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囚神(3)
    我撇撇嘴,贺云之与我十二年未见还记得我的黑历史,我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无奈,于是我再次看向了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女污秽。但是,我的目光与手电光一触碰到那个女污秽的形体,却看见,那个女污秽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把头转了过来,漆黑凹陷而没有眼球的眼眶,直接对上了我的双眼,仿佛是在直勾勾地盯着我!

     周遭一片漆黑,寂静得压抑,我的心脏在这种环境下,也不禁开始加速跳动。而更关键的是,我与这个女污秽现在正在对视!而我,此时已经震悚得忘记了移开目光,脊背发凉。

     见我愣在了原地,便问:“怎么了?”

     听到他的问话,我才回过神,转过头看向他,皱了皱眉,道:“那个污秽......在看着我......”

     “看着你?!”贺云之看上去也是十分惊讶,随后则是低头思索了片刻,道,“那个污秽,没有动过?”

     我回头看了看那个污秽,那个污秽仍然用一种十分别扭的姿势扭着头,面向我,一动不动,怪瘆人的。

     我缓缓点点头,没有再正面对着这个污秽,毕竟我还是个大活人,即使有阴阳眼,我对这种阴间的东西还是很忌讳的。

     贺云之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朝我手电光所照的地方看去,随后缓缓开口,恒银在空荡而寂静得室内回荡:“有没有可能,她被固定住了。”

     我闻言,微微一怔,随后思索了一下他的话,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格局,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卧室门皆是阴面(也就是本该面朝房间内的一面)朝外,但是大门却是阳面朝外,也就是整个客厅,都被门的阴面包裹了!

     我一惊,马上问道:“你还记得大门外的那个神像是什么吗?”

     “是阴司。”贺云之很快回答,道,仿佛是早就料到我会这么问。

     阴司?!听到这个词,我马上反应了过来,也没有在意贺云之如此快速回答的原因。阴司放在门外,分明就是......

     是囚神局啊!

     囚神局,顾名思义是将神囚禁的格局,是极阴而接近太阴的格局,是极凶!

     “怪不得......这个老头......”我皱着眉,咬牙切齿道,“这个老头太阴险了吧!把这里弄成囚神局,还附加了阴司引诱路过的小鬼!”

     贺云之双眸微眯,道:“囚神局,我也略有耳闻。不过......把小鬼引近来,倒是很令人匪夷所思。”

     我皱着眉,再次看向那个污秽。那个污秽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直用空无一物的眼眶对着我。

     我尝试着向左移动了一下位置,却发现这个污秽的头并没有随着我的移动而转动,而是一直面朝着原来的方向,没有动弹。

     我眨了眨眼,看向贺云之,道:“她......一直盯着那个地方,没有动。”

     贺云之看着我,却没有说话,只是一直看着我,仿佛要将我看穿。就这么,一直保持了许久,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头,问道:“你......你干嘛?”

     贺云之冷淡地说了三个字:“你后面。”

     我后面?!我闻言,不禁回头看了一眼,这么一看,却让我又是一惊——我的身后,不知何时,那个神像的面不再是朝着内部,而是转了九十度,面相了北边。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惊讶地问贺云之。

     贺云之微微偏了偏头,道:“进门时。”

     我:“......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你一进门就被吓得差点屁滚尿流,没来得及说。”贺云之冷漠道。

     “谁屁滚尿流了啊!”我眉毛微微抽动,道,“不过,佛像面朝北......”

     我看向了正北方向——那里,是阳台。

     “看来,阳台有什么东西。”贺云之眉间微聚,也看向了阳台方向。

     我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罗盘,水平放在手上。罗盘的指针开始缓慢的左右转动,但是幅度很小,而且没有准确方面,忽而北忽而西。

     我缓缓向前走了一步,罗盘的指针仍然没有任何变化,还是如原来的样子缓慢地转着。

     “我去阳台看看,你小心点啊。”我回头看向贺云之,贺云之整个人埋入黑暗中,看不清脸。

     贺云之点点头,随后从包里掏出了手电,打开了手电光。

     我看向阳台,直走向北面的阳台门。就在我没走多久,突然,罗盘针快速地转向了西面,在南和北之间快速而大幅度地转着!

     我一惊,停下脚步,看向了自己的左边。左边,是通向三个卧室和卫生间的通道,我我先前去检查卧室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过道。这条过道我也仔细检查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罗盘指向这边,就必定有问题。我很快就猜到了,是卧室有问题!

     我的脑中很快跳出了之前那个纯白色没有窗户的卧室,心中开始打鼓。我深知,如果我进去之后,有什么东西把门从外面抵挡住,那我就完蛋了。要是里面再有点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我就......

     但是,我肯定不能打退堂鼓啊,而且有没有生命危险还不一定呢,我和贺云之签的合同还在呢,而且这才是第一处宅子,我可不能第一次就放弃啊!

     我咽了口口水,长吁了一口气,道:“喂,贺云之。”

     “什么事?”贺云之的手电光打在了我的背上。

     “那个,如果你听见我在里面喊的话,帮我从外面打开门。如果......打不开,就把那个糯米丸子黏上去,再打开。”我道。

     贺云之沉默片刻,道:“好。我先去门口看看,那个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

     “好。”我道。虽然身边少了个人我还是有点胆战心惊的,但是这么些年我都是这么一个人闯过来的,也还算习惯了。

     我穿过过道,走向了那个纯白色的主卧。走到主卧门口,我的罗盘仍然在疯狂地转动,但是指针很明显偏向这边。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呼出,随后将手放在了门把手上,拧开了门。

     房间内的阴气,比我先前勘探时,更加重了。整个室内仿佛是一个被深深埋在地下的坟墓,阴冷潮湿,游荡着死者的气息。

     看来我是不得不进去了。

     我皱了皱眉,摸了摸口袋里的符和丸子,确认了一下背包左边的一瓶用“尖叫”饮料瓶装着的血,走进了房间。

     就在我后脚刚踏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房门不出我所料,很快就关上了,速度非常快,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

     我被门关时带来的寒风给吹得微微眯上了眼睛,我刚伸出手想要阻止门的关闭,但是却根本来不及,我的手被巨大的力量给敲击得一痛,轻轻往后一缩。

     “萧小炎?”贺云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没事!喂,待会儿我喊你你得过来帮我开个门啊!”我大声喊道。

     贺云之的声音很快传来:“好,你小心些。”

     我“恩”了一声,看向了房间内。

     不得不说,这一天令我震惊的事情还真是不少,不知什么时候,那个被蒙上了灰布的床——不,是棺材的布,被人掀开了!但是,这个棺材们竟然没有棺材盖!

     我的心猛地一跳,不禁向门的方向后退了一步。我总有一种预感,这个棺材里面,有一具会动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