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怨念楼盘(4)
    “我们分头行动吧,住宅区加上会所旅游区正好每组一个区域。”一个男子看向有些阴沉的天空,道。

     我一惊,看向那个男子。那个人外貌看大约四十出头,而且来这儿的应该都知道这里有多么危险。到达之前,贺云之告诉过我,来参加这次任务的都各怀心思,所以如果有人提出要分头行动,不需要惊讶。而在此之前,我也做好了独自行动的准备。但是,一踩上这个小区的沥青路,我的心便开始打颤。

     我很想出声反驳,我是真的怂了。一个区域这么大,只有我和贺云之两个人,其他的便全都不是人……

     “我们去会所旅游区。”贺云之的声音从我身旁传出。

     我心重猛地一咯噔,瞪大了眼看向贺云之。贺云之感觉到我看向他,也看了我一眼,用眼神示意我不要说话。我虽然不爽,但还是乖乖闭上嘴。

     反正这次给的钱的很多,受点伤也值。

     那个男的听到贺云之的主动提议,惊讶地怔了一下,但很快笑着道:“好,那么会所那边交给你们二位了。”

     其他人见我们这么快就提出了要去哪个区域,也纷纷说出自己想要前往的区域,竟然没有一个人对我们前往会所那边有意见。

     不过也是,会所是整个小区的最中心,是最危险的地方。

     行内称这一地方为:吞生。顾名思义,吞掉有生命的东西。

     我撇撇嘴,虽然我勤奋地将我们家的方术学了个七成,但是我仍然没什么把握自己能从这里……顺利走出去,虽然能走出去,但难免全身是伤,更别说关键时候要顾及贺云之。

     当然,看贺云之这么风轻云淡的样子,我觉得他应该是有别的准备的。

     分配好了各自前往的区域,我们便分成了两路。一路上并没有什么稀奇的,连一丝血迹都没看到,这令我很惊讶。除了长时间没有搭理导致生长得有些凌乱的树木草丛以及枯萎的植被,以及有些诡异的氛围以外,没什么特别恐怖的。我看照片里那些人都死得及其惨,但是一路下来我却没有看到尸体,连血迹也没有。

     一路走到最后一个岔路口,拐过这个路口我们就要与另外几人分开了。此时天已经全黑了,我本能的恐惧开始蔓延。我不禁向贺云之靠近了一点,看着那几人走远了,我对贺云之道:“诶,那个……到那里之后你可别理我太远,这地方怪诡异的。”

     贺云之看了我一眼,道:“好,走吧,子时就更诡异了,早完事早离开。”他说话时,一直看着会所的方向,双拳一直握着,看来他也有点紧张。

     “好。”我点点头,道,随后,便随着他走向会所。

     “贺云之啊,”我开口,道,“你有什么其他准备不,我怕到时候顾不上不了你。”

     贺云之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看我,道:“自然是有。你的眼睛看到什么了吗?”

     我听他的话,下意识眨了眨眼。我知道他说的是我的阴阳眼,于是我向四周仔细看了看,道:“没有……”

     然而,我话音刚落,一摊血红突然映入我的双眼!我不禁心中一震,往后退了一小步,撞到了贺云之。

     贺云之见我如此,也向我看的方向看去。沉默半晌,他问道:“那具尸体有什么异样吗?”

     我别过头,不想看那个死相极惨极诡异的尸首。我的喉间有些恶心,不禁捂住了嘴,但终是没有吐出来。

     “没有问题的话,就走吧。”贺云之语气淡漠,对我道。

     听到他的话,我有些惊讶,道:“那可是一个人啊!你就不惊讶?”

     贺云之满不在意地看了一眼那尸体,道:“照片上也并非没看过比这更惨的,待会儿肯定还有不少。”

     我看着他的眼睛,但是在他的双眼里只看到了一片死寂,还有一丝冷漠。

     他的目光移向我,正巧对上我的双眼。

     空洞,淡漠。

     这是我见过,最无情的眼睛。

     我的心又猛地一跳,接着是莫名从心底生出的寒意。

     为什么我会对贺云之的眼神感到害怕?

     他的目光并没有在我的双眼上停留多久,便移开,看向前方,道:“走吧。”

     我胸腔不知为何,有些压抑,但仍应了一声,跟上他的脚步。

     我不敢回头去看。

     会所的主楼大概两层,装修得还挺古风,典型的中式宫廷风格。

     果然,我又在大门口发现了一具尸体。

     “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我嘀咕了一声,然而,我话音刚落,贺云之就猛地推了我一把,我狠狠地跌在地上,那叫一个疼啊。随着我落地,我听到了背后大门猛然关闭的声音,如雷鸣般震得我有些恍惚。

     我爬起来,肩膀微微一痛,但还好,感觉并不是很严重。

     我已经进入了主楼大厅。

     大厅内一片漆黑,只有月光隐约照入,但还不足以看清事物。我快速掏出手电打开,照向身后。贺云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愣了一下,赶紧凑到他跟前,用手电照向他的脸。

     然而,就在我以为他出了什么事时,他微微偏过头,用手挡了挡我的手电光,道:“刺眼。”

     我立马将手电光移向别处,问到:“你怎么了?”

     贺云之眯了眯眼,适应了一下环境,道:“没什么。你的肩膀没事吧?”

     “还好。”我耸耸肩,但是很快,我心中生出一丝恐惧。刚才的门,如果不是贺云之推我,我可能已经被夹死了。

     “接下来,看来要小心了。”我皱着眉,靠近了一点贺云之。

     贺云之点点头,瞄了我一眼,道:“你不要开小差,不是每次我都能像刚才一样救你。”

     “……”我总觉得他的眼神里带着一丝嫌弃。

     “你觉得局眼在哪里?”我转移话题,问到。

     贺云之看着远处思索了一会儿,我听到头顶传来了咔一声,一惊,下意识拉着贺云之往旁边跑了几步。

     “哐当!”

     巨大的吊灯狠狠地砸在我们二人刚刚停留的地方,玻璃渣飞溅,尘土也扬了起来。呛得咳了两声,朝贺云之道:“扯平了。”

     贺云之用手在口鼻前方挥了挥,驱散灰尘,道:“看来一步也不能停留。赶紧走吧。最危险的地方,应该就是局眼所在。”

     一听到最危险的地方,我瞬间怂了:“啥,你在开玩笑吗?!这是送死吧!”

     贺云之冷冷道:“我如此不可信吗?”

     我愣了一下,贺云之又道:“我说过,不会让你死,我就会做到。”

     我眨了眨眼,我总觉得我才是被保护的那一个。

     一瞬间,我的自尊心被点燃了,我是来护着贺云之的,怎么能反被他护着,我比他多学了十二年的功夫岂不是相当于白学了?

     我看了看昏暗的前方,长呼一口气,道:“走吧。”

     贺云之点点头,便同我向前走去。

     我刚挪开一步,我脚下的地板突然开始开裂,我心猛地一跳,喊了一句“跑”,就开始玩命地往前跑。贺云之的双眼看到地正在开裂,也一惊,向前方奔去。

     不知奔了多久,直到地裂停止,我们才停下来。我喘着粗气,我体育一向差劲,这么一跑真是让我快要岔气了。

     我看了看贺云之,他也微微喘着气,有点疲惫,但是比我好多了。

     我看向后方,之间后面的地面已经伴随着裂开的缝隙凹陷了进去,那缝隙不知道有多深,黑咕隆咚的。

     我觉得我不是来破局的,是来玩生死时速的!

     “赶紧走吧。”我起身,道,天知道只后还有什么东西要发生。

     贺云之点点头,随我向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