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血咒
    李暮云不紧不慢的提出了当前最困惑自己的问题,此刻眼神眨也不眨的望着苑明,毕竟他曾经耗费了偌大的精力去探寻自己的身世。不知多少次,他自己也曾想过,家人或许不是故意抛弃自己,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或是遭遇了灾难,或是穷苦之极。无论怎样,他也没想到会是现在的这样一个状况。

     一个修行家族,为什么要抛弃自己的族人?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同时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尽管现在家族之人寻找自己回去,但是若是有意为之,这几十年的亲情债可不能就这么不闻不问的一揭而过,势必要弄明白一二三来。

     苑明听了李暮云的话语,同时也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哀怨疑惑几个字就差没有写在脸上了。看到李暮云如此模样,她顿时忍不住“噗嗤”一笑。这倒令李暮云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等那苑明心情略一平静,这才缓缓说道:“你这晚辈,倒也实在,心中所想全都挂在脸上了。正如你所说,我们一个堂堂修行家族,怎么会连一个婴孩都要抛弃。归根结底说来,却是全部因为你身上的怪病了。在我们刚找到你与你相认之时,已然告诉你你得的并非是什么怪病,让你和你师弟说你身上的是家族遗传之病只是为了对此病情的真实情况保密而已。其实准确说来,称它为一种怪病实是大不合适的。准确地讲,应该算是一种血咒。”

     “血咒?这是什么东西?一种诅咒之术吗?”李暮云问道。

     “诅咒之术?你理解为诅咒之术怕是根据之前略微听传的一些仙人传说才有此一想吧?不过事实却不是这样,诅咒一般都是别人施展到受者身上的,而你身上的这个血咒却是由血脉一直继承下来的。算算不知道多少年来,家族之中死于血咒的人也是不在少数的。”苑明说到此处,悲伤之情溢于言表,而马车也是轻轻一颠。

     苑明顿时脑袋一转,对着车前一喝:“大哥!你又在偷听我说话了?就不能安心驾车吗?李暮云他可是身子骨虚弱着呢,你颠我没事,回头把他颠出个好歹来,看你怎么跟族中交代!”

     “额……为兄哪里有偷听,马车就那么大一点,还仅仅隔着一层帘幕,我倒是不想听这悲伤之事。”几句话语从马车之前传来,不难听出前面驾车的汉子也因此情绪有些低落。

     李暮云没有在意这个小插曲,倒是苑明所说的不在少数几个字让他心中一惊。接着问道:“怎么?族人中每个人都被此血咒困扰缠身吗?”

     “每个人?哼!若是每个族人都这样的话,恐怕家族早就消亡了。但即使不是每个人,实际上也有四成左右的族人在出生之后,就发现了身上有血咒之力,即使许久以前,家族中修行最高而被外界尊称为莫先君的第一代修行的先祖,亦无法完全解决这个问题。据家族前辈所讲和相关记载,先祖莫先君也是血咒缠身,具体血咒如何而来却不清楚了,而先祖莫先君也是后来无意间融合了灵兽血脉才存活下来,并也因此因祸得福之下发现了续命之法,而家族之中至今沿用的都是这种续命方法,一直都没有根本办法直接解决这一困扰的。”苑明没好气的答道,显然是被李暮云所说的每个人几个字给刺激到了。

     李暮云闻言一喜,但又忽然眉头一皱,就刚才依苑明所说此血咒已有了续命之法,而家族又不是冷酷无情,但还是将自己遗弃在了平泽大陆,看来这个灵兽血脉续命之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想必还有诸多限制。

     果不其然,之后只听苑明继续说道:“这续命之法需要融合灵兽血脉,但是一般的修行者的体魄本就不算强横,不是刻意练体之人根本无法承受灵兽血脉融合之时所带来的强大负荷。故而想要融合入灵兽血脉,身体非是需要修炼到筋膜骨玉之境不可。但是我们大陆之上充满了灵气,而且除了平泽大陆以外的其他几个大陆,上面都遍布着浓度稀薄不一的灵气,而灵气的存在只会加速血咒的发作时间,这样一来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族人的肉身修炼到这一境界就血咒发作而死了。当初先祖莫先君是因为体质特殊外加诸多奇遇才坚持到成功融合了灵兽血脉,如今想要直接复制先祖大人的那种情况却是不可能的。”叙说的同时,苑明更是忍不住连连摇头。

     “嗯?那听你的意思是尽管有了续命之法也是无法做到,我还是难逃一死了?”李暮云没好气的眼皮一翻,语气闷闷的说道。

     “诶,你急什么,我还没讲完呢。正因为如此,家族才把你放在平泽大陆之上的,不为别的,只因为平泽大陆之上没有灵气,所以血咒的发作时间可以延缓几十年之久,而你的血咒不也只是在前几年才发作吗?不只是你,自从续命之法流传下来之后,一直以来受血咒困扰的族人都是在平泽大陆上成长的。对了,你还修炼的有一门叫《易筋神功》的武功吧?”苑明眼神轻轻一瞥,就是如此向李暮云问到。

     “咦?你怎么知道,好像我没对你讲过吧?”李暮云闻言,心中略微有些意外。

     “哼!那是族中《玉骨要术》的第一层基础功法,是在把你放在你师父家门前之时随身的二物之一。只要你把《易筋神功》修炼到极致,自然是完成了第一层的《玉骨要术》,已经可以接受少许灵兽之血了,等灌注少许灵血之后,这样又可以千余年左右身体无碍,之后再把《玉骨要术》修炼至第三层,自然是可以完全的融合灵兽血脉了。这样一来,性命自然无忧,以后的修炼之途自然无碍了。”苑明冷哼一声,再一次为李暮云解惑道。

     “这么说来只要我安心在族中修炼就可以彻底解除血咒了?”李暮云答道。

     “嘿嘿,你只说对了一半,安心修炼是必须要做的,但是想要彻底解决血咒还是很麻烦的。简单来说就是等你回去接受了少许的灵兽之血的灌注,在族中适应修行之人的生活之后,还是要离开家族的。”苑明一声轻笑,有些卖关子地说道。

     “这是为何?”李暮云不解,再次疑问道。

     “为何?详细讲来,一则只有外出历练,在大陆之上经历诸多磨练,才会比较快速的突破修为,否则万一时限一到,在族中修炼进度没有达到筋膜骨玉的境界,那么还是必死无疑的;二则,族中不会提供融合灵兽血脉所需的全部灵兽精血。这倒不是因为家族小气,实在是所需灵兽精血太难收集,因为我之前所说的灵兽精血可是需要拥有天地灵兽那种等级血脉的灵兽精血才可以,一般的灵兽精血效果微乎其微,实在是不堪大用。就家族目前的存量能够给予一些融入身体再次延缓血咒千余年之久已是先祖莫先君遗留的恩泽了,况且千余年时间还不能找到合适的灵兽精血灌体,那也只能说是福缘浅薄,怪不得他人的。所以,无论如何还是需要你自己去大陆之上寻找天地灵兽精血融入血脉之中的,现在提前告诉你,也好让你有些心理准备。”苑明的双眼略微一眨,轻轻地摆了下手,有些略微无奈的样子。

     “这……”李暮云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他现在只觉得心中是五味陈杂,脸上的表情也是几番阴晴,短短一小会儿就好像经历了人生的几次大起大落,这修行之人的事情还真是繁复无比,不知道以后自己能不能顺利的融合灵兽血脉,此时此刻,李暮云心中却是暗暗思量:如果顺利,不求修为多高,但求性命无碍就已经很满足了。

     苑明低眉看着他的表情变化,也没有再开口,如此一来,一路上也只剩下了马匹奔腾之声。

     时辰飞快,便到了第二日半晌,此时刚好路过一家客栈,马车便在此客栈前停了下来,店里的小二倒是个心灵手巧之人,一见有生意讨上门来就是速度极快的凑上前来问道:“欢迎欢迎,敢问几位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我家主人急着赶路,你去弄一斤牛肉,一罐莲子粥我且带走!”汉子在马车之前朗声答道。

     “好嘞,您且稍等,马上就好!”小二闻言一愣,但随即就是没有耽搁地回道。

     此时的马车之上,苑明正在一勺一勺的喂着李暮云,说起那客栈店家掌厨师傅倒也是麻利之人,极短时间就弄好了汉子所要之物。于是几人又开始赶路起来,由于李暮云行动不便,此时倒也只好由苑明暂且照顾一下,这才有了马车上的这一幕。而这两位前辈都是修行之人,一段时间不吃不喝倒也无碍,一斤牛肉与莲子粥,以目前李暮云的状况,只怕还是吃不完。

     用餐之后,此时李暮云的神色已略有好转,只是他这一身恶病,好转之后也是印堂发黑,四肢无力。

     躺了许久的李暮云实在无聊,不禁又发问:“苑明前辈,此次回归族中,不知要几日行程?此时倒也无事,不若为晚辈再次解惑。”

     “三日即可,若不是平泽大陆没有灵气,不可飞遁,否则便要快上不少,还好来的时候我们临时布置了一座小型传送阵在出大陆边缘极远处的一座名叫蓝沙岛的海岛之上,等进入了红云山脉,找一无人之所刻画一个对接的传送法阵即可直接过去,然后再穿越绝灵之障就彻底进入修士世界了。”

     苑明的几句简单话语听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李暮云已是云里雾里,因为一直生活在平泽大陆,所以对传送阵、绝灵之障什么的还真是一无所知。内心之中不禁暗暗自语:早知如此也就不问了,听了之后跟没听是一个样子,除了红云山脉自己知道它在帝都东北方向信义之国境内,剩下的全都是天书了……

     说起来红云山脉,倒也是又深又广,从头至尾绵延数千里之广,横穿山脉最近的路途也有近千里之多,里面亦是深山老林,平时除了一些附近猎户会进入边缘地带打猎,其他还真就没有什么人会进入其中,要在这里掩人耳目的悄悄传送而走,帝都周围恐怕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