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图特尔省的大人们
    天蒙蒙亮,索德洗漱过后便穿戴好盔甲来到镇警备所的训练场中,练起剑来。达克帝国的普通士兵配备的武器是单手双刃长剑和一面中间带有撞角的圆盾,中规中矩的配置。索德正在练习的是在达克帝国军队中普及的剑术——黑鸟剑盾术,一门侧重于单手剑类武器与盾牌相配合的一门基础剑术,最大的特色就是在一定程度上最大的限度的提升了盾牌的杀伤力,在此门剑术中,盾牌的攻击占了相当大的比例。

     “叮,宿主获得专长剑士”

     叮,宿主掌握黑鸟剑盾术”

     听到了魔魂的提示,索德停止练习,呼出系统模板开始思考起来,“也就是说技能是通过练习就可以习得,专长也可以通过练习来提升,那基本的属性该如何提升呢?”

     “宿主,通过各种技能的学习可以提升自身的属性,技能与属性是相互关联的,学习提升技能的过程就是宿主完善自身变强的过程,同样的,如果宿主的属性无法满足技能要求的话,强行练习将会有很严重的后果。本系统基本属性为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五大类,前4项属性都可以通过技能学习提升,至于幸运在一般情况下是无法提升的,基本属性最弱为Z-,最强为S,顺序依次为S、A、B、C……Z。技能等级依次为:入门、精通、专家、大师、宗师、匠神。这样说的话,宿主对于系统应该有足够的了解了,建议宿主多参加战斗,生死间的磨砺更有利于实力的增强。”

     “好吧,了解了,”索德在心底回答道。接着,索德根据记忆之中的动作继续练习黑鸟剑盾术,生硬的动作慢慢变得流畅起来,每一个动作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这样的变化使得黑鸟剑盾术更加契合于索德的身体,看来这就是贪婪·剑印的力量了,索德对于魔魂所说的辅助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理解。

     “索德~~~~索德”,一个身材较为瘦小的士兵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伊万,什么事,这么慌张?”

     “索德,图特尔省的大人们来了,说要见你!他们现在就在议事厅呢。”

     “好的”,索德将长剑回鞘,圆盾背在身后,和伊万一起向议事厅走去。

     议事厅离训练场不远,索德和伊万走了没一会儿就已经能看到议事厅大门上面的巨大熊头了,印象里这只熊好像是乌拉尔第一任守备军长官的战利品,据说是一头非常强悍的魔兽。同时,索德发现门口两边站着两个身着全身灰色铠甲的士兵,盔甲上有着较为复杂的花纹,胸口处纹着一条灰色的五爪龙,一条中国龙……看到这里,索德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正当索德要仔细研究一下的时候。

     这名士兵快步走到索德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怎么样,少年,这身铠甲很漂亮吧,只要你努力,有一天也能穿上它的……”

     另一名士兵插嘴道:“拉尔,快点让他进去吧,大人还在里面等着呢!”

     拉尔把路给索德让开,说:“记住,我是骑士拉尔。”索德微笑着说:“好的,拉尔大人。”和伊万一同向两人行礼之后,就进入了议事厅中。

     刚踏入议事厅,迎面而来的是一柄带着令人头皮发麻的风压的巨剑,索德下意识的快速拔出腰间的长剑,拿下背后的圆盾,同时左腿一伸将伊万踢出门外。在巨剑快到头顶的时候,索德箭步上前,用左手的盾牌快速贴住大剑,同时用右手的长剑牵引巨剑,之后索德向左快速的转动身体,“咚”,巨剑砸在了索德身体左侧的地面上,大块青石铺成的地面出现了细密的裂纹。索德拼命地用已经发麻的右手拿着长剑刺向对手的咽喉,就在剑尖马上就要接触皮肤的时候,着灰色手凯的手握住了剑尖。“太天真了,少年!”接着,索德感觉肚子一痛,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索德感觉自己被一种凉凉的液体包裹着,很舒服,身上的伤痛也在慢慢减弱。

     “索德~~~~,索德~~~~~”,耳边传来了伊万的声音,索德费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议事厅的熊皮地毯上,伊万跪在旁边不停地叫着自己的名字,一个面相凶恶着相同样式铠甲的大汉带着歉意的眼神看着自己,议事厅中间的椅子上坐着的年轻人,手里散发着蓝色的光芒包裹着自己。发现索德醒了,年轻人散去手中的蓝色光芒,对着凶恶大汉说道:“图克,下次测试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力道,不能每一次都指望我救场吧!”

     图克不好意思的扣着后脑勺说:“大人,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接着图克转过头对还躺在地上的索德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就是非常好奇,你不过是黑铁下位而已,怎么能够杀死马上就要突破青铜上位的圣罗马帝国的士兵的?不过,现在看来如果在对方轻敌的前提下,你确实有这个能力。同时我要向你道歉,刚才我有点兴奋了,不自觉地就用魔力加快了身体反应,不然同等力量下,我赢得不会那么轻松的。还有,我身后的这位是布鲁·图特尔大人,图特尔公爵的三子,图特尔子爵,外号“冰河”的黄金上位的强者,达克帝国冰鸦骑士团的团长!”

     听到这,索德和伊万连忙向布鲁行礼,布鲁摆摆手说:“礼就免了,我只想知道这次你们缴获的战利品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

     索德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印着狮子的金色徽章,双手递给布鲁,说:“大人,战利品里只有这个东西比较奇怪。”布鲁从索德的手里拿起徽章,仔细的观察起来,接着布鲁的手中散发出先前的蓝色光芒向着徽章上蔓延,慢慢地徽章从金色变成了蓝色,同时上面飞出了两个金色的光点,掉在地面上,慢慢变成了人的形状,光芒散去,留下的是两具尸体,穿着打扮很像圣罗马帝国的平民。看到这儿,布鲁将这两具尸体收回徽章中,用手中的蓝色光芒又用了好一会儿才将那徽章染成深蓝色。布鲁将徽章放入自己的怀中,说:“索德,你这次的功劳很大,你想要什么的赏赐呢?”

     索德,“大人,我想成为乌拉尔镇的军事长官,还有我想知道刚才您手里蓝色的光是什么东西?您知道,我们乡下长大的孩子非常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