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因果就像一张网
    子时,一天中阴气最盛的时候。

     “雷声泡影,如露如电。”

     柳明合上眼睛,手里的拂尘轻扬,拂落江素挽纵横满面的泪痕。

     江素挽的身形变得飘忽,只剩了一个轻描淡写的轮廓在微风里轻晃,透明得像一个错觉。

     那轮廓终于被风吹散,只余了一个幽蓝色的光点,那是江素挽的残魂,像缩小的一缕干净、空明的火焰。

     “嗷姆——”那魂魄被一口吞掉。

     吞掉它的是一个身体形容不过三四岁小女娃,鼻梁有些塌,眼睛是柳叶的形状。

     “小澈。”

     他半跪着,这样柳澈半透明的手臂就能轻轻地搂住自己的脖子。

     柳澈把头埋在柳明的颈窝,声音娇酥软糯,“哥哥,我很想你。”

     “哥哥也很想你。”柳明环住了柳澈的腰,虽然他搂住的只是一抹虚影罢了,不能带来丝毫触感。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张稚气的脸,看着她伸出娇小的手试探着摸摸他的面颊,看着她终究又消失在了夜色里。

     “小澈……你放心。”

     清冷的嗓音,这次带了一点奇异的沙哑。

     ……

     “所以最后怎么样?”九悦抱着个黑漆漆半人高的瓷坛子,那坛子遮住了她的脸。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坛子生出了手脚,两条腿在走,另外两只手抱着肚子。

     “我在那条街上放火,这样韩公子就不能带他的儿子来玩。”

     “哈!你抄袭我的创意!”‘坛子妖怪’大叫起来,从声音能听出她的得瑟,“我就说嘛,这个办法一定行。”

     “骗你的。”柳明总是能用一句话堵住九悦的嘴。

     “你还是没有明白吗?”柳明世外高人一般,突兀地问。

     他的眉心有一道很深的褶皱,不管什么时候都显得有些忧虑或者说严肃。

     “明白什么?”九悦一头雾水。

     “你弄错了一件事情,她后悔的不是杀了韩铎的哥哥。”柳明字字如冰。

     “什么!”九悦大惊,手里的瓷坛子差点没抱稳,不可置信地问,“她不后悔?”

     “她真正后悔的是,因为杀了那个人,所以不能韩铎在一起了……”柳明顿了顿,又加了一句,“人心是很自私的。”

     九悦听到柳明的话,想要找话辩驳,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脑子里乱糟糟的,不知为什么有想起了那个无辜的男孩,幻境里他哭得那么伤心,不知所措地捂着爹爹的伤口,一张小嘴长得比任何时候都大,露着参差的,还没长全的牙齿……他会不会从此害怕明天,他会不会从此每天都过得惶惶恐恐……但谁会在意这些呢?

     九悦下意识地承认柳明是对的,只好沉默。

     “一见钟情,二见倾心,嫁衣如火,从此他许她一世芳菲。”柳明像念诗一样,嘴角荡漾起疏离的笑,声音淡淡的,“她毕竟是我的顾客,我当然要给她一个完美的幻境……其实如果韩铎的师门任务没有出问题,那么这个结局也是有可能的。可惜这个世界上的因果就像是一张网,无穷无尽地交织在一起。”

     ……

     “你说人能真的回到过去吗?”九悦一路小跑,总算跟上了柳明的步伐。

     “没有人能跑得赢时光。”柳明冷冷地答。

     “你看过《大鱼海棠》这本书吗?那个故事其实我不是很懂……但是我记得里面的一句话,记得很清楚,‘遇见一个人,犯了一个错,你想弥补想还清,到最后才发现你根本无力回天,犯下的罪过永远无法弥补。我们永远无法还清欠下的……只要错了,就是错了,永远无法弥补。’”九悦顿了顿,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我以前不信这话……”

     “但总要去弥补,除非你不在乎。”

     也许是因为柳明的声音是顺着夜风传来的,听起来有些寂寥,但很笃定。

     ……

     门前是两个昏暗的大灯笼,门内,肩上搭着条白毛巾的店小二,卷着袖子趴在桌上,鼾声如雷。

     九悦松了一口气,把瓷坛子放到地下,甩了甩早都僵麻了的手。

     “小二,一壶竹叶青。”柳明淡淡开口。

     “诶——来啰——”店小二恋恋不舍地从臂弯中抬起头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起身了斟了一壶酒,还顺手端来了一碟毛豆和一小碟花生米。

     看到柳明,店小二一个激灵,瞬间清醒,慌忙鞠了个躬,“老板好。”

     柳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

     店小二有些忐忑的捂了捂小臂上自己刚才枕着头睡觉留下来的红印子,暗自庆幸自己刚才还没睡得太迷糊,一听到有客人就赶紧起来招呼,不然的话……

     一想到这,店小二后怕地抖了抖,连忙摆出最热情的笑脸,殷勤地问,“这位姑娘要点什么?”

     九悦偏过头问柳明,“你请客?”

     柳明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那就不客气啦,”九悦大刺刺地往柳明对面的长椅上一坐,熟练地报上菜名,“清蒸荷包红鲤鱼,坩埚萝卜,挂炉山鸡,红油板鸭,清炒芦笋……”

     店小二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深更半夜的,到哪里去弄这些菜来哦。

     九悦看着笑容僵在嘴角的店小二,嘴咧得更开了,终于笑嘻嘻地补了一句,“这些都不要。”

     “啊?”店小二心里正忧愁着怎么找个法子委婉地劝劝这位贵客,突然愣愣地又听到这么一句话,呼出一口气,暗道了声“谢天谢地”。

     “只要一杯酸梅汤。”

     “好咧,加冰不?”店小二心里的大石总算落了下去,又恢复了殷勤的笑容。

     九悦想起师兄一向不让她吃太冰的,抿了抿嘴,答道,“越冰越好。”

     “再下一碗云吞吧,”柳明瞥了九悦一眼,“这里的云吞味道不错。”

     “诶诶,好的。”店小二点头哈腰,忙不迭地跑入后厨。

     于是偌大的厅堂就只剩下了柳明和九悦。

     九悦左手撑着脑袋,垂下目光,看着桌子的纹路发呆。

     想来自己连午饭都还没吃呢……原本的计划是打算先空着肚子,然后晚上和师兄吃一顿好的……

     ……

     ——————————

     来来来,奇迹宝宝,大喵宝宝,墨墨宝宝,玄幻奇才宝宝……让我和你们表个白……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方便的话收藏一下,留个书评,投个推荐票子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