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修士世界 下
    “虽然我现在还不了解接近天地灵兽强悍程度是什么概念,但是看几位前辈的表情,想必定是具有毁天灭地之威的。我在平泽大陆上的凡人世界也算是纵横多年,主要就是依仗自己一身的强横武功,单打独斗几乎是所向披靡难逢敌手。而带兵打仗却是依仗师傅所授还有自己的亲身体会,这才和师弟几人在平泽大陆结束了家乡常年战乱的局面,并且创立了一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国家。说起来,我还是十分享受身体强大的感觉的。而我目前又是身染血咒之力,眼下虽然消除,但听木辛前辈所言,日后还是会发作的,那玉骨要术不修炼也是不行的了。不过,此事却是正合我意的,虽说仙人之流在平泽大陆上流传的也是神乎其神,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炼体之术的,嘿嘿。”李暮云听了几人略微的解释,嘿嘿一笑之下就将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诶,你如此想可就大错特错了!若是平常之人,单修术法或者炼体之术自然无碍,但是你却不行,凡是身染血咒之人必须法体双修,否则元神或者肉体二者有一方薄弱的话,在日后精血灌体之时都极有可能陨落的。”木辛眉头一皱,略有些意外的看着李暮云,十分郑重的对李暮云说道,话语中告诫之意显露无疑。

     这也难怪,说起来修士世界中单修法术或者单修身躯之人数不胜数,但是法体双修之人也是有不少,特别是身怀一些特殊体质之人;还有就是一些大毅力之辈,他们不想庸庸碌碌,法体双休固然艰辛,且困难重重,但是高风险之下带来的也是想不到的好处。通常讲来,法体双修之人一般来说比同阶修士要强上近半之多的。

     曾经在很久之前的修士世界,大部分修士都是选择法体双修,但是到后来修炼到高阶的实在是少之又少,与选择此条修炼道路的修士相比简直可以忽略不计,所以到后来此种修炼方式也就逐渐被放弃了,导致现在大多数修士要么是以炼体为主,要么是以修炼神通术法为主,再有法体双修之士皆是真正的一心向道之辈了。

     只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修士也是人,俗世沾染之下身心坚定求道之人却是越来越少了,而且大部分人由于资质与机缘不足,修炼生涯中被困在某一阶无法突破那是正常之事,日久之下也就丢失道心俗事缠身了;而有的为了寻求突破机缘,干冒奇险深入未明域以期进阶,但是未明域之所以被称为未明域,那都是修士未曾探查过的地方,天材地宝或许可以寻到,但是往往危险却远远多于机缘,故而进入未明域之人陨落几率也是奇高,运气不佳时进入未明域的人十不存一都是正常之事。

     并且越是高阶的修士,卡在瓶颈的几率也是越高,并且突破瓶颈之难也是越离谱,偏偏越高阶的修士向道之心越是坚定,故而反而是高阶修士比低阶修士更喜欢铤而走险进入未明域,这也导致修士世界中的高阶修士占修士总量极少,在这广袤无比的下界,可以说是显物期的修士都能称霸一方了,通天境修士几乎更是稀少,甚至有的普通修士一生都可能未曾见过一个通天境之人。

     说起来木辛的话语,倒说的没有半分虚假,李暮云听了之后当即是心中一紧,这修炼神通术法对于他来说可是陌生得很,不由得让他心中有些犯嘀咕。不过苑明接下来的话语却让他心中为之一缓。

     “你倒不用担心什么,只要你坚持修炼玉骨要术,自会慢慢改善你的体质,以后修炼神通术法也比常人要容易得多的。”苑明自然是看出了李暮云心中所想,当即为其解惑道。

     “怎么?玉骨要术不是顶阶的炼体之法吗?怎么还能改善体质,不应该是大幅度强化身体吗?”李暮云闻言一呆,随即歪头一愣,然后有些不解的问向苑明。

     “按照常理倒是应如你所说,但是玉骨要术确实有改善体质之功效,而这种奇特效果就是遍寻此界恐怕都是只有我族的玉骨要术才有的,就族内研究而得出的推断,虽说此术是先祖莫先君所传,但恐怕极有可能是上界之术改动而来,即使不是也是掺杂了上界秘术在其中的,否则根本不会有如此逆天效果的。”苑明双眼突然向上方望去,语气慢悠悠的说道。

     “照你这么说来,只要族内之人皆修炼玉骨要术,体质改善之下岂不是人人都可修炼到高阶无疑的?”李暮云闻言又是一惊,眼睛一时间都是瞪得老大的样子。

     周围的几人,听了李暮云之语,不禁都是哈哈一笑,这倒让李暮云一头雾水,不知自己是说错了什么。

     “你想的倒是天真,按照你的说法,那么我们一族早就称霸此界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你,很多事情你确实是不了解的,这玉骨要术可不是人人都能修炼的。要想修炼此术只有两种可能:一则身具血咒之力,此术原本就是先祖莫先君为遭受血咒困扰的族人所创,故而能修炼此术倒是不足为奇;二则能承受此术所带来的强大负荷,只要是体质正常之人修炼此术,那么必然会在修炼之时遭受到极大地压力,偏偏此种压力之强根本就不是修士所能承受的,只有身怀一些特殊体质的人才能勉强忍受住此种强压而身体不至于崩溃。但是特殊体质是何等稀有,整个修士世界也是不多见的,我族也只有区区几十人才有的,而这也可能是受血咒之力影响才会出现如此多特殊体质之人,仅仅几十人相比整个修士世界的比例已是极高的了。而这几十人中也只有一小半是能依仗体质勉强修炼玉骨要术的,偏偏木辛与苑明兄妹二人就在这一部分之中,着实是让我等羡煞的。说起来身怀血咒倒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好处的,最起码我和筱婧以及姜兄都是无法修炼此术的。不过修炼此术也只是一个开端,可以修炼并不代表一定能修炼到高阶的。”白真清好像是喝了老陈醋,说话的同时一边看看木辛兄妹二人,一边仰天长叹,显然是对这等顶阶炼体术放在面前而不能修炼遗憾不已,失落之感没有丝毫掩盖的就表现出来。

     “哈哈,白兄你就不要抱怨什么了,以你现在的修为都已经算是神通非凡了,已经是让我等羡煞不已的。”木辛闻言,打了个哈哈说道。

     “哼,木兄你当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饱汉不知饿汉饥。任谁放着如此顶阶功法不能修炼也是大感郁闷的。”筱婧夫妇一唱一和,显然是对木辛的话语不以为然的。

     一边的李暮云见几人之前还是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转眼间就是唇枪舌剑起来,心中还真是一阵无语,脸上倒是强忍着古怪之意没有表露出来。

     但是,在场的几人看起来年纪不算太大,但相对平常之人哪个又不是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李暮云心中强忍的疑问。

     “暮云你不必见怪,倒不是我们性格多变,而是修行之人,凡事讲究随顺自然,心无挂碍。自是不会刻意做作什么,平常之时也就是这般模样的,想什么就是什么,但内心却是波澜不惊,保持温润平和之境。否则,心神不稳之辈,多半是早早就卡死在修行之路的瓶颈之上,无法真正踏上修行大道的。”苑明微微一笑,就是很自然的为李暮云解释道。

     “没错,等你以后开始了自己的修行生涯,自是会体验到我们所说不假的。”一旁的姜燚也是开口道。

     “嗯,我明白了。先前几位前辈为我所讲修士修行之路上的一些区别我已牢记在心,那接下来是否要教授晚辈如何修行了呢?”李暮云略一点头,回答了几人的话语后,就是再次提问道。

     “这倒不急,修行之路漫漫修远,倒是不急在此一时的。而且想必你心中还有许多疑问未曾解开,此事倒是比修行更加重要的,如此,你想询问什么就直接说吧,我等几人定是知无不言的。”姜燚微微一摇头,带着淡淡笑容的看着李暮云,略有所思的向其说道。

     “哈哈,前辈果然是运筹帷幄,就连我心中所想都无法瞒过几位前辈。如此的话,晚辈倒不好再强忍心中的疑惑了。此事说来就是我不详细说明,几位前辈恐怕也能猜到,因为我自幼就是孤儿的缘故,而师傅也没有向我隐瞒什么,我自小就了解这一情况,所以心中一向对自己父母颇为好奇的。再者,我从之前的木屋那里依照族长大人所留信息赶到这边,一路之上不要说是同族之人,除了这种高大树木之外就是连一只虫鱼鸟兽都没有见到,所以也想向几位前辈请教一二的。”李暮云接连两个问题一吐而出,顿时觉得心中轻松了不少,之后就一脸平静的静静等待着几人的回答。

     “哈哈,正如你所言,我早就料到你会问有关父母之事了,至于后面那个问题,可以说是两者之间却是有些关联的,解释起来倒也不会太麻烦。”姜燚一副果然如此的神色,哈哈一笑的说道。

     同时未等几人有什么反应,就再次冲几人说道:“我们就一同进入族内聚灵阁一观吧,一来你的疑问在其中自会得到解答;二来说不定其中又出现了什么变化的。”

     几人闻言,都是没有多说什么,就以姜燚为首纷纷向之前来时所见的三座高大楼阁中的一座走去,而李暮云也是在几人的招呼之下紧随其后朝着聚灵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