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宗庙之内
    “不错,这封禁令可是极好的防御之法的,若是要说此界有什么修行者神通能超过先祖的,那自是寥寥无几甚至绝无仅有,故而此术在身可是比修炼任何锁魂秘术都要安全的多的。暮云你不必有所惊疑,以往的族人可都是求之不得通过封禁令之法建立神形血咒的。”久未开口的筱婧,看了看周遭几人,发现李暮云略有一丝犹豫,就此安慰的对其说道。

     “嘿嘿,倒是我心中多疑了,都是之前南北征战养成的习惯,之所以能创立偌大一个帝国也多亏了我这小心谨慎的性格,还请几位前辈不要见怪。”李暮云讪讪一笑,有些略带歉意的说道。

     “哈哈,这倒不会,小心谨慎那是自然,否则以许多修士动不动就是数百年的阅历,以后面对诸多修士小心谨慎自是应当的。不过,在族内倒是不需如此这般了,想来你刚接触本族不久,有此表现倒也不可置否的。”姜燚略一摇头,看来对李暮云很是理解的样子,不过其只是哈哈一笑,面上丝毫异色没有的就对其宽慰道。

     此时,木辛却是将那十几个本命灵牌从中心区域内拿出放到了那些完全失去了灵光的诸多灵牌之中,不过当他看到几个灵牌上的字体之时却是稍稍有些停顿,然后就是几步快速返回到众人身边。此时的木辛,脸上却是带了几分凝重之色,方一走到几人身边,就没有停留的说道:“姜兄、白兄,事情恐怕是有些复杂了。我看了那陨落的十几位同族的名号,其中竟然有戴元、谢光玄、姜洞玄、公羽照四位道友!”

     “什么!竟然有此四位道友?!这四人可是神通不在我之下的,而且特别是公羽照、谢光玄与姜洞玄三位。谢、姜二位因为特别投缘且是从小一起长大,故而从不单独行动,虽说二人陨落的几率极其微小,但是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公羽照道友,他可是修炼有洞冥秘术,趋吉避凶可是灵验之极,又怎会突然这般轻易陨落掉?!”白真清一听木辛之言,当即是失声惊呼道。在他看来,众多族人中运气不佳或者实力较弱者,在修士世界中陨落丝毫不足为奇,但是刚刚提到的这四人,即使在众多现存的寿龄相仿同族中也是佼佼者的,也是因此,白真清才会觉得如此意外。

     筱婧与苑明二人听闻此言,亦是满脸的吃惊之色,二人不禁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丝惊疑。因为姜燚、木辛几人是族中常驻南榆岛的轮值之人,虽然族内实行封禁令,但是基本上对所有族人都是略知一二的,不过也只有他们这些常驻轮值之人如此,其他的族人却是不像几人了解的这么多了。

     “奇怪!奇怪!着实奇怪!看来修士世界是要发生什么变故了,这一千多年来发生了太多不寻常之事了,只是就是不知道族中有未觉察到什么。”姜燚一脸的不解与严肃,显然是对此事也是不知为何,而几人自是不会知道,族长的化身在修士世界行走,已经是察觉到了修士世界的变化。

     一旁的李暮云自是听的云里雾里,不过自从是跟从几人来此一遭,他早已习惯了让自己摸不着头脑的情况,毕竟自己不了解东西太多了,故而他也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想要插话的意思。

     “姜兄,你说的不错,不过此事就不是我们能掌控的了,自会有族长他老人家操心的,即使是毫无准备受到修士世界变化的波及,也有木灵大人与族长顶着,况且若是修士世界的确是出现了什么大的变故,族长在外行走的分身自是不会没有察觉的。”木辛短短的几句话语就将此事的梗概分析了个八九不离十,几人听罢亦是觉得有理,纷纷点头称是道。

     “哈哈,如此倒是我们几人杞人忧天了!”苑明同样是随之而言道。

     “不错,此事就说到这里。暮云,我们这就为你准备制作本命灵牌和建立神形血咒的契约,你且跟随我们几人来吧。”站在一旁的李暮云还在思考之中,却是耳中传来了姜燚的话语,被打断思绪的李暮云先是一呆,然后就是反应过来说了一声好字,就是动身起来。

     姜燚、木辛、白真清几人见此,亦是没有犹豫。只见姜燚起身走在最前面,带领着几人就绕过这些本命灵牌向宗庙内后方走去。穿过了众多的灵牌之后,几人就是来到了一道屏风前面。

     这面屏风说来也是古怪,看上去从宗庙的顶上一直连接到地面,将后方区域隔出左右两个不宽不窄的通道。并且屏风上面雕刻了一副画面,竟是一个人影与一个闪着灵光的猿类灵兽,只不过此灵兽四肢奇长,肩膀之上竟然生有三颗头颅,整个身躯看上去竟然比人影大上数倍不止的样子,并且在巨猿的身侧一个巨大的三叉戟立在地面之上,一缕缕火焰好似在上面飘摇不已。而这一人一兽就这样面对面,好似在交谈什么似的。

     此时的李暮云只是觉得这屏风上的画面如此奇特,不禁双目多看了几眼,但是就在他凝神观望之时,李暮云只觉得屏风之上和人影交谈的巨猿忽然是巨首一扭,就看向了自己,并且双目之中爆发出一股刺目灵光,而那人影也是转首过来,静静看着自己但没有什么举动的样子。李暮云只觉得自己一接触到巨猿目中的灵光,就好像是置身于漩涡之中,所有的心神都陷入其中,全身上下好像被人解剖了一般毫无秘密可言,不由得让他感觉到全身毫毛根根倒竖,背后冷汗直流。

     “暮云,别看了,我们这就进去了,你快跟上。”就在李暮云失神的同时,突然一句催促的话语传来,正是前进的几人看到李暮云再次停顿下来后轻声催促到。

     李暮云耳中听到此言,忽然觉得整个漩涡一震,自己所看到的所有画面好像镜子般瞬间破裂开来,所有的景象浮光掠影般都消失不见,再看那屏风,依旧是一人一猿静静对立的样子,而且姜燚几人依旧是丝毫变化没有的穿过屏风一侧向里面走去,看起来好像对刚才的景象丝毫察觉都没有的。这倒让李暮云觉得一阵嘀咕,难道刚刚的景象只有自己看到的?这也太诡异了吧!

     心中无比纳闷的李暮云于是就快步跟了上去,同时低声向走在最后面的苑明问道:“前辈,你可知刚刚那屏风之上的一人一兽是谁吗?为何会立于宗庙之内的?”

     “哦,你说那个啊!就是你不问,等下也会告诉你的,不过既然你问了,就提前跟你讲一下也无妨的。关于那座屏风,具体是谁所建族内并没有记载,但是上面的一人一兽却是和我们息息相关的。一个是先祖莫先君,而另一个却是天地灵兽七目君猿。先祖你自然是知道的,而说起七目君猿,你能活下来,自是多亏了此灵的恩惠的。”苑明听罢李暮云的问题,身形没有停顿微微侧脸对李暮云讲到。

     “嗯?先祖和我们息息相关倒是很正常。但是这七目君猿……咦?难不成族内使用的灵兽精血竟是此猿的不成?”李暮云先是一愣,随后脑中灵光一闪,有些吃惊的说道。

     “呵呵,不愧是建立一个偌大帝国之人,心思转念之快果然是远超常人的。不错,当初先祖遗留下的正是此猿的精血,否则普通的灵兽精血哪能有如此神效的。不过族内灌体的灵兽精血,都是当年先祖使用特殊方法稀释炼制过的,否则以这种程度灵兽的精血浓度与霸道力量又岂是我等可以承受的,不过即使是如此,先祖也为后人留下了最合适的灌体方法,身怀血咒之力的同族向来依旧是只能堪堪达到灌体要求的,每个灵兽精血灌体之人依然要承受抽魂炼魄之痛的。”苑明细细为李暮云讲解道,毫无遗漏的将精血之事一吐而出。

     李暮云听罢内心暗暗想到怪不得如此,自己东征西讨南征北战几十年练就的极强意志力都会失去意识而晕厥过去,并且之后几乎到了无药可医的地步。其实这般想却是不对的,他自然是不知没有当场毙命已经算是侥幸了,以天地灵兽那种程度的存在,即使是稀释过的精血每多一滴其中蕴含的威能是有多么恐怖,就好像低境界的修士根本不能理解通天境到本源境三境,最后三境界的恐怖一样,而天地灵兽成年之后最不济也是通天境高阶的,如此可见此等天地灵兽精血的威能之强了。

     几人的脚步没有停止,就在李暮云与苑明二人对话之时,众人在姜燚的带领下已然是穿过了屏风所形成的通道。说来这屏风也古怪之极,如此厚的屏风李暮云还真是从未见过的。

     紧接着几人脚步不停,峰回路转之下,众人就是来到了屏风之后,只见一个巨大的洞窟呈现在了李暮云几人面前,只是这洞窟和屏风高低无二,四周金晃晃异常明亮,细看之下不难发现,原来是墙壁之上镶嵌了许许多多不知名的金色宝石,宝石之上散发出明亮的金光,故而才将这洞窟照的如此通透明亮。

     再往里看,只见在洞窟高大的前端向里面大约数十丈的距离,竖立着一个巨大的人像,李暮云的目光稍一落在其上,就是微微一愣,原来这巨大的人像,正是和之前屏风中的那人一模一样,只是此时的人像右手之中捧着一本打开的玉书,深邃的眼神静静落在前方,正好是姜燚几人所站立之处。

     “就是这里了,这位就是先祖莫先君了,暮云,你且先去拜见一下先祖。”说罢只见姜燚一道灵光打在了洞窟墙壁的某处,紧接着只见人像脚下前面的一排地方突然出现了数个灵光闪闪的纹阵,看起来每个纹阵刚好是可以容下一个人的样子。

     李暮云见此,并且在姜燚的示意下,就是没有迟疑的走到一个纹阵之中,当即是恭恭敬敬三跪九叩起来,做完之后就是又毕恭毕敬退回到了姜燚几人身侧。

     一直以来,李暮云在平泽大陆都是受到师傅严厉的教育,故而尊师重道之理他还是很看重的,所以对自己的初代先祖一点儿都不敢怠慢。姜燚几人看到李暮云这般模样,都是在心中暗暗称赞不已。

     再之后,姜燚、木辛兄妹、白真清夫妇都是走上前去,对人像恭敬一礼,之后才退回对李暮云说道:“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帮你建立神形血咒了,你什么都不需做的,但是切记心中不要抵触,否则神形血咒可是无法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