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和好
    “你是谁?”石无道下意识地问。他见九悦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不免有些忐忑。若她身后真有什么强大的背景,此番得罪必然会给自己招惹上无穷无尽的麻烦……说不得,只好灭口了。

     这么一想,石无道顿时杀气升腾。

     “你是什么东西?”九悦嫣然一笑,“怎么配知道我的名字?”

     “凡逆我的,都将死去。”九悦念起了催动灵符的法诀,她双手翻动着印节,散于双肩的黑发随风飘洒。

     洪都明晃晃的烈日突然一黯,灵符中蕴含着的强大灵力迸射而出,在九悦身前迅速汇聚成了一柄的金剑的剑锋,然后是剑脊……只这么一瞬,九悦的灵力就被抽干一空,全身的血液翻腾逆涌。

     眼看着那好不容易凝聚出的剑脊突然“兹兹”地爬满裂痕,骤然破碎,碎落成一地光渣,九悦一口血差点喷出来。

     师父,你不是这样坑徒弟的吧?

     好在还留有剑锋。

     “明虎。”石无道大喝一声,一条土黄色的巨虎咆哮地从虚空中凝出,张开血盆大口,将那剑锋吞了下去。只在吞没的一瞬间,巨虎爆裂。

     “土盾!土盾!”石无道咆哮道。

     十八道厚实的土墙牢牢地护住了他,不得不说,石无道的战斗意识很强,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反应——那便是挡。他看出了九悦再没有了后招,也看出了剑锋对他致命的威胁。

     于石无道来说,没挡过,自己必死;挡过了,那么九悦必死。

     人在生死攸关的时候反而会有些恍惚。九悦想到的是明水山粉白粉白的水蜜桃,个头不大,胜在汁多且甜。但师兄说一天最多只能吃三个。

     恍惚间,那剑锋带着无与伦比的凛冽剑意,已然刺破虚空。

     无坚不摧,无往不破——凡逆我的,终将死去。

     十八道土墙如摧枯拉朽般地爆裂。

     石无道最后的护身土灵罡气也瞬间瓦解。

     锋锐的剑气余势未消,连带着石无道身后那堵已经倒塌的老墙,一齐碎成齑粉。

     简单,粗暴。

     漫天的粉尘纷纷扬扬,尘埃落地,青石板的路面上余了一道笔直的切痕。

     ……

     九悦被剑气的反作力连带着倒飞,撞向冷巷十米外的一扇朱漆大门,“嘭”地一声把那并不结实的门板撞得四分五裂,很不雅观地仰倒在了一个小庭院里。

     痛痛痛痛痛……

     师父,你这是伤敌一千……万,自损八百啊。

     九悦有种身体要被割裂般的感觉,她从小到大也没有这么痛过。

     “你,”柳明看看屋外的断壁残垣,又看看“声势浩荡”地闯入他家庭院的不速之客,终于讷讷地开口,声音冷硬得像一块硬邦邦的石头,“没事吧?”

     “没事。”九悦闷闷地答,双唇倔强地紧抿。她漂亮的水绿色的纱裙上沾满了黑黑的泥灰,枯黄的尘土和青绿的草屑,那灰头土脸的样子实在不像是没事。

     柳明“哦”了一声,算作回应。

     回应完了,他便慢腾腾地踱着步子离开了,没有半分想扶九悦一把的意思。

     九悦支撑地站起身子。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灵力枯竭的原因,九悦腿一软,又坐倒在地。

     她保持着坐着的姿势,瞪大着双眼,日光斜洒,在她的眼里倒映出虚无缥缈的光。

     一口气哽噎在喉头,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沉沉地堵在喉头。

     昔年相处的一点一滴,都无法控制地从她的记忆里翻腾而出。

     师兄在她的伤口上擦药,尽可能的把动作放轻,柔柔地吹气,问她“疼吗?”

     “痛。”可是明明也不是很痛。

     ……

     师兄在山崖上一招一式的练剑,长袍凌空飘展。九悦安安静静地坐在一尊巨岩的阴影中,一页一页地翻着书,翻了一会儿,突然“咯咯咯”地笑了出来。千浔一走神,行云流水的动作一滞,手里的剑差点脱手飞了出去。

     “笑什么?”千浔收起剑,坐在她身旁。

     “这已经是我看到的第十一本书讲主角要跳崖了,”九悦笑得心无芥蒂,“师兄,你说有一天我们会不会也要跳崖?”

     “胡说八道。”千浔拧了拧她的小鼻子,又好气又好笑。

     ……

     师兄在桃林下练剑,流光飞舞;

     她嘻嘻笑着,指挥清风,卷落夭夭桃花,下一场纷纷扬扬的桃花雨。

     “九悦,你又胡闹。”千浔的面容在漫天的桃花里看不真切。

     对呀,她总是胡闹了。

     也难怪师兄下意识地就会觉得,是她做错了什么。

     ……

     柳明慢腾腾地在九悦身旁来来回回绕了几个圈子,终于又问了一遍,“你没事吧?”

     “没事。”九悦浅浅地笑,双眼眯成月牙状的小细缝,眼泪却从小细缝中渗出。

     “可你为什么哭了呢?”柳明不解。

     九悦的眼泪突然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汩一汩涌了出来,终于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那哭声一声高过一声,再没有了顾忌。哭得好伤心,好像有天大的委屈,嗓子都哑了。

     她沙哑的喉咙里喊出来的话,却是“我没哭……”

     柳明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他不安的站在一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欲言又止,只好在一旁干瞪眼。

     九悦哭累了,定定地向前看。长长的睫毛微微垂落,在眼窝出留下一抹阴影。

     “你……”柳明看着安静下来九悦,注意到了她的肩膀仍在轻微地起伏,声音尽可能的放轻,像在小心地试探,“没事吧?”

     还是这句话,还是这句“你没事吧”。

     九悦脸上挂着泪痕,听了这句话,吸了吸鼻子,突然就“扑哧”地笑了起来,“我没事。”

     “刚才……”柳明的眉头还是皱着的。

     “我好久没哭了,突然想哭了。”九悦扬起头,理直气壮的样子,“现在我又不想哭了。”

     “哦。”柳明怔怔地点头,看着这个一会说自己“没哭”,一会说自己“想哭”,一会说自己“不想哭”的女孩子,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犹疑地迈着步子,慢腾腾地离开了。

     ……

     一旁突然响起了“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九悦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柳明正拿着锤子和铁钉,用木条在门上打了几个补丁。

     九悦这才想起……自己好像弄坏了他家的门诶。

     可是银子都扔给师兄保管了。自己身上连一个铜板也拿不出来,这可怎么赔呀?

     师兄……

     九悦闭了闭眼睛。

     “哼,等我向云简学会了易容术,就扮成你的样子到街上去学狗叫……”

     ——————————

     特别感谢好朋友奇迹之旅丶

     写文其实是一件很寂寞的事情,但是每天看到的有书评、有打赏,看到点击涨了一点点,收藏涨了一点点,就会想太好了,看来我写得还可以嘛……然后就会大大的得意一下,很开心,做梦都要笑了。

     谢谢读到这里的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