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哮天犬吃剩的骨头
    “嘶!”

     所有人都倒抽了口冷气,看向宁小北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带上一层震撼之色!

     没想到,宁小北竟然真的打败了杨峥!他可是在镇南武馆年轻一辈中,排名第四的人物!

     “这小子……”汪婷婷显然也是惊讶无比,白皙的小手轻掩红唇,美眸异彩连连。

     “小北,牛掰啊!”张鹏跑过来兴奋地给了他一拳,宁小北打败了杨峥,这等于给他们所有人都出了口恶气!

     “该死的,宁小北,你竟然耍阴招!”杨峥哼哼唧唧地爬起来,破口骂道。

     “我靠,杨峥,你不会这么没武德吧?输了就输了,这么多人都看着呢,怎么,还玩不起啊?”张鹏露出嘲讽的神色。

     “放你吗的狗屁!老子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个小崽子!刚才……刚才我怕误伤他,只不过用了六分实力,哪知这小子跟我拼命,还来阴的!不行,宁小北我们再比一次,老子特么教你做人!”杨峥气得差点从地板上跳起来,目光时不时的瞥向汪婷婷,脸色涨红。

     汪婷婷也是将他的神态尽收眼底,当即冷声道:“够了,你先走吧。”

     “婷婷!”杨峥急了。

     “住嘴,杨峥。我警告你不准再这样叫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对杨峥一再的得寸进尺,汪婷婷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杨峥狠狠一咬牙,眸中夹杂着一丝恼火,愤然离去。

     “多谢汪师姐。”讨厌的人终于走了,宁小北上前露齿一笑。

     “干嘛谢我,打败他是你自己的实力。”汪婷婷嫣然一笑,犹如一朵纯洁的木槿花盛开。

     “还有,宁小北,你要记住,练武之人最忌心嚣气乱,你要时刻保持一颗平常心,时常磨练武德。”汪婷婷唇角微扬,随即一笑,“好啦,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完,汪婷婷迈着两条雪白细嫩的大长腿向武馆二楼走去。张鹏直接走过来勾着宁小北的脖子,目光瞟向汪婷婷婀娜的背影,道:“咋样,咱们大师姐是不是越来越迷人了?”宁小北咽了口唾沫,呆愣地点点头。望着那一对晃人心神的大白腿,他的心中只有三个字。腿,玩,年!

     ……

     镇南武馆二楼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盘膝坐在训练室中心,他就是镇南武馆的馆主,汪镇南。

     “爸。”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让汪镇南瞬间睁开眼睛,旋即站起身来露出温柔的笑容,“婷婷,你怎么回来了?”汪婷婷来到他身边坐下,美眸嗔怒道:“国武选拔赛就快开始了,我不回来能行吗?”汪镇南尴尬地笑了笑,随即摆摆手,“嗨,不就是一个选拔赛嘛。”

     “哼,你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比谁都着急吧。”汪婷婷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唉……”

     被戳穿面具,汪镇南也是叹了口气,语调无比沉重。

     “婷婷啊……我虽然着急,但也没什么用啊。你也知道,现在咱们武馆的年轻人难堪大用,唯一拿得出手的,就只有你和向坤。杨峥那个小子虽然天赋不错,但心浮气躁,武道一途,走不远啊。”汪镇南心如明镜,却只有无奈叹息。

     汪婷婷美眸闪过一丝黯淡,虽然她实力强劲,但也仅仅限于北海市内,放眼全国,只能算是“略有资质”,连天才都称不上。

     唯一的希望,就只在向坤师兄身上了。

     “我们镇南武馆,真的要没落了么……”令人怜惜的娇美脸蛋上露出叹息之色,目光也是灰暗无比。

     但倏然间,不知为何,汪婷婷脑海中浮现出宁小北那挺拔的身影。随即,她自嘲般的摇摇头,“他还不行……”

     ……

     回家之后,宁小北舒舒服服洗了个澡。想起白天在海纳饭店天璇间内旖旎的一幕,心中不免火热起来,但又想起汪婷婷告诫他的,习武之人切忌心乱……

     躺在床上,闲来无事,宁小北便又进了天庭淘宝店。这家店铺,简直就是一座无尽的宝库!随随便便花三颗灵石买的医书,就能让自己摇身一变,成为了神医兼一个风水破煞的大师!

     “这些东西,怎么都这么贵啊……”一边翻着,宁小北一边郁闷地说道。

     “造化金丹,五百灵石。”

     “《青元诀》,三百灵石。”

     “黑水龙王血肉,每公斤一千灵石?妈的,怎么不去抢!”宁小北眼皮一跳,本以为他卡里有十万块钱,能够多多少少买点东西了,但没想到他还是个穷鬼。

     “以后得好好赚钱才行啊……”挠挠头,宁小北继续翻找。

     忽然,一个折扣区的标志映入眼帘,宁小北眼睛一亮,立即点了进去。“初级隐形符,三颗劣质灵石!”(换算关系:1颗灵石=1万RMB,1颗劣质灵石=1千RMB。)

     “三千块钱而已,买了!”宁小北一狠心,直接付款。

     “叮!”

     随着一个清脆的提示音,百宝囊里多了一张灰色的纸符。

     初级隐形符:使用后立即隐身,持续半个时辰,可自行中断。

     “隐形?不错不错,这玩意儿好使…”宁小北嘿嘿一笑,心想用这张隐形符干嘛呢?

     偷看美女洗澡?太没出息了吧,还不如去银行抢钱呢!

     他正思考这张符箓的用途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提示音。

     “新品随机放送,一元秒杀,倒计时十、九、八、七……”

     “秒杀?”

     宁小北眼睛陡然亮了起来,然后紧盯着屏幕,单手十八年的右手,如同麒麟臂一般蓄势待发。

     最后一秒倒计时结束!

     “我抢!”

     说时迟,那时快,宁小北猛然弹出一阳指,往屏幕上一戳。

     “恭喜,秒杀成功,你获得了一根哮天犬吃剩下的火魔狼骨。”

     “啥?”

     宁小北愣住了,哮天犬吃剩下的骨头?“法克,不会抢了个垃圾吧。”宁小北郁闷地点开百宝囊,取出来一看,果然是根骨头,上面遍布坑坑洼洼的牙印,的确是吃剩下的。

     “我运气怎么这么背啊!”宁小北捧着根狗骨头一脸郁闷,难不成,要他堂堂七尺男儿去啃一条狗吃剩下的骨头?

     滑天下之大稽!

     宁小北冷哼一声,将其丢进了百宝囊。

     ......

     过了一周。

     宁小北百无聊赖地趴在桌子上,看着那个空荡荡的座位,不免有些失落。

     苏瑶瑶怎么还没来上课?

     放了学之后,宁小北拒绝了方尧网吧联盟开黑的邀请,打车去了市区内。

     在一家名为“御药堂”的大型中药店抓了点药后,他直奔苏瑶瑶的家。

     其实宁小北以前还有没女朋友的时候一直暗恋着苏瑶瑶,所以她家住在哪里,他知道的很清楚。

     翡翠湾高档小区。

     “叮咚!”宁小北按了门铃,对摄像头说了声他叫宁小北,保姆立即通报去了。

     他正百无聊赖地等着,忽然迎面走来一个肥胖的女人,浓妆艳抹,让那张本就车祸现场似的脸,更加令人作呕。

     “一个穷鬼,怎么会来这里?”肥胖女人不屑地打量宁小北一眼,一身廉价的休闲装,浑身透着股土气,手里还拎着个破塑料袋。

     她看着宁小北,宁小北也在看着他。

     “看什么!”

     “呵呵,没看什么,只是觉得你很可怜罢了。”宁小北丝毫不恼。

     “笑话!你知道我老公在哪里工作吗!每个月能赚多少万吗!一个穷鬼,竟然敢说我可怜?”肥胖女人似乎被戳中痛楚,立即尖叫起来,眼中充满不屑。

     “呵呵,那又如何,你不能为他生孩子,估计你们也离离婚不远了吧。”微笑着说完这句话,面前的电子大门咔嚓一声开了,宁小北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怎……怎么可能?他怎么会知道……”肥胖女人明显还没反应过来,一下子怔住了。

     ……

     “瑶瑶,你最近感觉还好吗?”

     客厅里,宁小北坐在沙发上问道。

     听见宁小北这么亲昵地称呼自己,苏瑶瑶白净的小脸不由红了一下。

     平时不熟的人这么叫自己,她都会很反感,但是从宁小北口中叫出来,她不仅没有反感,而且还有点小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