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苏醒
    想到这里,黑衣族长再次看了看李暮云,也是没有再思量什么,只是一手虚空一抓,原先充斥屋内遮蔽情况的灰濛濛光团就是一阵收缩,接着一闪之下就恢复了原先大小而飞入了黑衣族长的手中,并且灵光一闪之下就是不见了踪影。

     而盘坐木屋之外的几人,原本就在护法的同时也是留心观察着木屋的情形,就在灰濛濛光团消失的同时,几人元神中的神念之力自然是将此变化探查的一清二楚。纷纷心中暗自猜测到,是否是族长大人已经结束了对李暮云的救治。

     正待几人想要起身观望时,却是听到吱呀一声,木屋的门户却是一打而开了。同时一缕淡淡的声音从木屋中一传而出,几人耳中却是听到了黑衣族长无比清晰的话语:“都进来吧,我有些事要交代你们。”

     几人听罢,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看来一切法术都已经结束了,当即就是毫不犹豫的纷纷进入屋内。

     在进入之后,几人才将里面的情况看了个一清二楚。只见此时的李暮云还是静静躺在床上,但是其周身光线都是有些微微扭曲,并且身上也是散发着丝丝白雾,全身通红之景亦是显露无疑。同时神念一扫之下顿时感到一股灼热之极的气息扑面而来,如坠火海般难受下几人纷纷赶紧将神念一收而回。

     “族长,李暮云他怎会这样,情况可是无碍了?”苑明先是一脸关切的问道,而其他几人亦是静静等待着族长的回答。

     “你们几人且放宽心,我已经顺利施展了族中的秘术,将木精果完全融入了其体内,此刻他即使伤势再重一些也是顷刻就好的,只是那华土胶精熔炼之后温度奇高,融合进他的经脉之后也让他遭受这生不如死之痛的。原本其已经醒转,只是一时间还无法适应如此灼热之苦,无法承受之下再次失去意识了,不过无碍,过几天之后他就会慢慢适应这华土胶精蕴含的炙热之力,并且忉天真火蕴含的炙热之力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消散。只是这忉天真火残留的火毒恐怕会间歇性出现达月余之久,这样的话倒是还有一事需要麻烦你们去帮他做一下的。”黑衣族长面向几人,淡淡的回答道。

     “嗯,李暮云无碍的话如此我们几人也没有白白忙活这般久了,既然其已无大碍,想必剩下来也就是一些辅助之事了,族长大人尽管吩咐,我等自当照办。”姜燚微微一笑,满口应承的答道。

     “此事你做不妥,还是苑明更为合适的,我这里有一丹方,苑明你给我一枚空白的录文之符,我将内容拓印在其中。”听了黑衣族长之语,苑明当即就是手中灵光一闪,只见其手中就是多出了一枚淡青色符纸,符纸之上略带银芒,随即符纸一动,就落到了黑衣族长的手中。紧接着,只见黑衣族长将符纸往额头之上轻轻一贴,就默默不动起来,几个刹那之后,才见黑衣族长再次将录文之符向苑明抛去,而苑明亦是抬手间就将录文之符抓在了掌心之中。

     之后,只见苑明元神之力一放,一股神念就朝录文之符中一探而去。

     “坤德灵水:以灵泉新汲水、阴木伏龙肝为主原料,配合清心草、万年薄荷叶、蓝泽冰硼……各主辅料分量如下……以文火炼制,至阴之力调和……”一句句清晰话语不断从苑明口中传出,几人听了都一头雾水眉头微皱,显然是从未听过此物,并且炼制之法和所需之物也太麻烦了点,主原料也就罢了,但是辅料竟达到四五十种之多,虽然都不是什么特别稀有之物,但如此之多这还真是闻所未闻的。

     待苑明将录文之符中的内容看了一遍之后,就是疑惑的问道:“族长,此灵液可是为李暮云准备?”

     “不错,李暮云虽然再生之力遍布全身,但华土胶精中蕴含的可是忉天真火之力,一身火毒自然是少不了了,这坤德之水是我在外界行走时无意得到的一种极其神奇的丹方,不仅可以消除天下十之八九各种种类的火毒,亦可安神醒脑固本培元,并且所需灵草灵物都比较常见,当真是上好的灵药,对现在的李暮云却是刚好适用的。而你的盈玉通阴体所修炼的凛弱黑水蕴含至阴之力,由你来炼制当真是合适不过了。你按此方炼制,在李暮云苏醒后让其每日一剂连服月余,体内火毒也就清除的差不多了,而且此灵液亦可大大减弱甚至消除间歇性的炙热之力引发的剧痛。如此一来,当真是万无一失了。”黑衣族长十分有把握的对几人解释道,言语之中对此丹方的夸赞流露无疑。

     “喔,原来如此,看来我妹妹的确是再合适不过了。”木辛听罢也是恍然大悟道。

     “嗯,既然此间事情已经全部妥当,我也好回归自然了,另外,关于李暮云的事情,依旧执行族内封禁令,为了其自身的安危即使是对族内之人亦不可外泄分毫的。”吩咐的话语再次从其口中一传而出,让几人听得一愣。

     此时几人才注意到黑衣族长背后,竟然是裂开了一道道缝隙。“族长,你这是?”白真清有些不解的问向黑衣族长。

     “无碍,此次施展族中秘术着实是费了一番功夫,并且我将李暮云体内的灵兽精血强行封印了十二滴,待日后其境界达到一定程度时自会自行解封供其融合,加上为其熔炼木精果与华土胶精,几次施展秘术之下,这缕分神终究是承受不住将要崩溃了,不过倒也没什么影响,只是分神本体需要再修炼一段时间自可恢复如初的。好了,你们都各自离开吧,就让李暮云在此静养,我已有安排,等他醒转之后自会去找你们的。”黑衣族长摆摆手,示意几人离去的样子。

     姜燚几人见此,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当即是向族长告辞一声之后,纷纷离开了木屋,并向南榆岛中心区域一遁而去了。

     待几人离开后,只见此时黑衣族长的身体之上那一道道裂缝竟是一条条变大变粗起来,黑衣族长苦笑了一声,只是一声轻叹,浑身灵光一闪下就分离出来一团黑色灵光,并且倏地一声没入李暮云体内不见了踪影。

     而在此之后,黑衣族长的身体终于是爆裂开来,化作丝丝黑烟消失不见,只在原地留下一缕五彩斑斓的透明晶丝,显然是召唤来的族长分神无疑,只是此缕分神上面布满了裂缝,也在稍后噗的一声下,同样溃散消失不见了。至此,此地就是只剩下了李暮云一人,而屋内的四方通灵阵也就此停止了运转,木屋之内再无任何声响了。

     三日之后,木屋之内,一直静止不动躺在木床之上的李暮云,此刻却是手指一动,渐渐睁开了双眼,迷惑的看了看四周,意识才渐渐明朗起来。

     “咦?我不是进入族中禁地开始灌注精血了吗?怎么会在此地?哦,想起来了,我是剧痛之下昏厥过去了,只是姜燚、木辛几人怎么没有在此?是他们把我送来的吗?”

     许许多多的疑问从刚刚清醒的李暮云脑中一闪而过,但是这里只有他独自一人,倒也没人替他解疑什么。

     眼见留在这里无果,而以多年征战的经历时刻提醒着他好奇害死猫,虽然此屋内有许多奇怪之物,但他在不明情况下并不想探究什么,故而就舒展了下筋骨,起身就要出屋而去,但就在这时,一句话语却是突然传来:“小子且慢,我有话对你讲。”

     “谁?”惊疑的话语一呼而出,同时李暮云就是停下了脚步,警惕的望着四周,但是屋内依旧是空无一人。

     但是下一刻,只见李暮云胸口灰光一闪,就是激射而出一团灵光,一闪之下就是幻化成了一个人形,全身黑衣,面上雾濛濛一片看不清面目,看样子正是黑衣族长无疑,只是此刻漂浮在半空中的黑衣族长只有一尺来高,当真是怪异之极。

     “你是什么存在?怎么会从我身上出现?刚刚说话的是你?”李暮云满脸惊疑,往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与黑衣族长的距离。

     “哼!什么叫什么存在!真是不敬,我乃是隐族族长,准确来说是族长化身留在你体内的一道封印,有些话要对你交待的。”冷哼一声,人影淡淡的说道。

     “隐族族长?哦,我好像也是隐族之人,这么说来你是我族的族长了,虽然你对我没有恶意,但是空口无凭又怎么证明你是族长?”李暮云不惊不慌,一脸镇静的对黑衣族长说道。

     “证明?你要什么证明,我只是他留下的一道封印,只能传达一些信息给你的,现在你却来怀疑我,真是不知道感恩,亏着分身本体为了救你还损失了一缕分神,要是分身本体知道了恐怕会气得七窍生烟吧。不过既然你怀疑我的身份,又如何知道我对你没有恶意?”黑衣族长这道封印一阵无语,无可奈何之下淡淡的反问李暮云道。

     李暮云听罢,思量了一会儿,对其说道:“如何知道?既然你在我体内出来,在我之前昏迷之下自然有机会下手,要是有恶意的话恐怕我现在也不会和你这般讲话了。至于你说救我,嗯?我刚刚回想了下,在昏迷中好像我曾经苏醒过一次,但是又快速失去意识了,其间好像感到有一人隐约存在的,难道就是你?”

     “不错,可以说正是本族长。你的血咒虽然严重,并且来到修士世界之后运气也不怎么好,但现在看来脑袋还算好使,总不用担心将来一出去历练就陨落在哪里了。废话不多说,你且听好了,如今你体内的精血过多,已经被我封印了十二滴,日后你修为到达一定境界自会解封,此事姜燚几人是知道的。但是你体内还有一股奇异力量,不过我已经在你体内封印了一枚先祖传下来的万灵纹调和,日后你务必要去一趟罗元大陆,你在那里会找到如何使用此种力量的方法,切记关于此事不可对任何人提起的,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再有其他的疑问,你去此岛中心区域有最高的几株焰榆木那里吧,那里是姜燚几人居住的地方,自有他们几人为你解惑,日后的一切事宜他们几人也会为你指引方向。好了,该交代的已经说完了,封印就要消失了,你去吧!”话毕,还未等李暮云再说些什么,就只见这黑衣族长的虚影随即一闪即灭,还真是让人措手不及。

     此时的李暮云,一头的雾水,这封印还真是说散就散的,不过至于此话真假,他倒是不担心什么,等见到了木辛几人,自然知道其是否真的是族长了。

     当即,李暮云没有再犹豫什么,只是身躯一转,就朝屋外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