吧,蝼蚁!离襄在心里得意洋洋地念着,自动脑补了九悦痛哭流涕跪着给他捶腿求饶的画面。

     九悦拎起小鸡的右爪,掂了掂,皱眉道,“这也太小了吧,还不够我塞牙缝。”

     离襄猝不及防地被拎在半空中,两只肥翅膀扑腾地扇着,拼命地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开来。

     九悦冷冷道,“你要是乖一点,我就求师父别把你拿去煲汤。你要是不乖,我就把你做成白切鸡。”

     此仇不报非君子,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

     离襄自我安慰道,我可是要干大事、举大业的人,不和这不识好歹的乡下傻妞计较。

     这个威胁非常有效果。九悦满意地看着手里安安静静蹲着的小鸡,自动忽略掉了它冒着火的眼睛,顺了顺它被风吹得杂乱的头发,乐道,“你看上去冒着傻气,好可爱啊。”

     混蛋!我可是高贵的离襄大人!放开你的爪子!嗯……虽然这么一摸,还挺舒服的。

     冒着傻气,好可爱?这是什么破形容词!离襄大人这辈子只被人说过满是杀气,好威武好霸气,小丫头想要巴结奉承我离襄大人,可惜话都说不清楚,一看就知道很没有文化。哼,没文化,真可怕!

     九悦看着小鸡“唧唧唧唧”清脆响亮的叫着,觉得很是有趣,戳了戳它软软的背,“玉水山上有一只黄狗,叫做大黄。嗯,那就叫你小黄吧。”

     小黄?

     还把它和那只看门的癞皮狗相提并论?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侮辱啊。

     才不要你瞎取什么名字呢!我离襄大人的名号可是威震四海,扬名五岳……

     又是“啪”地一下,小鸡被丢回了竹篮里。

     可恶,离襄觉得脑袋有些眩晕,只看到无数的星光闪烁,好不容易,眼前的画面才由模糊转为清晰。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简直不能忍。

     小鸡跳起来啄了一下九悦提着篮子的手。

     九悦被啄得有些痒,咯咯地笑了起来,“走吧,我们回去啦。”她快活地说,“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新家。”

     ……

     “九悦,”远远地有人朝她挥手,玉水山的曹彦之热情地招呼着九悦,“你有没有看到一只凤凰?”

     “凤凰?”九悦一脸茫然,“哪来的什么凤凰?”

     “哦,是这样的,”曹彦之挠挠头,解释道,“前几天丘非山有众多灵兽出没,原本山里的灵兽都争先恐后地往外跑。我和师兄师弟四处查探,终于在山的中心,发现了一片很可疑的焦土,十七师弟在焦土中央找到了一颗金蛋。五师兄说那颗蛋很像是凤凰蛋,就把它带回了玉水山,准备好好研究。”曹彦之叹了口气,“可惜一不留神,那只蛋今天一大早孵化了,雏凤儿趁着守夜的三十九师弟打瞌睡,偷偷溜走了。我们想着它刚出生应该跑不了多远,就四处找找。“

     “我没看见。”九悦摇摇头,笑嘻嘻的,“你们找到了,可要通知我一声,我好去参观参观。”

     “那是自然的。不过,九悦你也可以去看看那凤凰蛋壳。”

     “壳有什么好稀奇的?“九悦不以为意。

     “那壳可不是一般的壳!”曹彦之露出一副“这你就不懂了吧”的样子,“任凭雷劈、火烧、水浇、刀切,那蛋壳都纹丝不动,连裂缝也没多出一条。还真是坚硬无比!”

     九悦手里提着的竹篮微微一动。她突然问,“云简回来了么?”

     “十三师兄?他刚回来,不过他一回来就关起门呼呼大睡,门上还贴了一张‘请勿打扰’。”玉水山弟子太多,年龄有大有小,还有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双胞胎,于是大家就按照入门的先后排好了顺序。云简是第十三个入门的,曹彦之是第十五入门的。所以哪怕曹彦之比云简大了五岁,还得乖乖地叫云简一声“十三师兄”。

     曹彦之瞥了一眼竹篮里黄溜溜的枇杷果,不好意思地笑笑,“九悦,那我可就先走了。不然,那雏凤儿可要跑远了。”

     “加油!”

     ……

     “师父,师兄,我回来了!”九悦把小竹篮一搁,拎出那只藏在枇杷果低下的小鸡,高高兴兴地说,“我捉住了一只小鸡,它叫小黄。”

     离襄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剜着九悦。

     九悦看着小鸡把圆溜溜、乌亮亮的眼睛瞪得更大,眯眯笑着摸了摸它光顺的绒毛,“它看上去很有精神呢。”

     饭菜已经上桌,热气腾腾。

     “玉水山的人在找小凤凰呢。”九悦一边拿起搪瓷的水杯接了点茶水,一边随口问道,“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了,他们也问我呢。”千浔笑笑,面色有些古怪,迟疑道,“九悦,那个……小黄,会不会是他们要找的凤凰?”

     九悦一口水喷了出来,把小黄淋成了“落汤鸡”。

     ……

     ——————————————

     谢谢大家的支持~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