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序
    “啥玩意儿?!”我对着手机惊呼一声。

     手机内,对方淡漠的声音传入我的耳畔:“五五分成。”

     我一听就知道,这是拿钱引诱我呢!我心中顿时有些不悦。

     我像是这么贪这点小便宜的人吗?

     要贪就贪大便宜嘛!

     于是,我正声道:“四六分,你四我六。”

     对方沉默片刻后,缓缓道:“好。明天下午两点,RoseCafé见。”

     “No。”我兴然道,“Problem。合作愉快。”

     电话被对方挂断,我抬起头看向坐在窗口外一脸期待的妹子,清了清嗓子,道:“啊,妹子,咱继续。妹子,桃花运不好别着急,你长得也不愁,还算眉清目秀。就是你的脸上有点东西,挡住了你原本可以十分旺盛的桃花啊。”语毕,我故作惋惜地叹了口气。

     作为一个有官方认证且有职业操守的神棍......啊不,是风水师,我此时正在给一个桃花差到极致的妹子看相。这个妹子桃花差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她周围,分明有无数的帅哥,却没有一个看上她的。她的朋友全都结婚了,有的还有了孩子,就她连恋爱都没谈过。这不快奔三了吗,这个无论是妹子的家里人还是这个妹子自己,都十分的担忧。于是,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了在某个小巷里开了个铺子的我。

     在下祖姓萧,名曰小炎(如有雷同,真的不是我抄袭),祖籍南方某城。如今,为了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传统重任,我来到了北方的京城读大学,是一枚国语专业的大三人士,年芳二十。

     “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妹子一听我的话,马上双眸放光,凑近了一点紧张地问道。

     作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风水师,我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看了看妹子,故作有语难言的样子,道:“哎呀,这个嘛......这个......其实也不是不能够解决,就是......少了点什么......”说着,我用右手的食指与大拇指互相轻轻搓着。哪个妹子也是一个明白人,马上从自己随身的红色皮包内掏出了一个骚包粉的小钱包,从钱包中掏出了一张红色的小钱钱,拍在桌子上,往我这儿推了推,问道:“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尽管说,钱不是问题。”

     我一听,笑嘻嘻地将小钱钱拿过,一边塞进自己的钱包,一边说:“哎呀,这个呢解决起来有点难度啊。不过呢,只要你能配合,我保证在一个月内让你成功找到男朋友。”

     “啊,真哒!”妹子一听我这么说,马上就喜悦了起来,但仍然有些狐疑,道,“可是我去了数家的风水铺子,要么说搞不定我的问题,要么说很快能解决,但结果拿了钱就跑了。你......真的有把握?”说着,妹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我。

     我眨了眨眼,道:“哎,这你就放心吧。你明天早上来我这儿,我肯定给你解决了。”

     妹子闻言,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会儿,又问道:“那......这要多少钱?”

     我想了想,算了一下大概的价钱,加上我最近心情不错,于是我竖了一根手指。

     “一百?”妹子看似有些惊讶,问道。

     “不不不,”我将手指左右摇了摇,道,“一千。”

     “这么贵,你抢钱吧!人家诈骗的都比你骗得少。”妹子一听这价钱,马上就不乐意了,怒道。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妹子的身后,又问道:“你觉得你的钱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妹子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随后好似恍然大悟,一拍桌子指着我的鼻子就骂:“咋滴?光天化日的还想绑架勒索啊?老娘告诉你,老娘可一个人单挑过十个臭男人,你别想坑老娘的钱!”

     这妹子肯定是纯正的北方人,这嗓门洪亮无比。用语文夸张的手法叫震天动地,宛如河东狮吼。用科学的角度来讲,叫无论是声带振动的频率还是声带振动的幅度,都比常人大上一倍不止,震得我是小心脏一颤一颤的。还有,这妹子居然一个人单挑过十个男的?!

     这到底是谁绑架勒索谁啊喂!妹子不带这样的!

     “咳咳。”我冷静了一下,清了清嗓子,道,“妹子你......你别激动,别激动,咱有话好好说啊,君子动口不动手。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啥意思啊?!”妹子昂着头看着我,双眸满满的威胁:敢说错话老娘当场毙了你。

     这妹子的嗓门大,惊得附近的街坊邻居还有路上行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这边。我尴尬地向周围的人抱歉地笑了一下,随后继续看向妹子,咽了口唾沫,道:“妹子啊......我......我也就小本生意,您别动怒啊......我的意思是说,你的这个这个问题啊,长久了会危及到你的生命的啊。我在这儿开了两年多的铺子了,跟这条巷的邻居们都打过交道,信誉问题他们可以为我作证,我收的从来都是公道价钱。而且,你这个问题确实很难解决啊。”我小心翼翼地看着强壮如牛的某妹子,说完了这么长串的一句话,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我是喜欢小钱钱,可我更爱护我的小生命啊!

     一个提着装满了各种菜的菜篮的大妈在一旁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劝道:“姑娘,萧小半仙在我们这儿可是出了名的。你别看她年纪小,本事可不小啊。她说的,肯定没有假。”

     我看向那个大妈,微笑着点头喊了一声“刘阿姨”,表示问候。刘阿姨之前儿媳妇生孩子,找我帮忙取过名字,还经常找我唠家常,我们也算熟络。

     另一个吃着西瓜的大伯也朝这边道:“大妹子,萧小半仙都觉着难办的事情,你在整个儿京城肯定找不到一个能给你解决的。即使找到一个可以解决的,那价钱肯定不比萧小半仙给你开的便宜。”

     “吴二叔,我没这么厉害。”我无奈地笑着朝那位大伯道。这个吴二叔也是我之前的一个客户,他和他媳妇四年了都没个孩子,我帮着他去他家看了一下风水,给他家改了一下布局。两个月之后,他媳妇居然怀上了,还是个男孩。从此以后,吴二叔就把我当着活神仙一样,到处说我怎么怎么神,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不过,这也给我捞来了不少的生意,我倒是很高兴。

     那妹子被说得十分尴尬,面上有些泛红。一赌气,甩下一句话:“我就不信了,那一百块钱算我白给你了,哼!”随后,拎起自己红色的皮包包,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就走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心浮气躁。话说萧小半仙,我儿子后天就满月了,你可要来喝一杯啊!”吴二叔笑着朝我道。

     “哎呀人家萧小半仙还是个大学生,喝什么酒。”刘阿姨提醒道,“萧小半仙,我刚好买了菜,要不要到我们家去吃上一顿?”

     “刘阿姨不用了,我晚上约了同学去吃饭。”我笑着道。

     刘阿姨惋惜道:“那真是可惜了,我先走了啊,萧小半仙有空常来坐坐啊!”

     “好的好的。”我连连点头,目送着刘阿姨离开。

     “萧小半仙,我儿子满月你可必须要来啊,不来就是不给我老吴面子。”吴二叔将西瓜皮往垃圾桶里一扔,朝我道。

     我面上带着笑意,问道:“这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

     吴二叔理所当然地摆摆手,道:“萧小半仙你可是我们家的福星,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我笑着道。又可以捡一餐免费的饭了——虽然好像还要带份子钱什么的吧......

     “啊萧学妹,你在啊,太好了太好了!”远处,一个女声突然传来。

     我向声音源头望去,分辨了一下长相,笑着喊了一声:“宋学姐!”

     宋学姐和我是同一个大学的,不过比我要早五届,在这条巷子认识的。我之前帮她算过她的财运,给她提了几个转行意见。听说她最近,还真赚了不少。

     宋学姐将单车骑到了我的面前,停下,看向我道:“学妹,你今儿个下午有空不,我有个同事结婚买房子,想找你看看风水。”

     有生意代表有小钱钱赚,我马上高兴地连连点头,道:“有空的有空的。”

     “那我把联系方式写给你啊,你有纸不?”宋学姐笑着问道。

     我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张纸和一支所剩无几的铅笔,递给宋学姐。宋学姐接过纸笔,飞快地写了一个联系方式,一边将纸笔还给我,一边问道:“有没有打折啊?”

     我眯着眼笑笑,道:“学姐的同事,当然要打折啦。”

     “好,我还要赶着去我亲戚家,我就先走啦!学妹下次见哦~”宋学姐笑着道。

     “嗯嗯,学姐再见啦!”我目送着宋学姐骑着单车离开,拿着联系方式幻想着小钱钱的到来和我未来鼓囊囊的钱包。

     这,是我原本的生活,平凡而带有一丝乐趣。

     但这一切,或许因为冥冥之中自有注定,或许因为机缘巧合。总之,种种因素,让身在平凡的世界的我,走上了一跳不归路。

     在下萧小炎,只是一个颇懂玄学方术的风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