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剑术大师的测试
    第二天一早,索德吃了早餐之后,就从小镇的东门出发朝着黑鸟城的方向去了。

     为了更好地锻炼自己的身体,索德并没有骑镇子里的骆驼,而是凭着双脚走到了黑鸟城。照常缴纳了象征性的入城费后,索德径直来到了城中心的魔术协会分会。凭着着胸前的魔术使徽章穿过大门口的结界后,凭着上次的记忆,索德穿过了异常复杂的通道来到了图书馆中。

     索德将手放在书架上,输入黑红色的魔力,从书架中飞出的守护灵还是上次的名为暗鸦的黑红色乌鸦。暗鸦落在索德的肩膀上,懒洋洋地说道:“这次想看关于哪方面的书呢?”

     索德回答道:“关于聚魔方面的书籍,以术式为主。”

     暗焰轻轻拍动翅膀,索德脚下的地板便不停地向上延伸,停在了有关于聚魔书籍的书架附近,地板上照常升起椅子和书桌。

     翻开桌上的书籍目录,索德开始仔细浏览起来,最终了选定了《聚魔魔术详解》,用指尖在目录上的这本书的名字上输入魔力之后,书自动从书架中飞出落在了书桌上。翻开这本书仔细浏览之后,索德发现比起强化魔术来说,聚魔魔术的难度高得不是一星半点。就拿他已经习得的基础强化魔法阵来说,构成魔法阵的为三个相同的术式,并且每个术式只有一个术文构成。但是聚魔术式就不同了,即便是最基础的聚魔术式,也由6个完全不同的术文构成,基础聚魔魔法阵由4个聚魔术式构成。

     将基础聚魔魔法阵的图样默默记在脑中之后,索德慢慢地合上了书。

     暗鸦从索德的肩膀上跳到书桌上,问道:“需要抄录吗,这个魔法阵还是比较复杂的,绘制魔法阵的时候可是一点错误都不能出的,否则会发生魔力暴走的。”

     索德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回答道:“我已经全部记在脑子里了,不需要抄录。”

     暗鸦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好吧,不过你的这种行为协会是不提倡的,只要每次来的时候多给我一点魔力,我就帮你保密。”

     索德沉吟了下,说道:“好的,现在送我下去吧。”

     随着暗鸦轻轻地拍动翅膀,延伸而出的地板快速地向回收缩,索德马上就回到了初始的位置,在向暗鸦注入了比上次略多一些的魔力之后,索德离开了图书馆。

     走在通道里的索德,看着个人模板里的学者专长,忽然产生了一些想法,看来非战斗专长也是很重要的,对个人的能力成长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战斗专长更为重要,学者专长为我提供了超凡的记忆能力和不俗的学习能力,单凭这一点就对魔术方面的修行有着巨大的帮助。

     专长:学者(专家)(10%):在异世界受过的良好的教育,使你掌握了大量的知识,同时使你的思维变得理性而富有逻辑,使你拥有远超常人的记忆力和理解力。

     就在索德正想得出神地时候,迎面走来的穿着灰色斗篷的魔术使再同索德擦肩而过之后,手中突然凝聚出白色的光剑转身朝着索德背部刺了过来。

     感受到背后强烈的杀气与骇人的风压,索德就势朝前一滚,同时调整姿势,拔出腰间的暗焰剑,取下背后的盾牌。一击无果之后,魔术使改刺为劈,继续向前突进,白色的光剑劈在了索德的盾牌上,将盾牌一分为二,继续向前的光剑被燃烧着黑红色的火焰的暗焰剑所阻挡。

     魔术使脚下发力,单手将剑往前一推。从剑柄上传导过来的巨力,使索德产生了一种错觉,对面的敌人拿得并不是光剑而是一把战锤。随着魔术使的再次发力,索德只感觉右手一麻,他的防御架势就被突破了。

     魔术使快速举起手中的白色光剑作势下劈,索德快速将左手也搭在剑柄上,双手握剑挡住了这一记下劈斩。察觉到索德已经可以挡住自己的斩击,魔术使开始加快斩击的速度。

     自从上次索德开启六之刻印(暴怒·忿印)之后,他的心里始终充满着一股怒火,对于前世就是一名重度躁狂型抑郁症的患者来说,控制愤怒并不是一件难事。在战斗状态下,暴怒·忿印所产生的愤怒会最大限度地使肉体狂暴化,力量、速度、敏捷方面都有相当地提升,但是对于魔力的消耗量太大。

     由于魔术回路还没有延伸到宝具附着的心脏,宝具——索德的百科全书的能力魔力炉心只能在不伤及肉体的情况下,缓缓溢散出少量的魔力。短时间的战斗,还可以勉强支撑,在长时间高强度的战斗下暴怒·忿印将会在魔力不足的情况下,抽取索德的生命力,来维持狂暴化的状态。

     在魔术使的高速斩击之下,索德只能被动地防御。随着格挡次数的增多,双手逐渐变得麻木起来,在魔术使的又一次斩击之后,察觉到对方斩击速度变慢的时候,索德聚集起为数不多的魔力,快速提气横斩,剑身上燃烧着的黑红色火焰勉强燎到了急速后退的魔术使的灰色斗篷,不过很快就被对方身上的白**力所熄灭了。

     索德将暗焰剑回鞘,盘坐在地上开始吸取空气中的游离魔力,恢复自身的魔力。

     魔术使也散去手中的白色光剑,问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索德闭着眼睛回答道:“前辈,你就不要捉弄我了,你的剑上虽然有杀气,但是并没有针对我的杀意。”

     魔术使笑着说道:“不错,感知很敏锐嘛,等你恢复完魔力,我们再说。”

     10分钟后,魔术回路中再次充满了黑红色的暗火魔力,索德在心底感叹道,协会内部的魔力浓度还真高,这要是在乌拉尔镇里,最少得2个小时。

     索德站起身来,对着穿着灰色斗篷的魔术使微微行礼,说道:“前辈,久等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魔术使掀起头上的头蓬,对着索德说道:“我听桑托斯说,有一个在剑术方面天赋不错的新晋魔术使,就想亲自测试一下。”

     看着面前须发皆白的魔术使,索德不能确定对方的年龄,因为对方虽然须发皆白,但是皮肤富有弹性,而且须发是纯白色的,并不是灰白色的。索德问道:“前辈,你觉得我的剑术怎么样,最大的不足之处在哪?”

     魔术使回答道:“嗯,你的剑术很好,只是我明明感觉你的剑术技巧已经达到了大师的程度,但是你的身体反应速度太慢,强度也太差,完全发挥不出大师级的剑术技巧。一味地追求技巧是不行的,不过你的天赋很好,在青铜上位就能掌握这样的技巧。”

     索德回答道:“前辈,受教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回自己的领地了。”

     魔术使说道:“还有事呢,跟我走。”刚说完,就拉着索德走向了魔术协会黑鸟城分会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