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聚灵阁禁断
    原本几人就是站在楼阁不远处,于是只是片刻间就到了三座楼阁中的一座正前方。说起来这三座楼阁大体上都是一般无二呈九边形宝塔状,也只是在细微之处有些不同。而眼前的这座楼阁,细细看去,从数百丈高的塔尖之处,分别向下沿着九边形边缘垂下来十根一尺来宽的黄色宝幡,一直到宝塔状楼阁的最低处,并且黄幡上面一个个都是正反两面写满了奇异的黑色不知名符文,每个符文之上都闪着淡淡的灵光,一副玄妙无比的样子。

     而阁楼从上至下,每一层都分布着一些大小不一且位置完全称不上整齐的窗户。只是窗户一个个紧紧关闭,丝毫无法看出里面的样子。而阁楼的最底层看起来比其之上的每一层都要高大数倍,竟然达到了十数米之高。再看整座阁楼,整体泛着淡淡的灰光。只是奇怪的是,单独去看每一层,竟然都是通体洁白如玉,如此奇怪的反差,但又没有让人有丝毫的怪异之感。

     但是有些奇怪的是,偏偏如此高大的最底层,环视整个阁楼一圈竟然只有一个出入口,而在大门的正上方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匾,上面书写着三个金灿灿的大字“聚灵阁”,看来此座宝塔状阁楼就是几人的目标无疑了。

     紧接着,就在几人站定之后,只见姜燚单手一抓,手掌之内就出现了一个巴掌大三角状青黑色令牌,只见他将令牌往空中轻轻一抛,随后就是接连几道不同颜色的灵光从其掌内发出,纷纷向令牌激射而去。而这些灵光方一接触令牌,就只见令牌黑光大放之下瞬间就将几道灵光吸入其中。

     在此之后,只见吸收了灵光的令牌开始黑光狂涨起来,转瞬之间,原本只是泛着淡淡黑光的令牌竟然从其上喷射出了一股数尺粗的黑色光柱,并且光柱一闪之下就直冲冲向楼阁下方的正门而去。

     如此近的距离,只是眨眼间黑色光柱就激射到了洁白如玉的大门之上。说来也怪,黑光不断从令牌之上喷射而出,而大门亦是源源不断地狂吸而入,但是那玉门却是丝毫变化没有,仿佛一个无底洞般神秘莫测。

     这让不远处的李暮云一阵惊奇,但是他看了看身前的姜燚、木辛等几人,只见他们只是面色平静的看着这一幕,脸上丝毫异色没有,如此一来他也就只好和几人一样,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一幕而丝毫言语都未发出了。

     如此这般,就在几个呼吸之后,原本激发灵光到令牌之上的姜燚,此时却是手诀一变,并且口中开始念念有词起来,此时还在疯狂涌出黑色光华的三角令牌经此变化,却是微微一颤,紧接着黑色光华的喷吐之势就此戛然而止。但那些已经喷吐出的黑色光华仍是向玉门一涌而去,而三角令牌也是紧随其后跟着光柱向玉门靠近而去,就在三角令牌接触到玉门的一刹那,只见牢不可破的玉门好像湖面般的泛起一圈轻微的涟漪,三角令牌只是稍稍一顿就慢慢融入进玉门之中了。

     就在令牌没入玉门之中以后,只见原本洁白无瑕的玉门,竟是在正中间出现了一个一尺来长的竖眼,刚开始还是紧紧闭合,但是在逐渐显形之后,以竖眼为中心就出现了一个复杂的椭圆形图案,一根根粗细不一的黑色纹路向四周延伸而去,一直到了玉门的边缘处。

     紧接着竖眼就是一睁而开,露出了里面漆黑如墨的眼睛,并且此时整座楼阁都是随之白光大放起来。再之后竖眼只是一闪,楼阁之上所有的白光都是向竖眼的眼睛之上飞速凝聚而去,眨眼间就在漆黑如墨的眼睛之中形成了一个圆球,此时的竖眼就是变成了黑眸白瞳的样子。

     “等下不论发生什么,都不要惊慌!”在最前面的姜燚此时转头对后面的李暮云淡淡嘱咐道。

     听了此话的李暮云,还未来得及理解姜燚话语的意思,就只见刚刚形成的黑眸白瞳竖眼,就是“轰”的一声激射出一道粗大无比的黑白两色交织的光芒,一下就将姜燚、木辛、李暮云等几人统统罩在其中。光芒刚一及体,李暮云就是觉得一股冰寒之极的感觉遍覆全身。而等其中的黑白光华在几人体外纷纷快速旋转了不知道多少圈后,就在再次的一声轰鸣声中激射而回。

     而几人的身体之上此时相比之前却是多了一层淡淡的黑白两色光罩。

     “这是?”李暮云见此,面上异色一闪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必惊疑,刚刚是聚灵阁的通行禁制在探查我们是否是本族之人,现在我等几人身上出现这种两色光罩,却是通过检测无疑了。”姜燚淡淡的回答道,同时身躯一动就是准备进入聚灵阁的样子。

     “通行禁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的,不知这是?”李暮云有些惊奇的的说道,同时眼睛不住地往身上的两色光罩看来看去。

     “呵呵,说起来这通行禁制可是玄妙无比的,乃是由先祖莫先君决定将南榆岛作为本族所在地之时,在建立这三座楼阁后就布置好的,只有拥有本族血脉或者被本族认可举行特殊仪式后,元神之上烙印上本族气息的人才能通过禁制的探测而进入其中的,否则即使知道激发禁制之法,也会遭到禁制的疯狂打击,以先祖那种人物煞费苦心亲自布置的禁制,全部威能激发之下可以说与先祖亲自出手也是一般无二的,单是想想就知道有多么恐怖了。故而这几座楼阁可以说是在安全上万无一失的。”木辛微微一笑,一边紧随姜燚,面上不禁有些引以为豪的向李暮云解释道。

     李暮云听了,心中不免也有几分骇然,同时又是暗暗称奇起来。修士世界的术法当真是玄妙无比,即使人已经离开了不知多少岁月,但是竟然还能留下如此神奇的禁断,并且如此多年以来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变化损坏的样子。想到以前自己还不是特别对流传的神仙之流有多么看重,但是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大错特错了,即使是低阶的修士,相对于普通凡人而言那也是陆地神仙的,更何况是一些高阶修士呢?

     李暮云甩了甩头,自然是没有将自己心中此番所想表露出来,哑然一笑后就是依旧不紧不慢的跟在几人身后,向楼阁行进而去。

     只见最前面的姜燚,在走到玉门前之后并没有停留,而是保持着与之前并无区别的脚步向玉门走去。而玉门除了先前的一番变化之外,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打开,而被黑白光罩包裹的姜燚却对此丝毫不闻不问,只见他前进的身形一头撞到玉门之上后,那玉门仿佛就是不存在一般,姜燚竟是丝毫阻碍都未受到的就进入其中了。而在姜燚穿过的时候,那玉门之上的竖眼,也是一动未动,一副完全对此视若不见的样子。

     而就在姜燚身形一动进入其中之后,后面的白真清夫妇、木辛兄妹二人亦是同样一闪就没入其中了。跟在后面的李暮云见此,就是再傻也知道要如何做了,更何况他本就是耳聪目明之辈,并且此刻他已经有所明悟,看来是经过竖眼探测无误之人在被竖眼加持了黑白护罩之后,都可以视玉门为无物而安然进入其中的。之后李暮云倒是有样学样,同样是没入玉门之中消失不见了。

     如此这般,几人算是都进入到了宝塔状的楼阁之内。此时此刻,李暮云在楼阁中举目四望,只见里面竟是一座高大异常的宗庙,而这层空间目力所及之处竟有数千丈大小,宗庙竟也是数丈高近百丈大的庙宇,但是在此层空间中也是显得不算什么了。

     之后李暮云略一思量,此时却是觉得有些不正常了。因为之前在楼阁之外看上去这三座阁楼大小差不多,皆是高四五百米,粗细约不到三十米的样子。但是现在真正身在其中后才知道,里面不仅有如此宽大的一座宗庙,并且周围环境还如此宽广,又怎能不让人觉得吃惊的。

     而从未见过此种情况的李暮云,紧接着倒是心中疑惑万分,自然是没有忍住而直接问道:“几位前辈,这楼阁之内怎么会如此宽广,和在外面看上去大小完全对照不上的。”

     “嘿嘿,此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你第一次见到此种情况心中疑惑倒也是很正常的。不仅是你,以前初来的族人几乎都会有此一问。简单来说吧,这座楼阁乃是具有空间属性的一种罕见宝物,不仅如此,就连外面那两座楼阁亦是如此,这三座楼阁据族中的记载,乃是三个相辅相成的一套名曰浮屠三命塔的神奇宝物,曾经也是先祖莫先君的随身之宝,直到用此建立了聚灵阁、天书阁与玉枢阁,如此你倒是可以明白外面的禁制为何会如此强了。”离李暮云最近的木辛就是为其解释道,李暮云这时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来族中的神妙之处还真是不在少数的!”同时忍不住的向几人感叹道。

     “这句话倒是不假的,虽说我们一族在修士世界几乎无人知晓,但若是单论实力却也算是一流大族的。主要是族中一直奉行先祖莫先君留下的封禁令,故而才在修士世界声名不显。而且我们一族的根本所在也就是这座南榆岛,被巨大的龙阳海横亘在此岛与修士世界唯一已经探明的通道中间,故而一直以来几乎也很少有人能到达这里的。不仅如此,就算是有修士无意间来到此处,也会被此岛外围的禁制迷惑而无法发现此岛。因为整座南榆岛都被先祖与木灵大人联手施展了一种叫太封幻禁的超级大阵,不仅可以将本岛的气息与踪影彻底掩盖,并且不知道抵抗禁断之力之人,一旦误入南榆岛数十里之内,就会被禁断威能迷惑而毫无察觉的身形挪移到其他地方去的。所以从本族在此岛建立祖居至今,一直都是未曾被人发现的。”此时的姜燚,却是带领着几人行进到宗庙近前处后就停了下来,身躯一转的对李暮云讲解到,同时示意木辛与白真清走上前来,并且手掌之内灵光一闪之下就是多出了一张铭印着一只手掌的玉页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