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怨念楼盘(2)
    “诸位,请按照桌面上的名牌就坐吧。”一个身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走上主讲台,拿着麦克风道。

     我看向两边的桌子,随着贺云之走向其中一张,找到了我们两个的名牌,坐下。其他人,也皆是各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由于这次的赏金非常的厚重,来的人很多。

     “想必大家都知道此次来的目的。”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见众人就坐,便微笑着道,“大家都是行内人,那么我就不多说客套话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赵卓宇,集团的楼盘项目总监。”

     项目总监诶,官还挺大。我心里想着,却见贺云之根本没有在认真听,而是一直在看着周围。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周围不认真听的,还有好几个,要么光明正大地玩手机,要么埋头写写画画,要么发呆。当然,不认真听的并不占大多数。

     我看向黑色西服男子,他站在台上讲的认真,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激动。

     “诸位,有对象或有已婚的请举一下手。”黑色西服中年男子突然话题一转,道。

     我愣了一下,就见贺云之举起了手,然后用眼神示意让我也把手举起来。我将手举起,周围也有一些人举起了手,加起来居然有大概三十个人。

     “那么,其他没有举手的来宾,感谢你们的到来,劳你们跑一趟了,请回吧。”那个总监笑容不变,恭恭敬敬道。

     其余人也没说什么,陆陆续续向门外走去。我原本以为他们会对此有什么不满,但是从离开的那些人脸上没有看到任何的不悦,表情十分平静。

     “那么,剩下的诸位,入行有五年以上的请继续举手,五年以下的可以将手放下了。”总监依旧是保持着微笑,道。

     我和贺云之没有将手放下,但是其余人,大约有十个将手放下了。

     剩下的,差不多就是十对男女。

     总监看着众人,沉默片刻,道:“将手放下的诸位,可以离开了,感谢诸位的参与。”

     将手放下的人纷纷站起,走向了门外。同样的,仿佛是早已在他们的意料之中一般,他们面色静如止水。

     待众人走出了大厅,总监看向留下的众人,问道:“做好了送死的准备的,请将手放下吧。”

     送死的准备?!我一惊,什么情况?为什么要去送死?

     我疑惑地看向贺云之,贺云之小声对我道:“把手放下吧,死不了的。”

     “......干事的好像是我吧。”我不满道。

     “据消息,顶多一只。”贺云之道。

     “你小道消息真灵通啊。”我眼角微抽,将手放下,道。不过,一直污秽闹出这么大动静,真是有些出乎意料。

     这次我数清楚了,只有八个人把手放下了,包括我和贺云之在内。

     总监看着众人,再次陷入沉思。他的笑容已经完全褪去,看上去甚至有些苦恼。最终,他仿佛是艰难地下定决心一般,道:“举手的诸位,请回吧。”

     仍然举着手的人纷纷站起,离开。

     我看了看剩下的人,有两个是我眼熟的面孔,之前在办事的时候接触过,都是入行很久的老人。具体名字不记得,一个姓刘,一个姓范,都是男的。

     我看向姓刘的那位时,他也看到了我,朝我点了一下头,我也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回头,看向那个总监。

     “剩下的诸位。”那个总监道,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接下来,我会给你们介绍关于楼盘的详细信息,希望诸位不要泄露出去。”

     总监走下台,从一个抽屉中取出了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巨大的屏幕降了下来,随之投影上去的,是一个楼盘的总体位置格局的图片。

     我仔细看了一下。背坐山,山势也并不陡峭,前面也都是十分平坦,顶多左右两边的小山稍微陡了点,但是并无大碍。

     但是,我当我再仔细看了一下图片时,我被吓得愣了。

     这张图片乍一看没有什么,但是仔细看,这个楼盘的街道和高楼组成起来,长得跟一个哭脸差不多,而且还是个女人的哭脸,那边的泳池,就跟这个女人的泪一样。

     我看了看周围的人,他们也皆陷入了沉思,看样子是都发现问题了。

     “我们派过去的几队人,都是在北区出事的。”总监再次拿起了麦克风,道。随后,他又按了一次遥控器,另一张图片出现在屏幕上。这张图片时一个小区域的图片,这个小区域呈“凹”字形,凹口对向的是大门的方向。

     “问题不在这个区。”贺云之的声音突然从我旁边响起。

     我看向他,用眼神询问他的意思。他看了看周围,好像不是很好说出来,便拿出手机,在上面开始打字。完毕,将手机递给我。我接过手机,看到了上面的一句话:

     “问题不在这个区,这个阵型我曾经见过,叫阴闺吃魂。”

     阴闺吃魂这个名字,我有点耳熟,我好像听外公和贺叔叔讲过,但是具体我记不清了。于是,我在手机上又打字,问道:“阴闺吃魂是什么来着?”

     我将手机还给贺云之,贺云之看到我的问题,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我一眼,随后飞快地打了一串的文字将手机再次递给我。

     “阴闺吃魂是指古代未出阁女子在及笄以前被破了身子,随后被浸了猪笼含恨而死,怨气都是十分的重的。在浸猪笼之后,若是在水面建桥,会成为桥姬,但是若是之后水还被填了,那么阴气会更重,无论在上面建什么,轻则发病,重则死。”

     这段话后面还加了一句:“你是白痴吗,我爸之前讲过的,这么多年我都记住了,你居然没记住。”

     “......”你不损我是不是会死啊。我白了他一眼,在手机上打字道:“你才白痴!!!”

     总监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声音十分凝重:“诸位,下一张图片,可能会有些血腥,请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我抬起头看了总监一眼,随后又在手机上打了一串字:“你说的是污秽,跟阵型有什么关系?”

     贺云之接过手机,思索了一下后,才又打了一串的文字递给我。

     “地形,龙脉走向,决定建筑的格局。”

     龙脉,是行内看山势风水的语言,与墓葬和建房有莫大的关系。

     但是我看龙脉并没有什么问题啊?!这么一来,我倒觉得我反而是那个废了十几年方术的人了。

     我无意间抬起头,看到了屏幕上的东西,我的双眼不禁瞪大了。

     死人......还是被分尸的死人......

     我别过头,闭上眼。即使我在行内混了这么久,但是这么血腥的场面,我从来没有见过!

     屏幕上一共有五张照片,一张是在楼道上的,一个身着工作服的男子头着楼梯,也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磕到了楼梯,头却硬生生被磕出了一条裂缝,血流满的楼梯,那个人面目狰狞,隐隐约约还能从裂缝中看到大脑......就像,头是被人用东西劈开了一样!

     第二张照片,是在一个房间里,也是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头伸出了窗外,窗户的玻璃上溅了很多血,脖子被窗户硬生生夹住,窗子还关死了!照片是从那个人背后拍的,看不到那个人的脸,但是,必定很是狰狞。

     第三张照片,是在泳池,泳池里没有水,但是有两个人,一个是穿着工作服的男子,看样子是想挣扎着爬出泳池,但是有一条腿仿佛被什么东西拖住了一般,笔直地贴在泳池的壁上。另一个,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女人,头发零零散散地撒在泳池内,剩在头上的已经没有多少了,死的时候瞪大了眼睛,头搭在泳池壁上,鲜血四溅。

     第四张照片,在一条街道上,一个穿工作服的女人,看上去是被路灯给砸死的。这张照片中,还有两个人,一个趴在了马路中央,身体仿佛是被碾压了一般,完全扁了,嘴里的血吐了一地。另一个,居然是自己把手捅进了自己的眼睛里,血流满了整张脸,虽然照片中他仍然张大了嘴巴,仿佛在嘶吼,还活着,但是之后......大概,也死了。

     第五张照片......

     我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看向第五张照片,第五张照片内也有三个人,一个看上去是从高空坠落,面着地,从嘴里居然吐出了什么东西,虽然看不清,但绝对不止是血!另一个人,看上去是被门夹住了,一般身体在门外,一半在门内,眼睛瞪得很大,鲜血从七窍流出,十分惨不忍睹。还有一个,是一个女人,腰间背着一个包,双眼瞪大,看着镜头的方向,站着,血从嘴里流出,面色惨白,看上去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这是从最后一队的照相机里发现的。我们只有中午,才敢进入这个楼盘边缘。当时,他们离大门不远了。”总监并没有看屏幕,皱着眉,看上去也对这一组照片十分的避讳,甚至恐惧。

     最后一队?

     我再次看向照片,数了一下。

     照片里死的人一共有十个。

     可是,全队不就只有十个人吗?!

     那最后一张照片,是谁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