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宗庙
    看到姜燚的招呼,木辛与白真清二人当即是向前走了几步,和姜燚站在差不多的位置。紧接着二人没有言语,同样是各自手中灵光一闪之下出现了一张玉页,上面也是各自铭印了一只手掌,只是看起来一只略微粗大,但也是和常人手印形状一般无二;但另一只却是掌纹枯槁,并且五指纤细异常,着实不是正常人类手印的样子。

     三人拿出此三样东西之后,纷纷将玉页往身前空中一抛,就各自双手一掐诀,顿时一道道灵光就冲玉页激射而去,而受灵光激发的三张玉页,同时光芒一闪,上面铭印的手掌顿时就从玉页之上一飞而出,同时在灵光闪烁下就变得真实无比起来。紧接着,三人纷纷手指轻轻一点,这三只手掌顿时就“嗖”的一下朝前方的宗庙激射而去,只是一闪之下就激射到了宗庙的玉门之上。

     此时的李暮云,才来得及细细观察宗庙玉门的模样。只见此座玉门有近一丈来高,方方正正的玉门竟然是分成了三个三角形之状,而在每一个三角区域则是各自铭印了深奥复杂的淡银色灵纹,李暮云一眼望去只觉得是密密麻麻,仔细观望之下非但没有看清楚灵纹的形状,反而是一股股眩晕之感直击脑海而来,之后瞬时间就觉得站立不稳,天旋地转之下就要上下颠倒了。

     就在这时,李暮云在眩晕之中只觉得一只玉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之上,同时一股阴凉之意席卷全身,全身上下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瞬间就变得清醒无比,在玉手的帮助下也是重新站定了身体。

     “你且不要看那玉门上的纹阵,那可是莫先君、木灵大人与族长共同下的禁制,你修为不够,仅仅是观看也会迷失其中的。”几句话语从耳边轻轻传来,说话之人正是苑明。原来在李暮云将要倒下之时,近在咫尺的苑明当即就是发现了李暮云的异常,没有犹豫的就是一只手扶向李暮云,同时灵力一转之下就是将自身修炼的凛弱黑水的至阴之力稍微释放出那么一丝,通过自己的手掌注入进了李暮云体内,这才让李暮云瞬间就清醒过来。

     “什么!竟然是这三位大人联手施展的禁制?不对,先祖莫先君不是早就不在此界了吗?又怎会和族长联手施展此禁制的?”李暮云一声惊呼,显然是对苑明所言大感吃惊,随后又立即意识到什么的一问而出。

     “当然不是同时施展的,前面两重禁制乃是莫先君与木灵大人所布,而第三层才是从第二代族长开始到以后的历代族长布置的禁制,那是每一任新任族长在继任之后,都要重新炼化一番将自己的掌印烙印在玉门之上,同时需要下发一道开启禁制所用的符箓,而先前姜燚三人所拿出的玉页,上面正是铭印了三位大人的掌印的,此时在几人的激发之下掌印已经被引出,等下就会印证到玉门之上的禁制,将宗庙开启的。”这种情况苑明显然早就了解的一清二楚,这才如此明了的对李暮云讲到,而李暮云听了也是恍然大悟的样子。

     果不其然,就在三人引导手掌激射到玉门之上后,顿时只见玉门之上淡银色纹路略微闪动着丝丝银芒,同时只见银芒略微交织之后就是在玉门之上三个三角形区域的中心,各自出现了一个手掌形状的凹槽,而三只手掌各自对应一个与自己略微有些相似的凹槽就往玉门之上一压而去。

     说来还真是天衣无缝,三只手掌均都完美无缺的融合进了玉门之中。而在这之后,玉门就是开始灵光大放起来,之后只是一阵稀稀拉拉的抖动声,这玉门就是慢慢隐入地面而不见了踪影。

     而苑明身后的李暮云,自是没有看到这一幕,因为他有了刚才的经历之后,自然是对苑明的话深信不疑,此时此刻他就这样在原地闭目养神起来,刚才的情况他可不想再次感受的。

     不过当玉门消失不见之后,姜燚就是轻一招呼苑明、筱婧与李暮云三人,同时身形一动就是朝宗庙之内走去。还沉浸在闭目养神中的李暮云,自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变化。

     稍后苑明又是在其肩膀上轻拍了一下,李暮云这才算是将双目一睁,看到了玉门消失之后的景象,并且紧紧跟随几人向宗庙内部走去。

     这时的几人,没有任何阻碍之下几步就来到了宗庙内部,只见近百丈宽广的宗庙,此时里面密密麻麻摆满了焰榆木雕刻的木牌,一副数之不尽的样子。有的像是灵牌,有些则是散发着淡淡灵光下又像是某种法宝。

     “竟然如此多的木牌,不知道这些是?”看到此景的李暮云,满心惊奇之下问道。

     “哈哈,想必你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几分吧。”木辛拉着李暮云朝前继续走了几步,李暮云这才看到了前面的木牌之上所刻写的字。因为字体看上去和平泽大陆的通用字体一般无二,故而李暮云才能认出一些来。

     只见中心区域靠前的几排木牌之上,一个个都是闪着淡淡的灵光,但是细看之下竟也有十几个一副丝毫灵光未有的样子,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而在中心区域的两侧以及后面,这些区域所摆放的木牌都是丝毫灵光未有,一副古怪之极的样子。

     “这难道是族中每一个族人的灵牌吗?”李暮云口中有些不敢肯定的问道,毕竟如此多的灵牌在此,难道说是所有的族人都已经去世了?以他在平泽大陆的认知,可是去世之人才会立下牌位的,而要说供奉如此多的生祠,说什么也是不太可能的。

     “嗯,你说的倒也不错,这里摆放的正是寄附了每一位族人一缕本命元神印记的本命灵牌。而那些闪烁着灵光的则表示其目前一切无碍,那些丝毫灵光未有的则是说明要么此人已经不在下界,要么就是已经陨落了。你看那中心区域的前几排中有十几个已经灵光熄灭了,看来十有八九已经陨落掉了。不过按照此界的情况,一千多年来只有十几位同族离去的话,倒也还算正常的。”木辛一边说着,一边就向那十几枚本命牌走去,就要把它们从中心区域拿离的样子,语气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眉宇间亦是有了几分忧伤。

     而姜燚、白真清几人,在进入宗庙之内后自然也是将里面的情况看了个一清二楚,几人自然是比李暮云更明白其中的情况。只是这种情况在修士世界却也是正常之极,故而几人大都也都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看着木辛的举动,眼神之中有的流露出一些追忆之色,有的则有几分迷离之感,显然是对此也是有许多感触的。

     “一千多年?难道族内已经一千多年没有进入此地了吗?”李暮云听了木辛的话语,心中有些吃惊,对于平凡之人来说这已经是极其长久了,以他的想法,即使是对修士而言,一千多年也不是很短的。

     “说起来这还真是有点奇怪的,按照族内以往的记载,一千多年最少也会出生好几个身怀血咒之人,但是从一千多年前至今,除了你一个之外其他新降生的族人竟然都是正常体魄,直到你出世为止。不过我们却不是一千多年没有进入,只是没有查看这些灵牌而已。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体魄正常的族人,含有元神印记的本命灵牌比较好制作,而身怀血咒之人的却不一样,需要借助这宗庙之内的一个传承器物来抽取一缕元神印记,否则若是用普通方法制作,极有可能再次引发血咒之力的发作。若是那样的话短时间内可无法再次承受灵兽精血灌体的,一旦血咒之力再次发作几乎是九死一生的。不仅如此,族内因为一直奉行封禁令,故而除了轮值之人,族内之人互相只见也是很少有认识的,因此这宗庙之内也是很少让族人进入的,毕竟此地有所有族人的本命灵牌。”在木辛去处理那些已经陨落族人的本命灵牌的同时,站在此处的白真清,有些奇怪的将自己心中的疑惑一吐而出,同时也为李暮云解释其中的缘故起来。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来我还真是倒了一千多年的大霉,平白遭受了如此多磨难的。不过族内的封禁令我倒是听几位前辈多次提到,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李暮云一脸苦笑之色,有些自嘲的说道,同时再次将不解之处向几人询问道。

     “关于封禁令嘛,真正说起来那是极其久远的事了,也是在莫先君时代就流传下的族内法令,可以当做祖训来看待的。具体讲来就是每一位族人必须立下神形血咒,内容就是保证不会对外泄露族内的信息分毫,不得做出对我族不利的事情,以自己的身躯元神为契约而订立,此契约一旦形成就必须遵守的,否则若是违背了契约内容,日后修炼心境会不稳而元神法体爆裂而亡的,违背此契约的人一定一是陨落无疑的。”姜燚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这么说来,封禁令倒是一种极其厉害的约束契约了?”李暮云闻言一惊,在反应过来之后就是如此答道。

     “这倒也不是,若是单纯的神形血咒自然仅仅是一个约束契约。但是族内通过封禁令建立的神形血咒却是不太一样的,除了约束功效无二之外,还具有极其强大的防护功能,毕竟有些大神通之士可以强制搜魂炼魄而得知修士元神之中的信息,为了防止这一点,通过封禁令所建立的神形血咒也会保护我们的元神,若是被人强制搜魂,越是强大之人遭到封禁令之力的反击越是强悍,最厉害时甚至可以达到相当于先祖莫先君的神念攻击的。若是这样,别说搜魂,就是在下界也罕有人能承受这种攻击,恐怕搜魂未曾成功,施术之人就先一步在攻击之下导致元神中的识海爆裂而亡了。故而这封禁令更多是对于同族之人的保护的。”否定的话语就从姜燚口中一传而出,道出了同为神形血咒的不同之处。

     姜燚所言,倒也没有半点虚假,说起来这神形血咒也不是一般之人可以施展的,因为这种契约禁断在下界也算是顶级术法了,原本就是很少有人知道,更别说是知道如何施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