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囚神(4)
    被一个人,关在这个没有窗户,六面封闭的空间内,同一具不知里面是何物的棺材一起,唯一的出路,现在也被封死。我的心跳越来越快,几乎要窒息。

     我的背靠着门,将手电光关闭,把手电筒收起,随后右手从口袋中抽出了两张符纸,左手拿出了一把桃木剑,死死盯着那口棺材。如果里面有什么东西突然冲出来,我也好防身。

     但是许久过去,棺材内部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仿佛我完全只是虚惊一场。

     难道......里面真没东西?!

     我疑惑地小心翼翼地向前了一步,随后又马上停下来观察着棺材的情况。棺材周围阴气很重,但是棺材内却没有任何的动静。

     室内伸手不见五指,我的双眼已经看不到任何的阳间事物,这令我有一种被人丢进了黑洞内,四周全是未知与能够吞噬人的骨髓与灵魂的黑暗。这令我更加感觉,我已经不再是一个活人,因为我唯一能看到的,就是阴间的东西——那一团若隐若现的阴气。

     我的左手握紧了桃木剑,将右手的符纸挡在了胸前,随后再次慢慢向前走了一步,棺材那边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难不成还真是我大惊小怪了?

     我微微放松了一些,慢慢走向了棺材,想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说不定就是解决这个宅子的关键。

     时间流逝得极其之慢,若是现在有一个沙漏摆在我的面前,沙漏每一粒细沙的坠落我或许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紧张与封闭空间带来的压抑挤压着我的意识,我的呼吸开始有一些急促,但是我却必须将其压制得浅薄而缓慢,这真是一种煎熬。

     慢慢地,慢慢地,我离棺材只有五步远了,隐约能够看到棺材内部有什么东西了。

     但是......我居然能够用我的眼睛看到东西!那么,棺材里面的东西十有八九不是什么阳间的东西!

     我再次向前了一小步,马上的心跳急速上升,我的双眼不自觉地瞪大,就想快速往后退,因为我知道——我中计了!

     我看到,棺材里面那清晰得可以看清纹路的银白色的发丝,以及那布满了皱纹的惨白的皮肤。即使我不看全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我能够猜测得出来——要么就是一个高智商的污秽,要么就是我最不想面对的一个东西,还是高智商的那种......

     僵尸!

     曾经我随着外公去一个村子清理污秽,就碰到过一个僵尸,是绿僵,这是我从小到大唯一见过的僵尸。我当时看外公面色严肃,但是很快就将绿僵给制服了。我从来没有亲手对付过僵尸这种不阴不阳的东西,顶多给外公打了一回下手。但是这次这种高智商的玩意儿......

     说不定,我还真就会死在这里!

     我快速做好了呼叫贺云之的准备,但是就在我刚刚退后了半步时,里面那个里面那个东西突然就笔直地站起来了!我这才看清楚了这个东西的全貌,纯白色的眼球,以及一身如同被鲜血浸泡过的衣物,两手直直地伸向我,仿佛正在瞄准着方向!那如鹰爪一般腐朽不堪的手指,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我连忙快速地后退,那个东西也随着我的运动开始疯狂地向我扑过来!我承认我已经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我现在心乱如麻,与一个高智商僵尸呆在一起,这无异于是送死!我感觉自己重重地顶到了门,但是那个僵尸的速度太快,我刚碰到了门,那个僵尸就直接扑到了我的身上!我已经闻到了,那个僵尸常年没有刷牙,并且与尸体腐烂的味道混杂在一起的那股浓浓的酸爽的臭味!

     我下意识手脚并用,想要将僵尸推开,这时我才反应过来,我的手里拿着符纸和桃木剑啊!我暗骂了自己一句又怂又蠢,将桃木剑用尽全力刺向了僵尸的腹部。然而正当我刚想窃喜,我却仿佛被当头泼了一桶冷水——

     居然没有刺进去!!!

     这是啥皮肤啊!铜墙铁壁啊!

     我一瞬间整个人都如被雷劈了一般,一股绝望从我心中升起。而突然,我的左右肩同时传来一阵深入骨髓的痛苦,直直袭向我的全身,我的脑海。我的左右臂难以动弹,我明显地看到我面前这个僵尸突然一下变得极其兴奋,也问道了从我的左右肩传来的鲜血的味道!我当即拼劲全力用力用脚将僵尸一踹,我感觉到这个僵尸的手已经从我的肩膀上离开。我一不做二不休,拿起符纸就往它头上一贴,随后快速地掏出了一个糯米丸子就塞进了它张大的嘴里。

     “吃你丫的去吧!”我用桃木剑将糯米丸子用力戳下了它的喉咙,随之而来的是一声极其痛苦的嘶吼。我看到,僵尸的容貌正在我面前快速地扭曲,小石,但是仍然在奋力挣扎。

     我忍住两肩传来的剧痛,将桃木剑直接刺向了它的天灵盖,最后,随着一声惨叫,僵尸的容貌瞬间消失在我的面前。

     我将僵尸从我的面前一脚踹开,又掏出一个糯米丸子分成两半,贴在我的两肩的伤口上。我的肩膀被僵尸的手给戳出了血,必须要及时处理才行。我感受到伤口传来的一阵灼烧的痛苦,我不禁闷哼一声,坐在了地上。

     我知道,要是再来一个这种高智商的僵尸,我肯定玩完。

     我喘了几口粗气,不知为何,突然我就来了一种勇气,站起来就往棺材边上走去,拿出装着公鸡血的瓶子就往棺材里一喷。血很快喷满了棺材,喷到了墙上,如同凶杀案现场一般诡异而恐怖。

     阴气很快散去,我勉强地拿出了手电筒,打开了手电光,照向了棺材。棺材内,除了我泼的公鸡血,什么都没有。

     我又将手电光移到了那个僵尸身上,僵尸现在只剩下一具躯壳,死死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喉咙处还有一块凸起,是我塞进去的糯米丸子。

     我踢了那具尸体一下,又看了那个棺材一眼。

     棺材里什么都没有,但是为什么这个在繁华都市中的尸体会变成如此高级的僵尸?光是风水格局造成的,我不相信。

     看来,要么就是棺材有问题,要么就是放棺材的那个位置的下面,埋了个什么东西。

     我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贺云之还在外面,于是我喊了一句:“贺云之!帮我开个门!”

     贺云之的声音许久,才从门口处传来,声音听起来有些吃力:“好。”

     我马上明白,外面肯定出了什么事情,在我对付僵尸的时候,不然听到我撞到门上的声音以及僵尸惨叫的声音,贺云之肯定会过来开门的。

     等候了一会儿后,门终于被打开了。贺云之有些疲惫的面容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看到我左右肩已经与糯米丸子融为一体的血肉模糊的伤口,瞳孔微微一缩,看上去惊讶无比。

     “你怎么了?”贺云之皱了皱眉,问我。

     我让开一条路,贺云之的手电光便照到了那具尸体,随后问我:“僵尸?”

     “恩。”我应了一声,随后问他,“你怎么回事?”

     贺云之冷冷地笑了一声,道:“外面那个,是老头。”

     “这臭老头......”想到这个老头,我就不爽,快速地走了出去,只见老头呆呆地坐在了一把椅子上,脖子上绑着一条白色的绸缎。我走上前,仔细分辨了一下,惊讶地看向了慢慢走来的贺云之,问道:“你怎么会有阴扣?!”