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变化与铅银感应珠
    “此事你倒是不用多虑什么,即使你不说,我们也会将修士世界的一切都教授你一遍,并且关于修炼上的一些疑惑也会一一为你解开,算是为你以后离开族内闯荡修士世界做一次全面的授业吧。”姜燚看到李暮云如此恭谨的态度,当即就是赶紧回答道。

     “如此就多谢几位前辈了,说起来前前后后我倒是欠本族太多恩情了,几位前辈的大恩我也是无以为报,反倒是之前我对族中多有误解实在是无地自容的。”听了姜燚的言语,李暮云甚是感激,又想到从始至终族中上下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感激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诶!你这么说就是没有把自己当做是族中的一员了,我们隐族从先祖莫先君建立至今,在修士世界一直屹立不倒,一则是历代先祖尽心尽力以本族生存为己任,二则族中各个族人都视同族之人为血脉至亲,虽然许多族人都互不相识,但是从上古至今却是一个背叛之人也未曾有过的。我们对你授业解惑也是依例而行罢了,你倒是无需放在心上。而且,虽然我们几人比你早出生许久,但是也无需一声一个前辈的喊着,我们族中向来都是没有尊卑贵贱,你若是真当自己是隐族之人,我们几人年长你许多,你称呼我一声木兄那是最好不过了,而且以后碰到同族之人就以兄弟姊妹相称即可,这向来也是我们族中的惯例的。”木辛脸上有一丝不悦,显然是对李暮云如此客气的话语十分不满,但是在略一思考后又是对其说道。

     “哈哈,如此我就不再提什么答谢之言了,以后一定会谨遵木兄的教诲的。在此我就先见过姜兄、白兄、木姐姐和筱姐姐了。”李暮云倒是十分懂得变通,听了木辛所言,就是直接一口一个木兄的喊起来。

     几人见此,都哈哈一笑,很明显是对李暮云的表现十分满意,毕竟几人的性格,也是活泼幽默之人,要是碰到一个死心眼的后辈,几人还真是会觉得有些无趣的。

     就在几人相谈甚欢,一切事情都了解妥当,而姜燚刚要再次开口说什么之时。忽然间,几人在这聚灵阁之内,都是感觉到四周空间一凝,仿佛是时空静止一般在这空间之内的所有人都是静止不动了起来。

     紧接着,在此空间的某一个点,忽然是在空间之中蓦然出现了一个微小的漩涡,刚开始漩涡看似转动极慢,但是周围的空间仍是被带起一圈圈波纹并且圈圈涟漪接连不断的向四周扩散而去。

     紧接着,漩涡在转动的过程中就是逐渐涨大,一个好似眼珠一般的周身白色的光球就是从漩涡中逐渐显形而出。

     细看之下,此珠有半尺左右大小,并且中心表面处一个黑色眼珠,眼珠之外是一圈好似太阳纹的图案向四周扩散而去,并且此珠刚一从漩涡中离体而出,上面就是不禁一缕缕白芒逐渐飘动不已,并且珠子之上的禁制波动强烈无比,让姜燚在内的几人稍微一感应下都感到吃惊不已。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直接穿透浮屠三命塔的禁制出现在这里?一连几个疑问纷纷在深刻了解浮屠三命塔威力的姜燚几人心中一浮而出,即使是李暮云心中也是奇怪不已,毕竟之前进入这宝塔楼阁之内可是繁复异常,这珠子竟然以如此诡异的方式突然出现,着实是令人惊疑的。

     但就在这时,那怪异珠子表面禁制波动猛地一颤,一个人影就是从珠子之上一跃而出。只见此人影面戴龙纹面具,一身玄青色长袍之上均匀遍布着许多黄色花纹,一个个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副奇异的图案。

     “姜燚,好久不见了!你且听好,我现在却是有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要交付于你的。”只见人影刚一成形,正气无比的话语声在空中一传而出,并且语气之中带着丝丝奇异的波动,每句话语一起的同时,似乎整个空间的每一个点都随之跳动不已,这让刚刚来到修士世界的李暮云不由得觉得自己体内血气翻涌,一阵阵怪异之感遍布全身,而他向姜燚、木辛等几人看去,却发现几人丝毫反应没有,不禁心中一阵疑惑,而此时姜燚却是开口了。

     “族长大人,有何事还请吩咐!”姜燚没有理会李暮云的反应,就是面色恭敬的冲空中的人影说道,听其言语此人竟然是隐族族长。

     “我得到可靠消息,近期数百年来下界已经是发生了一些不寻常之事,按照我的分身推断,以后的时日兽界还会继续发生难以预料的变化,并且福祸未知,鉴于此种情况,和族中族长代代相传的一个秘闻却是有些相似,故而按照先祖遗命,此时需要改变封禁令的限制了。”空间之中又是一阵阵的跳动,清晰无比而又充满威严的话语就是直接在众人脑海之中响起。

     “改变封禁令?还请族长明言!”姜燚先是一惊,但就是毫不犹豫的回道。

     “不错,以往封禁令要求甚严,如今虽然要改变封禁令,但也只是稍稍放宽一些限制而已,这里有一颗祖传的铅银感应珠,里面蕴含了数量庞大的子母之气,你可用族中禁制发动召令,让分布在外的族人在十年之内回到族中,种下铅银感应珠的子母印记,这样一来凡是同族之人只要不是相隔太远都可互相感应沟通,以后的修士世界变化太多,这也是好让族人互相扶持,不至于在以后的变化中一下陨落太多,出现什么动摇本族根基的事。至于子母印记的施展之术,你将此珠炼化后自然就得知了。”当即族长就是手指一点,这铅银感应珠就是嗖的一声飞到了姜燚面前,而姜燚灵力一引之下就是将此珠托在了手掌之上。同时恭敬地回道:“谨遵族长之命,我定将此事尽快照办下去。”

     空中的族长见此,没有再言语什么,只是看着几人点了点头之后,人影就是噗的一声,就在一股火焰之中不见了踪影,只留下突兀间得到此命令的几人。

     在族长离开之后,木辛、李暮云几人却是向姜燚靠近了些,想要将这铅银感应珠详细观看一下的样子。

     “此人是族长?”一声有些诧异的声音从李暮云口中一传而出,他自是感到十分不解,因为在其醒转之时,那位族长分身留下的禁制显形的可是一身黑衣之人,和刚刚的这位族长可是大不相同的。

     “是的,这位就是现任族长的本体了,不过族长早就在许多年前就是将本体沉睡封禁在南榆岛之下的深海之中了,这时会施术显形传音出来,看来其所言的变故,也应该是相当棘手的。”在族长离开之后,姜燚在回答的同时一边眼神瞅了瞅几人,一边将心神沉浸在铅银感应珠之中,但是听到李暮云的疑问又是如此答道。

     “族长本体?那就怪不得了,我在昏厥之时,隐约感应到有一人的存在,好像是一个黑衣之人。”李暮云没有将之后的事情讲出,而是撒了个小小的谎言,倒不是他存心欺骗,而是族长化身特意交代之事,他之前既然确定了对方身份无疑,自是没有不遵从之理的,所以才这般讲道。

     “哦?你还记得昏厥之时的事情,真是不容易啊,我们还以为你完全没有印象,毕竟在那种痛苦之下你还能记得一些,说明神魂还是有一丝清明的,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你的精神坚韧程度啊!”苑明有些吃惊的说道。

     “也不是记得很清楚,本还以为是幻觉的,后来醒转之后脑海之中多了一些讯息,将这些信息消化之后才确定了一些的,后来也是在信息的指导之下才朝岛上这片区域赶来的。只是不知道,族长大人和化身是什么一种奇特的存在?看起来竟然这么截然不同?”李暮云嘿嘿一笑,就是稍作解释的说道,同时又不解的问起关于化身之事。

     “关于这身外化身,倒是一种类似于法宝一样的存在,但这只是说的最普通的化身,在培炼出之后需要自己的元神中神念之力来时刻控制,所以对术者的神识强度也有一定要求的,但是这样的化身不能离开本体太远,故而弊端不少。而另一种,就是比较高级的身外化身了,不仅可以单独行动,而且具有自己的思维,完全相当于是另一个自己的存在,但是这种身外化身的修炼方法更加苛刻,并且需要分裂修士的精魂,即使是在诸多修士中也是万中无一的。但是,这种修炼方法一旦成功,好处之大也是无法想象的,不仅相当于平白多了一条性命,而且更是随着化身修为的增加,修士本体与化身因为心意相通,联手之下威能之大也是远超同阶的。就拿我们族长来说吧,其所拥有的几大化身,皆是独立存在的形体,单单化身都是在此界算是顶阶的存在,也不知道族长大人是如何修炼到这样的境界的,而其本体更是恐怖,如此一来,本体与化身联手之下,不同的神通相互配合下,可以说是在此界也是罕有敌手的,虽然我们都没有见过族长亲自出手,但是其化身的神通之恐怖,我们还是深有体会的。”不知道白真清是不是也修炼有化身,竟然讲解的如此详细,但是其能如此详细的说道,看来他对身外化身的了解至少也是非常透彻的。

     李暮云听完白真清的话语,对于其所讲的威能如何云云倒是没有太大的概念,毕竟现在的他对修士世界还是很模糊的了解,真正的威能能到什么程度,他可是完全想象不出来的。

     但是,当他听到每多一个化身,就相当于多了一条性命之时,顿时是双眼放光,经历了如此多凶险的他深知生命的可贵,一时间顿时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渴望,面容之上一副我要学习此术的样子。

     如此这般模样,除了心神沉浸在铅银感应珠中的姜燚之外,其他几人见了都是忍不住轻笑起来,“呵呵,你还是别想得太好了,先不说此种方法我们族中流传化身之术没有适合血咒之人修炼的,就算是有,想想也能知道其中的艰辛,而且就以你目前的这点程度,别说是修炼此种功法秘术,恐怕就是放在你面前,以你现在的修为也是无法参悟的。”一旁的筱婧抱着古琴,一手轻掩嘴巴,笑呵呵的看着李暮云说道。

     听到此言的李暮云,原本还是满脸喜色的他顿时是晴转多云,一阵无语凝噎,满怀的热情遭受了无情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