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怨魂
    “冰魄神针!?”宁小北目光陡然一亮。“哈哈!小友好眼光。”傅老淡然一笑,心中却是惊讶万分,如今能一眼识得他这宝贝的人,堪称凤毛麟角,那宁小北是怎么认出他这是【冰魄神针】的?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宁小北目光火热,根据悬壶济世篇内的针灸一章记载,冰魄神针是极为罕见的银针,这个傅老随手就能拿出,身份必然不凡。“慢。”傅老开口,随之疑惑道:“小友,你不会想用针灸救治病人吧?”

     “是啊,怎么了?”宁小北睁着大眼睛问道。

     “不可不可啊,针灸只能作为辅助治疗,怎可大张旗鼓用于主治呢?”傅老眉头紧锁,似乎颇为不解,“小友,你这是胡闹啊!”

     “傅老在华夏行医四十余年,救人无数,懂得肯定比你多,小兄弟,还是别捣乱了,”苏远鹏叹了口气,摇摇头。

     “哼。”

     宁小北嘴角不屑一勾,却是闪电般从木盒中捻起一根银针,然后径直插向苏瑶瑶面门!

     “咳咳咳咳!”

     苏瑶瑶立即有了反应,剧烈地咳嗽起来。

     “小子,你找死!”苏远鹏的目光陡然变得凶狠!

     “奇了……奇了!”就在这时,傅老目露精光,苍老的脸庞上,布满了惊喜震撼之色。

     “傅老,瑶瑶怎么了?”苏远鹏慌忙问道。

     “恭喜啊,远鹏,你女儿有救了!”傅老一脸激动道。

     话音刚落,苏远鹏眼底猛然涌出一股狂喜之色,然后皱眉问道:“那……那瑶瑶为什么还是醒不过来?”

     他看去,床上的苏瑶瑶虽然身体有了反应,脸色也红润了许多,但那双美眸却依旧紧闭。

     “这个,你就要问小友了。”傅老一捋长须,面色略微尴尬。

     苏远鹏立刻转头看向宁小北,眼中带着乞求之色,激动道:“小兄弟……小兄弟,刚才是我苏某仁不对,我向你赔礼!但请你,无论如何,一定要治好我女儿!只要瑶瑶平安,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宁小北本来还想骂他几句解解气,但看苏远鹏一副恨不得给他跪下来的样子,也就消了气。

     “你是个好父亲……我会尽力的。”一句话,如同一颗定心丸。

     “谢谢……谢谢!”傅老和苏远鹏在一旁静静看着,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许久之后,傅老才长叹一声,“后生可畏啊……老夫行医半辈子,还是头一次见识到如此神奇的针灸之术,果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听见傅老的自嘲,苏远鹏也是不由向宁小北投去一丝好奇的目光。

     这个小子,究竟什么来头?

     过了好一会儿,苏瑶瑶终于虚弱地睁开了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不是她爸,也不是他哥,更不是某个白大褂的医生,而是宁小北。

     “宁小北……我是在做梦吗……”苏瑶瑶呢喃道。

     一听见苏瑶瑶的声音,苏远鹏陡然狂喜,下意识地就要冲过去!

     “等一下!”

     宁小北却是一挥手,脸色巨变!

     话音刚落,一个难以用语言描述的尖啸之声在病房内响起,积怨深厚,恐怖无比,紧接着片片阴惨的黑影从苏瑶瑶眉心喷发而出,向着宁小北疯狂冲去!

     说时迟,那时快,宁小北妖孽般的大脑飞速运转,很快在鬼谷秘卷的风水相人篇中找到了什么!

     怨魂!

     苏瑶瑶的体内,竟然寄生着怨魂!?来不及多想了,宁小北闪电般咬破手指,根据风水相人篇中所载,在空气画了一道诡异的符印。

     “嘎!”又一道凄厉无比的惨叫响起,那道黑影碰到由宁小北人血书写的符印之后,立即发出丝丝白烟,然后倒退回了苏瑶瑶体内。

     最后时刻,宁小北用沾血的手指在眉心一点,终于看全了那黑影的真容。

     长着和苏瑶瑶一模一样的脸,但目光,却是充满怨恨,歹毒到了极点!

     “呼——”将怨魂暂时压制住,宁小北仿佛被抽空了全身的气力,因为刚刚画符所耗的血液,是他的精血。

     见鬼!

     瑶瑶体内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而此时此刻,傅青山和苏远鹏都完全呆滞了,眼睛死死瞪大,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许久之后,苏远鹏才咽了口唾沫,走上前去扶着宁小北坐下来。

     “小兄弟,你……你没事儿吧?”宁小北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

     “小友,刚才那个……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会从瑶瑶体内出来?”傅老满眼惊恐地问道。

     “是怨魂,而且实力非同小可。”宁小北嘴唇苍白地答道。

     “怨魂!?”苏远鹏一头雾水,但他还是最关心苏瑶瑶目前的情况。

     宁小北似乎读懂了他的心思,便道:“放心吧,瑶瑶没事儿了,再过几个小时就会醒过来。那东西,暂时被我所伤,短时间内不会出来作祟。”

     “真是想不到啊,小友,你竟然还有画符破煞的本事?”直到此时,傅青山才完完全全被宁小北折服了。

     他曾经见识过一个真正有本事的风水大师,从他口中得知,当今世界,有破煞驱魔赶鬼本领的人,只在一手之数。

     想不到今天,却被他碰到了一个。

     “略有涉猎而已。”

     宁小北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小友,相处半天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傅老微笑问道。

     “我叫宁小北。”他随意说道。

     “宁小北?”苏远鹏眉头一挑,据他调查,苏瑶瑶的落水就跟一个叫宁小北男孩有关。

     “没错,瑶瑶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宁小北神色黯淡道。

     “这……”傅老面露尴尬。

     “别这么说,小北,事情我都调查清楚了。主要责任在程家那个混小子身上,跟你没有一点关系,而且还是你第一时间把瑶瑶从湖里救上来的吧。”苏远鹏露出一丝微笑说道。

     宁小北心中一暖,刚要说话,病房的门却被打开了。进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女医生,她长一张祸国殃民的清美脸蛋,身材婀娜高挑,堪称绝美。

     宁小北一愣,竟然是她?

     那女医生也是认出了宁小北,睁大了明亮的眸子,惊呼道:“怎么是你?”

     这个身材高挑,气质高雅的医生,正是他来医院打车时碰到的长腿美女,还问他换车来着。

     不过美女已经换上了一身医生白大褂,优雅迷人之余,透着几分职业的知性,格外养眼。宁小北回过神来后,也知道之前不太礼貌,姗姗笑道,“不好意思,医生,之前的时候情况紧急,请不要误会。”

     “原来你是病人的家属啊,可以理解。”女医生点了点头,但一望向躺在病床上的苏瑶瑶,却是脸色大变!“谁……谁给她插上这些银针的!赶紧拔掉,你们……你们简直就是胡闹!”

     女医生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俏颜怒红,指着苏远鹏训斥道:“我明白你是救女心切,但你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吧!你知道人身上的穴位有多复杂吗,就敢乱插!还不快拔掉!”

     “咳咳。”就在这时,傅老微微干咳了两声。女医生一愣,这才发现病房中傅老的存在,连忙惊讶道:“傅爷爷,您怎么在这儿?难道这些银针,是您所施?”

     “呵呵,萱儿,你高看我了,我可没那么大本事。”傅老笑着一捋胡子,慈祥的目光看向病床上坐着的宁小北,“是他。”

     “他?”被唤作“萱儿”的女医生诧异地看向宁小北,认真问道:“你是傅老的徒弟吗?”宁小北当即嘴角抽搐,心想这老头当我徒弟还差不多……他撇了撇嘴,“你还是先看看病人再说吧,苏伯父,你跟我出来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