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透支力量的代价
    猩红色的山脉,猩红色的大地,就在河流中流淌着的水也是猩红色的。

     天空的云是猩红色的,点缀在天空之上的月牙和无数的星辰也是猩红色的。

     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索德发现是黑红色的,自己似乎是这个世界唯一的来客。

     索德记得自己明明是身在黑暗森林里的,可是醒来之后却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世界。他漫无目的的走着,直到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异常雄伟的城堡。既然有建筑物,那就说明这个世界是有智慧生物生存的,怀着这样的想法,索德朝着城堡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他快要靠近城堡的时候,城堡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装扮各异的战士,有赤裸着纹满野兽的上身,手提巨斧的大汉;有身穿华丽灰甲,身材匀称,手拿细剑的宫廷剑士;有穿着铭刻着复杂纹路的半身甲,扛着鲜红长枪的枪兵;有穿着皮衣,腰带两侧插着两把特大掌魔枪的枪手,有身穿格斗服,拳头上萦绕着气流的斗士……

     这些战士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他们与这个世界一样,全身的一切都是猩红色的。

     又走了一小会儿,索德与这些战士们相遇了,当他看到离他最近的战士时,他发现这个战士的脸上没有五官,然后他的目光快速略过这个战士,向后扫去,他发现在他目力所及之地,所有的战士都没有脸。他试着与这些战士们进行交流,却发现根本没有用,对方唯一的反应就是改变了武器的握持姿势,当他们发现索德之后,所有人的武器都拿在了手中,并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索德闪过第一个战士刺过来的长枪,并快速地抓住了枪头下面的枪杆,从此处折断了长枪,将枪头拿在了手中并快速插入了这名战士的头颅之中。随着枪头的插入,这名战士的身体包括他的灰甲以及断掉的长枪化为了黑红色的光点聚集到了索德的手中,形成了黑红色的暗焰剑和黑红色的圆盾。

     趁着索德一愣神的功夫,另一名战士手中的阔剑朝着他的脖子就砍了过来,回过神才开始格挡的索德被削掉了肩膀上的一小块儿肉,这片肉掉在地上,马上就变成了与地面一样的猩红色。肩膀上的疼痛和掉在地上变成了猩红色的血肉,提醒着索德,在这个世界里他绝对不能死,否则就会被这个世界同化掉,再也回不去了。

     在这名战士的阔剑还没有回到他自己胸前的时候,索德用暗焰剑快速地刺穿了这名战士的心脏,随着暗焰剑的拔出,这名战士与他的盔甲和武器一起化为了黑红色的光点被索德的剑与盾吸收了,一部分光点顺着暗焰剑与盾牌流入了索德的身体之中,他发现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愈合了,同时全身也变得更有力量了。看来,杀死这些战士可以强化自己的武器,并且恢复自己的伤势,并且提升自己的力量。

     随着索德的不断斩杀,他逐渐掌握了以伤换伤的技巧,在被多人围攻,并且大家的力量与技巧还相差不多的时候,想要做到不受伤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索德用小伤去换取对方的致残甚至死亡,每当对方刺伤索德的时候,他的手或者脚,亦或是头很有可能就被索德砍掉了,成为了索德的疗伤药。

     慢慢地,索德马上就要达到城堡的大门口了,但是从里面走出的战士没有丝毫减少的迹象。索德通过杀戮变得越来越强的时候,从城堡里走出的战士也变得越来越强,他们使用武器的技艺从精通变成了大师,甚至有些战士的身体中开始散发出猩红色的流光缠绕在他们的武器上,这些武器的杀伤力要强得多。索德差点就被一柄缠绕着猩红色流光的微微带着弧度的长刀给腰斩了。

     身体不断的刺穿,手脚也不知多少次被砍杀,眼睛也有被刺瞎的时候,更有心脏被刺穿的时刻,虽然可以通过斩杀对方恢复伤势,但是疼痛确实实打实的,被剑刺伤的痛,被刀砍杀的痛,被钝器砸断骨头的痛,被长枪刺穿身体痛,被魔弹贯穿手臂的痛,各种各样的疼痛索德都一一尝试了,尽管是被迫的。

     不知道斩杀了多少的战士,索德出剑已经不用思考了,完全就是身体的本能反应,直到他自己的剑停下来的时候,他才发现面前已经没有了猩红色的战士。

     但就在他的眼前的高台上,似乎站着一个模糊的猩红色的身影,索德踏着台阶一步一步走上去,到了台子的顶端才发现那个模糊的猩红色身影拿着同自己一模一样的武器,同样的暗焰剑,同样的盾牌,只是颜色不同罢了,一边猩红色,一边是黑红色。

     与之前的战士所不同的是,这名战士的脸上有着一张长满了利齿的嘴巴,并且嘴角始终微微上扬着。

     就在索德持着剑与盾准备上前斩杀对方的时候,这名战士开口说话了,“来享受吧,你不是第一个走到这里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走到这里的,我已经寂寞了太久,现在让我们来厮杀吧!”话还没说完,这名战士便朝着索德扑了过来,盾牌被他背在了身后,双手高举着猩红色的暗焰剑重重地劈向了索德顶在左臂上的盾牌。

     一下,两下,三下……

     格挡了十几次之后,索德发现和之前的战士们和这个家伙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他似乎完全不会疲劳。

     猩红色的战士不停地劈砍着索德手中的盾牌,嘴里还说着:“你就这么点本事吗,枉费了我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么请你去死吧!”正说着,双手中劈下的暗焰剑变成了一柄锤面上刻着太阳花纹的战锤。

     趁着对方武器转换的一瞬间,索德急忙向右边闪躲,战锤砸在高台的石板上,将那块石板砸得粉碎随着战锤带起的劲风飘散着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