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关于术式的二三事
    在达克帝国魔术协会黑鸟城分会的桑托斯·亨特带着两名魔术使来到乌拉尔镇的时候,索德曾向桑托斯询问自己是否可以加入帝国魔术协会,从桑托斯处得到的回答是他现在还没有达到入会的资格。但是在回黑鸟城之前,桑托斯送给了索德一本《魔术基础》,直言希望他能够早日加入到帝国魔术协会中。

     关于魔术,索德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觉醒之前的十八年记忆中最多的就是跟列德大叔学习剑术的场景,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乌拉尔的南面和北面的山脉脚下,连黑鸟城都没有去过,是非常普通的一段经历。

     但幸好有着上辈子的将近百年的记忆作为参考,虽然上一世所在的世界极其普通,也没有人有什么超凡的力量,但是咨询却极为发达,各种有关于魔幻的动画、漫画、游戏大行其道。正好索德勉强算得上是一个伪ACG爱好者,所以对于这种魔幻世界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在艾略特世界中,第一次见识到魔术是在镇警备所的议事大厅之中,当时自己被图克不小心用力过猛击昏,被布鲁·图特尔子爵用治愈性的魔术所唤醒。当时看到这种超凡力量的时候,索德的心里相当激动,为了印证这个世界的超凡力量是否和自己上辈子记忆中的那些ACG有重合的地方,他找了一个合适的借口从布鲁·图特尔子爵处得到了部分答案。

     就在昨天,索德从魔术使桑托斯·亨特处又得到了令一部分答案,就是那本《魔术基础》——帝国魔术协会编著,书里这样写道:

     ……

     魔术,即为以人类之身所引发奇迹的方法。

     其中,魔为魔力,是生物将体内的生命力通过转化而产生的能量,也可以将其理解为生命力。

     术为术式,是使用魔力的具体方法,术式是由24个基本术文经过不同排列组合所形成的魔力载体,最长的术式可能由无法计数的术文构成,最短的术式由一个术文就可以构成。术式的极致,就是将多条术式连接在一起形成魔法阵,当你可以施展最简单的魔法阵的时候,就代表你已经有了将术式固化在物体之上的能力。

     只有同时具备了魔与术,才算是满足了使用魔术的基本条件。

     由于刻画术文时,需要持续而又稳定的魔力。在一般情况下,建议魔术的学习者在达到白银下位之前,尽量不要尝试去刻画术文,因为术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魔力聚合体。

     在刻画的过程中,如果魔力的波动过强或者是过弱,都会造成术文的不稳定,极易发生爆炸。每年有很多自认为天才的初学者,都在没有达到白银下位的时候,就是刻画了术文,其中八成的初学者都被自己暴走的魔力炸伤了,在身上留下了极难愈合的暗伤,对于魔术的修习将会产生极大的阻碍,至于剩下的两CD是被炸死的。

     强大的魔力,寄宿在强大的躯体和强大的精神之中。

     你的躯体越强大,你所能容纳的魔力就越多,你的精神越强大,你所能掌控的魔力也就越多。

     ……

     当你可以熟练地施展第一个魔术的时候,你就是一名魔术使了,帝国魔术协会随时欢迎你的加入。

     读完《魔术基础》之后,索德发现与记忆中ACG的魔幻力量体系相比,这个世界的体系更为真实,但是二者也有一定重合的地方,这对于索德今后的魔术修炼是一种优势。

     “持续而又稳定的魔力”,索德的脑海中不断的重复着这几个字,忽然他想起来,世界意志的化身不久前曾送给他一件宝具,其名为索德的百科全书,宝具的能力之一是魔力炉心,可以为自己源源不断地提供魔力,这样魔力的供给就不用担心了。

     同时索德对自己掌控魔力的能力,也非常有信心,因为他每天都有练习达克帝国步兵通用呼吸法,来锻炼自己对于魔力的控制力。

     满足了修习魔术的两个条件之后,索德依照记忆中《魔术基础》里面最简单的术式——强化,开始用手指在自己的暗焰剑上刻画起来,强化术式作为最简单的术式,由单一的术文阿尔法构成。

     索德的指尖亮起淡淡的暗红色光芒,随着其手指的移动,术文阿尔法的轮廓逐渐出现暗焰剑的剑身之上,10分钟后,强化术式完成了,索德感觉手中的暗焰剑似乎变得更加锋利了,于是就轻轻的随手一挥,他发现空气对于剑刃的阻力都变小了。

     就在索德准备用术式强化的暗焰剑劈砍测试用的花岗岩时,忽然他发现强化的程度似乎没有刚才那么高了。低头一看剑身,构成强化术式的阿尔法术文已经变得有些模糊起来,索德忽然想起《魔术基础》里面写道:术式刻画完成之后,依然需要提供持续的魔力,只要魔力的波动不足以令术式崩溃,那么只要你提供魔力,术式就会一直存在。

     想到这,索德便向着暗焰剑中注入魔力,暗红色的魔力流过的剑身的时候大部分都被强化术式所吸收了,组成术式的阿尔法术文重新变得凝实起来。

     又测试了一会儿强化术式,索德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这个术式。他觉得自己可以尝试一下最简单的魔法阵——强化魔法阵,由三个强化术式所组成的三角形魔法阵。

     于是索德在第一个强化术式的旁边开始刻画起了第二个强化术式,但是索德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由于现在自己的魔术回路只延伸了右手,自己同一时间内,通过右手只能向一个强化术式提供魔力,刻画新的强化术式的话,之前已经刻画好的术式马上就会消散掉,而且自己现阶段很难将魔术回路拓展到左手,这真是个大问题。

     忽然索德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只要自己足够快不就行了,在刻画好的强化术式消散之前,刻画出其他的两个强化术式,既然魔力回路不够长,那就靠速度来完成这个最简单的强化魔法阵。

     有了解决办法之后,索德开始集中精神在暗焰剑上刻画起强化术式来,随着索德不停地练习,强化术式施展的时间不断被缩短,从开始的10分钟慢慢减少到8分钟,7分钟、6分钟。最后术式的施展时间被索德缩短了一分钟之内,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除了刻画强化魔法阵外,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此时索德的瞳孔已经失去了焦距,只有右手还在暗焰剑的剑身上不停地刻画着,手指的动作已经快得让人有点看不清了。

     终于在紫青白三个月牙出现在天空之上的时候,暗焰剑的剑身中间出现了亮着暗红色微光的三角形强化魔法阵,就在这时系统提示响起了。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