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信义之国
    信义之国,地处平泽大陆,国土面积占据了平泽大陆几近五分之一的地域,因经过长久地征战已经形成了兵民一体的现象,且此国刚建国不久,故国家武力昌盛之极。因此,自从信义之国建立数年来,国家内外眼下四处太平。

     帝都,名字很古怪的国家首脑中心,没有具体的名称,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自建国以来就一直称为帝都,能如此直截了当的称为帝都,恐怕也是因为在平泽大陆之上没有第二个如此托大自信的城市了。而信义之国的皇室行宫,坐落于帝都中心偏北方的位置,从外至内,绵延几十里,放眼望去亭台楼阁密密麻麻目不暇接,即使在数百里之广的帝都之内也是显眼之极。

     而帝都皇城巍峨耸立,自然是守卫众多。其中牛根生便是皇城最外围南门之处的守卫长,能作为皇城城门的守卫长,让祖上数代都是平民的牛根生倍感自豪,在他看来,虽然品级不高,但是已经为牛家光宗耀祖了,毕竟皇城守卫在信义之国,那也是万里挑一的忠勇之士,更别说他这个守卫长了。

     这日,牛根生按例来到南门当值,自从国家建立以来,因为这些年一直太平盛世,所以守城任务轻松又有些无聊,比起征战之年那是无趣许多。等到日过正午,到了当日轮班的时间,牛根生所属的第二小队准时无误的赶来接替第一小队轮值,待当班守卫更换之后,第一小队很自觉的来到门内集合,因为今天是一些新入伍守卫首次轮班的日子,一番训导自然是少不了了。

     虽然太平日子过了几年,但是第一小队集合起来倒也快速有序,可见不仅老兵们没有松懈,新入伍的士兵也是训练有素。此种景象收摄于牛根生眼中,倒是让他颇感欣慰,毕竟牛根生也是经历了诸多战役从建国之前筛选下来的队伍精英,而几年过去,已有一些年迈的昔日伙伴退役归乡了,每每想起此处,牛根生就略有悲伤。“唉,现在能看到新进的手下如此精干也算是对昔日战友最大的安慰了吧!”牛根生暗暗想到。

     思绪一收,“今日是新进守卫首次当班的日子,我可得好好教导一下,免得日后出了什么乱子,万一给近卫军的名声造成了损失,即使我的本事再大上数倍,那也是担当不起的。”他喃喃自语道,同时向队伍边走去。

     只见他大步流星走到队伍之前,清了清嗓子,眼神犀利的地往队伍中一扫,朗声说道:“众士辛苦了!如今刚过明历新年一月,看到众将士如此生龙活虎,倒是令人心中一宽。虽然以往打江山的队伍之中,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年迈退伍的士兵,然而也随之而来了一些新的守卫,本以为日后要多操劳一番,但是如今看来,你们都井井有条,倒是我多虑了。”说罢,牛根生不禁头部微点,略带笑意,而众军士依然是肃穆而立。

     略缓片刻,只见其又继续朗声说道:“我们虽然仅仅是皇城的守卫军,但是可不要小瞧了自己。众所周知,皇城守卫军也就是皇家近卫军,提起这个名头可就大了。从明元皇征战之初,近卫军从寥寥几个贴身侍卫开始,直至发展成为赫赫声名的八十万无敌雄狮,虽然人数上比满编的一百二十万军团少了四十万,但近卫军的将士实力却是几大军团拍马而不及的!”

     说罢,只见其不自觉的挺了挺胸膛,而其肩膀上的诸多翎羽中的一根蓝雀鸟翎羽也是随之一抖,再看队伍中的其他军士,一些肩膀上同样有此翎羽的军士同样是如此表现,看来是对此蓝雀鸟翎羽自豪之极!显然有此翎羽的将士都是拥有一些辉煌经历的。

     果不其然,之后只听牛根生继续说道:“想必各位都看到了我肩膀上的这根蓝雀鸟翎羽,说起它的来历,想必新入伍的士兵也略知一二。但是作为皇家近卫军的光荣历史之一,我就再重提一下:在建国之前,近卫军有次在征战中执行了一项秘密任务,而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却意外之下碰到了敌对势力的两个军团,情势相逼之下遂与之展开了遭遇战。一战之下,我方虽损伤数十万之数,但却直接歼灭了对方两个军团将近两百万军士,战果之大令人难以置信,也因此直接吓退了敌方合围过来原本想包围并歼灭近卫军的另外两个军团。当时有幸,我与队伍中的一些将士也身在其中,而也因为那一战我才晋升为大队长,建国之后便接任了南门守卫长一职。而那一战之后,明元皇为了嘉奖近卫军众将士,便对参战的近卫军赏赐了蓝雀鸟翎羽!也是因为如此,我们信义之国的蓝雀鸟至今都比较稀少。新兵们,既然你们能通过层层选拔加入我们近卫军,想必不仅有过人之处,且必是忠良之后,否则想加入近卫军那是千难万难。如今既然已经加入了近卫军,那从此以后便是一家兄弟,我们信义之国以信义二字为本,各位弟兄可千万谨记在心。而信义之国的虎狼血性与信义之道以后恐怕还是需要你们这样越来越多的年轻火种来继承了,想必不需要多少年,近卫军便是你们这些新人的天下!好!今天就讲到这里,以后还有很多时间慢慢接触。下面大家就放松一下,不必像现在这样拘束,有什么不明白或是想了解的可以就此提问,也可将士之间互相交流,毕竟你们中一些新兵是首次当值,多多互相了解总是有益无害的。”牛根生说罢,便双手抱臂,昂首而立,面带笑容的看着眼前的队伍。

     听罢牛根生之言,队伍中的诸位军士便也放松下里,互相之间有的也开始交流起来,或相邻之人,或两三人。而有的军士显然是对这位牛队长有所提问,不用看,定是那些刚刚入伍的军士。

     只见一位相貌憨厚但是身体看起来却是比较壮实的青年男子略微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开口问道:“牛队长,小的贾仁义,很早之前就仰慕近卫军的大名,如今不才虽刚加入不久,但也从其他军士口中了解了许多近卫军的英勇往事。但是对当今的开国皇帝明元皇,倒是知之甚少。只是听闻明元皇陛下德冠天下,且才智无双,因此才带领众将士打下了诺大江山,让百姓过上太平日子,只是小人福缘浅薄,至今未曾见过一次当今陛下,故对元皇陛下更是兴趣之极,不知队长能否给我们讲讲陛下的传奇经历,也让我等开开眼界。”壮实青年说罢,脸色微红,呵呵一笑,虽然看起来精壮,倒也略显羞涩。

     牛根生闻言,倒也没有意外,明元皇的传奇名声可是远播整个大陆的各个地方的,毕竟信义之国可是迄今以来记载之中史上最大的国家了!整个大陆之上要问最引人瞩目敬佩的英雄,那明元皇无疑当红之人,且他还只是中年,以后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惊人创举,这些年轻军士们如此对明元皇感兴趣倒也在情理之中,但是要他现在讲起来明元皇的传奇经历,怕是几天几夜也未必说得完。

     随即牛根生哈哈一笑,对着贾仁义说道:“你来问我陛下的传奇事迹算是问对人了,我虽然官职不高,但也是跟随了陛下许多年的老资历近卫军了,但是此时要讲陛下的传奇事迹,倒是有些仓促了,如此短时间讲述起来恐怕九牛一毛都讲不完的。不只是明元皇陛下,还有帝国的首相太傅李暮云大人,从起兵之时就和明元皇陛下征战至今,谋略智慧听说还在陛下之上的。等以后有了合适的机会,我再与你们好好讲讲,保证让你们听了之后茶不思饭不想!”众军士闻言都是嘿嘿大笑。

     而在此时,南门上值班的第二小队却听到了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靠前的两位军士不禁远远望去,只见几百米开外,一匹神骏的黑色马匹狂奔不止,上面一位将军装扮模样的人左手持缰绳,右手挥马鞭,好像还觉得此马速度不快的样子。而这人的目标看起来正是他们所处的南门之地,其中一位守门军士见此,赶紧跑下城门高台,飞奔到牛根生面前:“报告!南门之外发现一人疾驰而来,速度极快,但不知是何人。”

     “今日有没有接到通关手印?”牛根生听过之后沉稳的反问道。“没有,所以我才觉得奇怪,特来报告!”军士回答道。“嗯,我这就过去,且看看是谁。”牛根生安排之后,回头看向第一小队说道:“没什么事的话下面就散了吧,各回营房歇息!”“是!”第一小队洪亮的回答声就是应声而起。

     不一会儿,南门外的骏马在骑者的催促之下,一溜烟儿疯了似的疾驰到了门外不远处。而此时牛根生也来到了南门之前,定晴望去,骏马上的那人却是有些眼熟,只是马匹跑得飞快,虽觉此人眼熟,却也未看仔细并认出来者到底是何人。等马匹到了南门之前,骑者迅速的跳了下来,未等这位将军装扮的人开口,牛根生便急忙迎上前去并且说道:“属下拜见周将军,不知将军怎会如此匆忙,想必是有要紧的事情进宫要向陛下禀报吧?”

     原来在此人刚一下马,牛根生就认出了他是谁:当今首相太傅的得意门生,亦是大皇子的伴读,在朝中担任军团长的周文周将军,可谓是位高权重,虽然是三十出头,但也是戎马半生,几乎是随军长大,从小便跟随在首相太傅身边。故而深得首相太傅之法,当今圣上器重,从其正式参军直到军团长之位功绩不计其数,只是平素周将军用兵有方、临危不惧,如今这般匆忙,怕是不知道出了什么大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