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一百万
    宁小北心中一暖,刚要说话,病房的门却被打开了。进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她长一张祸国殃民的清美脸蛋,身材婀娜高挑,堪称绝美。

     宁小北一愣,竟然是她?

     那女医生也是认出了宁小北,睁大了明亮的眸子,惊呼道:“怎么是你?”

     这个身材高挑,气质高雅的医生,正是他来医院打车时碰到的长腿美女,还问他换车来着。

     不过美女已经换上了一身医生白大褂,优雅迷人之余,透着几分职业的知性,格外养眼。

     宁小北回过神来后,也知道之前不太礼貌,姗姗笑道,“不好意思,医生,之前的时候情况紧急,请不要误会”。

     “原来你是病人的家属啊,可以理解。”

     女医生点了点头,但一望向躺在病床上的苏瑶瑶,却是脸色大变!

     “谁……谁给她插上这些银针的!赶紧拔掉,你们……你们简直就是胡闹!”女医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俏颜怒红,指着苏远鹏训斥道:“我明白你是救女心切,但你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吧!你知道人身上的穴位有多复杂吗,就敢乱插!还不快拔掉!”

     “咳咳。”就在这时,傅老微微干咳了两声。女医生一愣,这才发现病房中傅老的存在,连忙惊讶道:“傅爷爷,您怎么在这儿?难道这些银针,是您所施?”

     “呵呵,萱儿,你高看我了,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傅老笑着一捋胡子,慈祥的目光看向病床上坐着的宁小北,“是他。”

     “他?”被唤作“萱儿”的女医生诧异地看向宁小北,认真问道:“你是傅老的徒弟吗?”宁小北当即嘴角抽搐,心想这老头当我徒弟还差不多……他撇了撇嘴,“你还是先看看病人再说吧,苏伯父,你跟我出来一下吧。”

     说完,宁小北艰难起身,走出了病房,苏远鹏紧随其后。

     女医生萱儿查看了一下苏瑶瑶的状况,俏脸渐渐附上一层骇然之色。“她……她没事了?”

     走廊上,“小北,你究竟有什么事儿,就在这里说吧。”苏远鹏看向宁小北的目光很和善,称呼也是变成了“小北”,仿佛已经将他当做了自己的一个晚辈。

     对抗那条怨魂,宁小北被抽了不少精血,面色极为虚弱,但他还是问道:“苏伯父,你老实告诉我,你们苏家,是不是发生过什么怪事?”

     “怪事?”苏远鹏皱了皱眉,随即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缓缓道:“小北,如果我告诉你,瑶瑶的母亲也是因为溺水而死,你会信吗?”宁小北眉头猛然一掀,他很早就知道苏瑶瑶早年丧母,却没想到也是跟溺水有关,这也太巧了吧!?不对,这不能说是巧,已经到了诡异的地步!

     宁小北正思考着,一张金色的银行卡却递了过来……“这是什么意思?”宁小北诧异道。苏远鹏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小北,别怪我调查你,你家里的情况我大致了解。这张卡里有一百万,密码是125819,不算什么大钱,你拿着改善生活吧。”

     一百万!宁小北狠狠倒吸了口凉气,说实话,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一大笔钱!他的银行卡里,一辈子最高的存款也只有四万多,一百万,足以彻底颠覆他的生活。但是……宁小北吐出一口气,却摇了摇头,“这钱,我不能要。”

     “为什么?”苏远鹏露出一丝不解,焦急道。

     “第一,我有手有脚,会自己赚钱。第二,我这个人吧,有个最大的毛病,就是不愿受人恩惠。”宁小北露出一丝苦笑。

     “不不不,这不一样。”苏远鹏立即急了,“瑶瑶是我的所有,你救了她的命,这样的恩情,在我眼里远远超出一百万的价值!小北,你要是嫌少,我可以再加一百万!”

     “唉,你要是真想给,就给十万吧,多了我可不收啊。”

     宁小北无奈一笑,鬼谷秘卷花了他三万块,再加上精血的损失和治疗费用,十万就当凑个整吧。“十万?这……好吧。”苏远鹏叹了口气,最终妥协,“十万?小事儿,不过我身上可没带这么多现金,你告诉我账号吧,我给你打过去。”

     “十万,小事儿...”宁小北嘴角一阵抽搐,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随后,宁小北报了一串银行账号,苏远鹏立即打了过去。过了一会儿,宁小北正准备走,傅青山却从病房里走了出来,漂亮女医生跟在身后。

     “宁小友,等等。”

     “咦,傅老头,有什么事儿吗?”十万进账,宁小北心情不错。

     “你这人,能不能有点素质啊!从来还没人敢这样叫傅爷爷呢!”女医生不悦道。

     “哈哈,医不论辈,达者为师,无妨无妨。”傅青山笑了笑,却是丝毫不恼。

     宁小北撇了撇嘴,“傅老头,有事快说吧,不说我可走了啊。”

     “慢。”傅青山吐出一个字,随即从随身布袋中取出一个木盒,“我有礼物要送给你。”一边说着,傅青山将装有十二根冰魄神针的木盒放在宁小北手上,脸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笑容。

     “这是干嘛?你要把冰魄神针送给我?”宁小北瞪着眼睛道。

     “傅爷爷,您……您是老糊涂了吧!还是这个姓宁的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一旁的女医生急得粉脚直跺,俏脸布满焦急。

     傅青山却不管她,而是径直对宁小北说道:“宁小友,这十二根冰魄神针跟了我一辈子,你可勿要埋没了它们啊。”宁小北心中震撼,却是镇重地摇了摇头,“傅老头,你这东西太贵重了,我可不敢收,你还拿回去吧。”

     说着,宁小北就要还给他。“不可。”傅青山伸手拒绝,字字坚决,“冰魄神针在我手里不过是明珠蒙尘,在你手里,才能发挥出它真正的价值!”

     “我意已决,你收下吧。”说完,傅青山这个固执的老头便转身离去。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宁小北,和娇愤盈怒的女医生萱儿。

     “我警告你,你一定要好好保管!这可是傅爷爷最宝贵的东西!”女医生郑重说道,随后也是转身离去。

     “这到底什么情况?”宁小北看了看手里的木盒,挠了挠头。

     随后,宁小北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试了一下,将木盒放进了天庭淘宝店的百宝囊中。

     这下可方便了,百宝囊还能当一个储物空间使用。

     周末。

     宁小北穿着一身快递员工作服,骑着辆单车,将一个个包裹派送到指定地点。

     送货骑士,这是他的日常兼职之一。

     很快,他来到一家高档餐厅外。

     “您好,有海纳餐厅的包裹。”宁小北微笑着对前台说道,手里拿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前台是个黑衣白领的妹子,身材高挑,可惜脸蛋平平。她上下扫了宁小北一眼,眼中划过一丝不屑,轻飘飘道:“放这儿吧。”

     宁小北“哦”了一声,放下包裹刚准备走,却不免打量了这家餐厅一眼。装修雅致出尘,低调中透着尊贵奢华,蓝调音乐轻松悦耳,华丽的水晶灯投下淡淡的光,使整个餐厅显得优雅而静谧。

     这家海纳餐厅,吃一顿饭,人均消费三五千起,宁小北还是因为送快递才敢走进这里。就在这时,餐厅的玻璃门被一只戴着劳力士的手臂推开,进来的人,让宁小北霎时瞪大眼睛。

     竟然是程远!?

     愣神之间,程远也是看到了宁小北,随即嘴角高高一扬,眼中带着一抹狂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